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網頁上方

全亞洲青年都想「躺平」? 日韓低薪困境看不見終點

記者 王皓宇 / 攝影 陳宥翔 徐國衡 報導
發佈時間:2022/07/24 21:25
最後更新時間:2022/07/25 00:07

同樣位於亞洲國家,日韓的低薪問題也很嚴重,日本的薪資成長近30年來停滯不前,而韓國雖然在前總統文在寅上任後,多次調漲基本時薪,卻無法解決青年高失業率問題。一名家鄉在首爾,曾在樂天集團旗下工作的韓國人朴亞蘭,就因為受不了韓國低薪及高物價,決定離鄉背景,來台灣尋求另一條出路。


圖/TVBS

 
赴日諮詢機構人員:「先前在台灣的話,你工作的部分最主要是做哪一方面的工作?」

諮詢民眾:「行銷企畫。」

赴日諮詢機構人員:「之後過去日本那邊的話,會想要找類似的工作嗎?」

 
諮詢民眾:「對。」

位於台北車站補習街附近,這間赴日工作諮詢機構,主要業務內容,是媒合日本企業與有意到日本求職的民眾。

赴日諮詢機構人員:「關東那邊嘛,它可能在住宿方面金額會比較高一點點。」

後疫情時代,各國邊境逐漸放寬,海外求職詢問度,也跟著熱起來。

諮詢民眾:「一直都有在學習日文,然後對日本的文化就是也滿喜歡的。」

日本跨國人才教育事業負責人黃健峰:「六月開始日本小幅度的慢慢、慢慢要開放,所以他們開始也要募集一些正社員,以文組的畢業生來說,大概還是年薪日幣250到300萬,但是如果是以全球化的公司的話,大型的全球公司的話,他大概是不管文理組,他還是年薪400、450(萬)日幣起跳。」

圖/TVBS

日本當地大學畢業生起薪月薪大約20萬日幣,若有工作經驗的轉職者,薪水可以再多2到3倍,大企業薪水成長空間又更大,薪資條件誘人,但高薪背後,藏有貓膩。
 

記者王皓宇:「有日本民眾在網路上PO出他的薪資單,一名上班族他的月薪加上加班費是20萬500日幣,但是扣掉勞健保,再扣掉就業保險,又扣掉稅金,最後他實際拿到的是13.8萬,雖然這個數字不足以代表所有的日本上班族,但某種程度也反映出日本的薪資現象。」

赴日工作者Eunie:「我其實兩年半多前來到日本,我拿的是他們大學新鮮人的薪水,那時候月薪是在21萬,實際到手其實是要打8折。」

Eunie在日本擔任二手精品海外業務,透過換工作提高年收,就她觀察,日本就業環境差距大,服務業的薪資天花板低,反觀IT產業求才若渴,7年前到日本擔任軟體開發的沈子晉,當初才到日本兩年,就有能力在當地置產。

圖/TVBS

赴日工作者沈子晉:「他們大概20年前到現在可能起薪我猜都是差不多的,但他們物價也差不多,等於就是整個經濟就停在某一個狀態這樣子。」

 
以外來人觀點看日本整體經濟,物價沒有大幅調漲,但相對的,薪資成長也長年停滯。經濟合作發展組織OECD38個成員國中,日本民間企業平均年薪排名22名,約3.9萬美元,也就是台幣105萬,這個數字比起30年前只成長了4%,美國30年來成長48%,OECD成員國平均成長33%,若從1990年代泡沫經濟算起,日本經濟已經失落了30年。

政大國關中心研究員蔡增家:「1988年日本泡沫經濟的時候,那個時候計程車的起步價是650塊日幣,現在你看經過了30幾年,現在計程車的起步價是710,那相對呢,薪資也就沒有跟著調漲起來。那為什麼最近的一個感觸會比較深,因為日本最近這幾年,一直在調漲消費稅。」

圖/TVBS

低薪問題,同樣襲捲位於東北亞的韓國。

韓國人朴亞蘭:「我一開始來台灣是在台中的台灣職棒一起打棒球。」

31歲的朴亞蘭,3年前離開首爾家鄉,來台就讀政大教育研究所,之前的他,曾是韓國樂天棒球隊的簽約實習生,月薪380萬韓元,台幣約9萬6,後來到國中當體育老師,薪水腰斬,只剩160萬韓幣,約4萬1台幣,南韓國土研究院調查,在首爾生活,每個月生活費最少130萬韓元起跳,對於低薪,朴亞蘭只能搖頭。

韓國人朴亞蘭:「我不可能滿意,然後我姊姊也是,在首爾的物價感覺有點貴,所以她搬到京畿道。因為我是首爾人,其實沒有什麼很要繳房租的一些很大的壓力,但是至少是我一個年輕人的話,我想吃好吃的東西,也想見面朋友,出去玩,這樣子的話其實不可能說錢很夠。」

要在韓國領高薪,唯一一條路,就是擠進大企業,薪水馬上三級跳。為了解決低薪問題,2017年,前總統文在寅上台後,連年上調基本工資,韓國最低時薪從7350韓元,調升到9160韓元,漲幅達41.6%,但調整基本時薪,仍無法解決非計時行業的工資問題。

圖/TVBS

韓國人朴亞蘭:「韓國公務人員一整個月上班他們的薪水大概是3萬8、3萬9台幣,但是在一般便利商店一整個月打工的話,他們可以得到4萬5、4萬6的薪水。」

善意的調薪政策,對於疫情下苦撐的民間企業和店家,有如雪上加霜,紛紛醞釀解雇員工及歇業情緒,反而帶動年輕人的失業率。

政大國關中心研究員蔡增家:「會去用基本時薪的一個這樣子的主要的產業就服務業嘛,那你基本薪資調高,那乾脆我就不請人了,韓國最近出現很多機器,到日本去不是有很多投幣的機器,然後餐券就出來,在韓國就非常的普遍,所以很多的年輕人就失業,所以文在寅他一直搞不清楚就說我調漲了一個基本薪資,為什麼南韓的年輕人的一個失業率是全世界上第二高。」

儘管南韓在OECD國家中,年輕人受過高等教育的比例最高,但青年失業率逐年增加,2021年達到27.2%高峰。至於其它有工作的年輕人,又因為南韓勞動標準法,每周工時不能超過52小時的規定,對想領加班費的低薪族,造成阻礙。

韓國人朴亞蘭:「以前的文在寅政府的話,從2018年開始不能超過52小時勞動法,有一些工作員工的話比較不太歡迎這個法律,我有查過韓國的加班費是白天上班的兩倍。」

您一定覺得很熟悉,因為不論是調整工資或是勞動法規,台灣都能看到類似影子,但這些政策,並沒讓年輕人過得更好,南韓年輕人借貸情形普遍,一來炒股求翻身,二來則是因應房價飆漲,南韓央行數據顯示,30歲以上是相對收入而言負債最多的族群,借款總額佔年收入的270%。

政大國關中心研究員蔡增家:「找不到工作、沒工作、也不敢結婚,那更不敢生小孩,所以婚姻、家庭、工作全都拋,那這個就是韓國的全拋世代。」

圖/TVBS

日韓面臨同樣問題,但解方不同,日本首相岸田文雄的新型資本主義,必須施加企業調薪壓力,韓國總統尹錫悅上任首要挑戰,則是要在經濟議題上帶領薪貧族脫離水深火熱之中。

薪資停滯20年

#薪資停滯#失落的20年#低薪#日韓#青年

分享

share

分享

share

連結

share

留言

message

訂閱

email

延伸閱讀

你可能會喜歡

人氣點閱榜

網友回應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

0.1293

0.0710

0.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