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網頁上方

低薪魔咒已成台灣勞工之恥?基本工資調漲的真相 只能爭取外勞來台

記者 顧上鈞 / 攝影 李偉華 報導
發佈時間:2022/07/24 20:47
最後更新時間:2022/07/25 00:06

低薪一向是台灣勞動市場的一大缺點,但蔡政府宣稱,台灣經濟是史上最好,也在任內六度調漲基本工資,要與勞工分享經濟成長的果實,但真的解決普遍的低薪問題了嗎?根據TVBS民調發現,不少勞工的確受惠於基本工資調漲,但實際訪問不同性質的工作者,很多人卻覺得很無感,因為物價的漲幅更高,台灣低薪問題到底該怎麼解決,來看我們的報導。


圖/TVBS

 
悶熱的低壓籠罩著城市,無論是在高樓大廈操作吊臂,亦或是蹲坐路面,維修人行道,他們是勞動力的輸出者,也是整座城市的生產者,辛苦的付出是社會進步的基石,但諷刺的是他們的社經條件,卻往往是社會弱勢。

記者顧上鈞:「2022年,台灣的基本工資調高到25250元,時薪則從160元調高到168元,但其實薪水高於基本工資的人,會覺得很無感,倒是雇主多了漲價的理由,變相把這些多出來的薪水支出,轉嫁到商品或服務的價格上,等於間接抵消了薪資成長的果實。」

TVBS民調中心,訪問18至49歲,最近三年有調薪的台灣民眾,薪水增加的原因,有61%是公司調薪,30%是基本工資調漲,19%是透過跳槽,從帳面統計數字來看,基本工資調漲效果不錯,但實際感受真的是這樣嗎?

 
打石工人李先生:「房子吃的這種開銷,多多少少都會漲啊,經濟成長就這樣而已,你要要求說要多少錢多少錢,其實也是有個限制,就是說生活過得去就好了。」

圖/TVBS

打石工人李先生:「對生活看得很開,雖然基本工資調漲,但物價同樣在漲,對於領日薪的派遣工人而言,生活變化似乎不大,而勞資雙方存在的資訊不對等,以及非技術型勞工的弱勢處境,也讓最低工資的保障效能弱化。」

人力派遣業者尤朝會:「動作比較慢比較弱勢年紀比較大,有些工人不知道現在工資調高了,他不知道啊,跟老闆就這樣跟他一起做下去了啊,有技術的工的話可能都不行了,都是沒有技術的工。」

同樣是非典型就業,基本工資調漲,對身懷一技之長的接案工作者,有幫助嗎?

拿著筆電走進咖啡廳,這位27歲的插畫設計師,沒有正職靠接案工作,舒服的城市角落,就是她的行動辦公室。

插畫設計師Chill:「現在這個是,我就是跟類似一個小小的插畫師合作,比較恐怖驚悚的貼圖,目前的話接案量可以2至3萬,可以跟自己的生活有打平。」

台灣房價太高買不起,因此目前不規劃買房,而最低工資調漲,對她而言更毫無影響。
 

插畫設計師Chill:「沒有甚麼感覺,因為我就是以接案的多寡跟類型,在決定我每個月的薪資,不會到很吃力,就是可能也沒辦法存多少錢。」

圖/TVBS

接案仲介公司公關陸皓婷:「其實對於一般勞工或是接案者,基本工資的調漲並沒有太直接的影響,主要是因為一般勞工,他們的薪資可能會跟個人年資,或是一些職業能力上面有所不同,那在接案者也是因為,他們主要會根據案量,還有工作的內容來跟業主這邊談。」

對於一般藍領階級,以及接案工作者而言,最低工資調漲,與加薪的直接關聯並不大,但對於經濟發展而言,卻仍然至關重要。

台灣經濟研究院研究員邱達生:「本國勞工基本上所領取的報酬,都是基本薪資以上,那基本薪資大概就是外勞,但是現在國內的企業,特別是中小企業製造業,有很普遍的一個缺工現象,將來可能這種缺工現象,會變成一個國際競爭的情況。」

 
台灣面臨少子化,基層勞動力的缺口,必須由外籍勞工來填補,若法定薪水門檻過低,我們與鄰近國家相比,根本毫無競爭力,因此才要調高基本工資,但本國勞工的加薪難題,卻仍無解方。

圖/TVBS

上班族林先生:「其實我覺得台灣的薪資,是一直有在慢慢地上調的,現在年輕人會覺得可能比較痛苦的點是,物價也跟著在上升,所以當薪水沒有物價上升這麼快的時候,其實它還是會有一個很大的落差。」

27歲的上班族林先生,從事媒體行銷業,除了正職工作,還另外接案賺外快,如此拚命,是因為他年紀輕輕,已背負上千萬房貸。

上班族林先生:「房貸的話一個月要繳3至4萬左右,之所以現在有辦法的話,是因為家人有幫忙,就是家人有幫忙付頭期款,其實大部分像我這個年紀的人,大概可能薪水都落在40K至50K之間,其實我覺得光是要付保險費,還有物價就滿困難的,更何況是要存到一筆,兩三百萬去買頭期款。」

買車買房結婚樣樣都要錢,在這個世代,沒有家長的奧援,光靠自己的薪水,想成家立業真的好難,根據中央銀行研究,台灣民間消費與薪資連動性很高,薪資成長緩慢,就是民間消費動能低迷的主因,但消費低迷廠商營收銳減,又連帶讓薪水凍漲,成為惡性循環。

圖/TVBS

台灣經濟研究院研究員邱達生:「現在的經濟就是有點兩極,為甚麼因為我們看到,比如說像高科技廠商,特別是電子零組件的製造商,半導體這些產業,它的訂單還是源源不絕,但是傳產或是說內需型的服務業,基本上就是受到供應鏈的阻塞,還有疫情的影響,那調漲薪資他們的壓力會很大。

最低工資法,是總統蔡英文2016年提出的政見,將勞基法之下,作為法規命令的基本工資審議辦法,提升為法律位階,與基本工資的最大不同,就是勞資雙方必須依法定期召開會議,決定薪資的漲幅,而非像現行勞資政三方會談,以討價還價的方式決定基本工資,但這部法律至今卻仍然卡關。

政大勞工所教授劉梅君:「在西方國家勞工的薪資要提升,其實很少時候是靠法令,而是靠甚麼團體協商,的確有些企業它其實不是付不起,可是它就是跟大家混水摸魚,台灣的民眾要對勞工的集體組織,要有正確的認識。」

記者顧上鈞:「其實台灣的勞動法律,現在已經修訂的相當完善,包含勞基法工會法,現在還在研議最低工資法,但我們的普遍勞動條件以及薪資待遇,卻仍然差強人意,關鍵原因可能出在我們勞權觀念,沒有從小正確教育。」

圖/TVBS

台灣普遍勞動觀念,認為工會的存在就是與資方作對,因此雇主相當忌諱員工組工會,而員工也怕被列入黑名單,不敢加入工會,讓台灣的勞動權益,始終停滯不前。

政大勞工所教授劉梅君:「從小學開始你的課程裡頭,就應該要有這樣的元素進去,你就不會一看到有人加入工會,有人去組織工會,你就覺得他們在跟你作對,就會平常心看待這件事情,所以勞動教育法很重要。」

台灣低薪問題冰凍三尺,沒有一部法律,能達到立竿見影的功效,除了法制面的改革,改善整體經濟強化勞動教育,各面向工作的推動缺一不可。

薪資停滯20年

#薪資停滯#失落的20年#勞工#低薪#基本工資#工會

分享

share

分享

share

連結

share

留言

message

訂閱

email

延伸閱讀

你可能會喜歡

人氣點閱榜

網友回應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

0.1351

0.0837

0.2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