回到網頁上方

印尼警粗暴對待國際難民 約7千人未受安置


發佈時間:2021/06/19 12:11
最後更新時間:2021/06/19 12:11
印尼警方近日強力驅趕露宿聯合國難民署雅加達辦公室外的難民。(圖/中央社) 印尼警粗暴對待國際難民 約7千人未受安置
印尼警方近日強力驅趕露宿聯合國難民署雅加達辦公室外的難民。(圖/中央社)

世界難民日將屆,印尼警方近來連日強力驅趕露宿聯合國難民署雅加達辦公室外的難民,沒收他們僅有的帳篷等物品。難民呼籲相關的國際組織,負起安置難民的責任。

印尼有約1萬4000名來自阿富汗、敘利亞、蘇丹等地的難民,許多人滯留逾8年,聯合國難民署(UNHCR)仍未能安排他們到第3國安置,其中約7000人沒有獲得國際移民組織(IOM)提供宿舍、生活津貼等協助,基本吃住都有問題。

 

日前在聯合國難民署雅加達辦公室外露宿近2個月的阿富汗女孩薩菲亞(化名)告訴中央社記者,她們一家6人原本在西爪哇茂物(Bogar)租房,今年到印尼5年了,積蓄用盡,沒有獲得任何國際組織幫忙,「不得不來到這,我們沒有選擇」。

薩菲亞說,住在街頭很辛苦,身為女性,也很不安全,要洗澡或上洗手間都要到附近社區的公共澡堂和廁所,或到附近的清真寺借用,路程約8分鐘,「路上很多單身男子,我和姊姊們不敢自己走,都是父母陪我們」。

薩菲亞說,她們全家靠好心路人接濟度日,有時有人帶來食物,有人捐點小錢,「這時我們會買路邊攤,6個人分」,有時則整天都沒吃。

印尼並未簽署聯合國難民公約(RefugeeConvention),在印尼的難民無法工作、就學。薩菲亞的姊姊納迪亞(化名)說,他們3姐妹和弟弟都無法上學,「我希望聯合國難民署、國際移民組織能幫我們,讓我們上學」。

納迪亞說,她們住茂物時,有機會向其他的難民學習英文,來到雅加達抗議後就中斷學習。她很想上學,「將來想當醫生,我喜歡看到別人臉上的笑容,尤其我的家鄉阿富汗長年陷入戰爭,當醫生對家鄉同胞會有很大的幫助」。
 

來自阿富汗的難民法漢(化名)說,他2014年來到印尼,至今7年,漫長的等待讓他身心俱疲,近年他精神狀況差,開始用藥,曾2次昏迷不醒,被朋友送醫。他去年底開始在聯合國難民署雅加達辦公室外露宿,盼喚起聯合國難民署的注意。

法漢說,他過去幾年多次打電話、寫電子郵件給聯合國難民署,然而都沒收到回音,「直到我睡在這,他們(聯合國難民署)才打電話給我,問我為何來這,要我趕緊離開」。他試圖在電話中說明他的狀況,「但他們並不在乎」。

在20日世界難民日前,聯合國難民署雅加達辦公室大樓多次要求警察強制驅離露宿街頭的難民,在大門口設立一個警察哨。但難民困境無解,記者多次詢問國際移民組織為何無法提供難民必要的協助,他們以時間因素為由拒絕受訪。

法漢說,警察對待難民粗暴,有一次他甚至被警察打,難民曾被帶到廢棄軍營,所有物品也被沒收,「我們自行回到這繼續抗議,連毯子也沒得鋪,直接睡路面」。

法漢說,聯合國難民署雅加達辦公室曾警告,他待在這將影響他申請安置的進度,他可能被警察逮捕,第3國可能因他曾被逮捕的紀錄而拒絕收容他。但法漢說,「不論怎樣,我都不會離開。我再去找個房子住,難道還要再等7年?」
 

阿富汗難民馬赫迪(化名)去年9月起就露宿在聯合國難民署雅加達辦公室外的人行道,他已收到2封警告信,「他們說要把我列入黑名單,但我不怕這些恐嚇」,幫助難民是聯合國難民署、國際移民組織的職責,「我在爭取難民的權益」。

馬赫迪白天在附近的小吃店幫忙端菜、洗碗盤,沒有薪水,但老闆供他膳食,他也能將伙食分享給幾個難民朋友,就這樣在街頭住了9個月。

馬赫迪說,聯合國難民署、國際移民組織的宗旨是照顧難民基本人權,但在印尼的難民們無法獲得協助,「甚至要把問題反映給他們都有困難」,警察說難民不該佔據行人道,實則是這些國際組織違背它們的法律義務在先,難民才被迫露宿街頭。(中央社)
#警察#送醫#逮捕#人權#記者#世界難民日#聯合國#難民署#公約

我要分享

share

我要分享

share

複製連結

share

我要留言

share

延伸閱讀

你可能會喜歡

人氣點閱榜

網友回應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

0.1289

0.0388

0.16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