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網頁上方

松坂大輔含淚曝「越來越害怕投球」 引退全文一次看

編輯 廖珮棋 報導
發佈時間:2021/10/19 15:32
最後更新時間:2021/10/19 19:18
松坂大輔在今日中午出席引退記者會。(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松坂大輔含淚曝「越來越害怕投球」 引退全文一次看
松坂大輔在今日中午出席引退記者會。(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平成怪物」松坂大輔預定在今(19)日下午進行生涯的最後一場球賽,在比賽前松坂於中午出席引退記者會,他穿上久違的球衣登場,伸展一下後便笑著就坐。回顧23年來的棒球生涯,松坂坦言一生並未取得自己原以為會有的成績,且因為受傷變得害怕投球,說到一半松坂眼泛淚光,但他仍表示能在喜歡棒球的情況下退休,就已經足夠了。
 
綜合日媒報導,松坂大輔在引退記者會上述說23年來的職業生涯,談到右手的麻痺症狀,松坂在去年7月接受「脊椎内視鏡頸椎手術」,不過因為遇到新冠疫情,無法練習也無法確實治療,精神非常痛苦,且雖然動了手術,但看不見復原的跡象,他表示「就算努力做復健也無法改善症狀,要再投球已經不可能了,覺得必須放棄了」。

 
 
更多新聞:「台灣殺手」松坂大輔退役 天賦加努力成就典範

松坂大輔在記者會上一度哽咽。(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此外松坂也坦承有遺憾,因為生涯幾乎所有成績都是在前10年所累積,之後肩膀狀況不佳,但當時自己以為還能繼續累積更多成績。
 
過去指尖能感受到棒球縫線,但現在已經沒有知覺,在牛棚練投時球直接朝右打者的頭部飛過去,松坂也受到衝擊,他表示「現在光是投1球都感到害怕」。且就是因為這一球,讓他下定決心結束這23年的棒球人生,「能在還喜愛棒球的狀態下退休,已經覺得滿足,這麼長一段時間,真的辛苦了」松坂似乎是在對自己說。
 
松坂表達遺憾,坦言生涯成績都是在前10年所累積。(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松坂表示,想讓粉絲第一個看到他身穿18號球衣的身影,因此他並未在記者會上事先穿上背號18的球衣,他決定在這最後的最後拿出全部,來向喜歡他的粉絲展現自己最後披上戰袍,並站上投手丘的身影。
 

松坂大輔出席引退記者會。(圖/翻攝自YouTube)

以下為松坂大輔引退記者會全文:

我想,無論是哪個選手,都會想一直打下去,希望這一天盡可能別來。嗯~今天這個日子,該說希望它來呢?還是希望別來,雖然我曾有這樣的念頭,但現在這個時間點,我還沒辦法整理好心情。我等等就要上場投球,希望能在那裡(投手丘),讓自己的想法更明確點。

考慮到我現在身體的狀況,要繼續打球,我想是很困難的。我有想過盡早出現在大家面前,向各位報告退休的消息。7月7日球團宣布我退休,一開始還想趕快準備記者會,不過我自己雖然公佈退休的消息,內心卻一直無法接受這個事實。
公佈了消息,但自己內心的想法卻很浮動,在這樣的狀況下開記者會也不是辦法,所以才跟球隊說再等等,結果時間一下就過了很久。從宣布退休到現在的三個月,我其實從沒想過自己還能投球,只是想著要快一點結束這件事,來過著每一天。

決定退休最主要的原因

去年春天,右手出現麻痺症狀,當時還勉強可以投球,不過疫情爆發和隨之而來的緊急狀態宣言,讓我無法好好訓練和治療,症狀也越來越嚴重。可以的話,我也不想手術,只是每天頸部都會因為疼痛或麻木感,讓我無法成眠,最後在走投無路下,只好決定動手術,只是過去這段時間的復健,(麻痺)症狀還是沒有改善。

在這過程中,今年春訓,我擔任打擊投手,還跟球隊報告可能可以在二軍熱身賽登板,只是某天,當我在牛棚練習時,沒有任何前兆下,球突然往右打者頭部飛去。當投手覺得球又脫手,會先想辦法用手指頭去扣球,只是我手指的感覺,卻連這樣都做不到。光是這一球,就讓我覺得投球很可怕,這是過去從所未有的經驗,也讓我深受打擊。我和松井二軍教練商量,請他再給我點時間調整,只是右手麻痺的症狀始終沒有改善,才想說已經無法投球了吧。我一直告訴自己,到了不引退的時候了。

做出決斷的時期

我想是在向球隊報告前的一個星期。我向球隊告假到五月初左右,這兩個月一直為該不該下決定而煩惱著,雖然有想說接受治療看看,不過實在沒那麼多時間可以再等待。

跟誰商量?

很難繼續打球吧,這樣的話題有跟家人商量過。

家人的反應是?

嗯......。所以我才不想開記者會啊(笑)
 
我下決心的時候,有打電話給老婆,當時兒子也在旁邊。他們有對我說「辛苦了」,我也跟他們說雖然讓你們也受累,不過謝謝你們一直支持我。

回憶這段日子

簡單一句話說謝謝是很簡單,不過這一點也不簡單,我可能有給他們美好的回憶,不過家人或多或少有承受忍耐的壓力,我想說真的讓他們忍了很久。

最想表達感謝的對象

老婆跟小孩都是,我父母也是,所有與我的棒球人生有關,包括反松坂的球迷在內,我都很感謝。

未來想做什麼

一邊增加和家人相處的時間,也想從不同角度看看棒球。除了棒球以外,還有很多有興趣的事,我也想要挑戰看看,對棒球界和體壇,希望能找到回報的方式。

職業生涯23年

真的讓我打球打很久,不過有一半以上的時間在對抗傷勢,因為有前面10年,才讓我可以打到現在,搞不好沒有太多像我這樣(好運)的選手。最棒的回憶,自己說有點那個,不過應該沒有其他選手,能體驗像我這樣的谷底。

對松坂大輔的評價

我認為是打了這麼久,卻沒留下應有的成績。日美通算累積了170勝,不過這幾乎都是前10年完成的數字。自己肩膀的狀況不是太好,不過總想著應該能多贏幾場。

想稱讚自己的地方

選手生涯的後半段,被罵的機會比較多,不過還是沒放棄...。不輕易放棄這部分,我會想稱讚自己。我想應該有更早宣布引退的時機,自己無法拿出應有表現的時間實在太長,自己也覺得很痛苦,所以也帶給很多人困擾,不過還是覺得自己能堅持到現在(很了不起)。

最後我想說,我過去會把負面評價和批評,化為激勵自己的力量,不過最後這段時間,真的有點無法忍受。該說我心碎了嗎?過去可以化為能量的,現在連好好承受都沒辦法。

印象中的對決

我有想說會被問這題,也回想了很多,不過最佳投球、最佳比賽實在太多,要決定是對上哪個人、哪場比賽的哪一球,是很困難的。

對我的投球有感覺或留下的印象,我想每個人都會不一樣,如果大家能偶爾想起我丟過那樣的球、和那樣的打者對戰過、有那樣精彩的比賽就好了。

對18號的心情

從小開始看職棒,因為電視只轉播巨人戰,桑田真澄的18號感覺非常帥氣,我一開始不知道那是代表ACE的背號,只是依舊在心中留下衝擊。所以我是在不知道什麼是ACE背後的狀況下,就希望進入職棒以後能穿18號。

我一直很堅持「18」這個數字,還被身邊的人說差不多一點,總之就是想把「18」「1」「8」這幾個數字帶在身上。雖然後來改了背號,不過最後允許我穿回18號的球隊,我想表達感謝之意。

最後的投手丘

原本是不想投球的。想到現在自己身體的狀況,還有這樣的狀態,到底能丟出什麼樣的球。一直想著不希望再讓球迷,看到我完全不行的樣子。不過向各位宣布要退休,有不少人告訴我,無論如何最後還是想看穿著球衣,站上投手丘的松坂大輔,搞不好我的醜態不堪足睹,但最後的最後,還是想著把我的現狀都讓大家看看吧。

雖然不是退休儀式,儀式本身會在球迷感謝日時舉行,現在會想到時再跟球迷好好說話。今天只會在最後繞場一週,向觀眾席上的觀眾道別。
今天舉辦退休儀式的話,一方面是晚場比賽,你們(記者們)應該也沒那個時間,這是我的好心(笑)。要趕上末班電車啊。(笑)

對松坂大輔來說,「棒球」是?

我希望能說些好聽話,不過五歲開始打球,已經打了超過35年,可以說是我過去的人生,在這當中真的遇上很多人、受到大家幫助,一直受用到現在,真的很感謝各位。不知道我還能投多少球,不過希望能完成最後的登板。

讓你很痛苦的後面10年,有曾動搖過對棒球的信念

不是只有我,所有受傷的選手、無法拿出成績來的選手都會這麼想,這樣的時間很痛苦,比起各位想像中的還要痛苦。我的話,從開始打球以來,一直感受到的棒球的樂趣、喜歡棒球,會在每個不順的時期,回想這樣的心情,好讓自己能繼續打下去。
 

不過心情再失落,最後還是覺得喜歡打棒球,所以想繼續打下去。最後階段,是真的有點險,覺得這樣的心情就快要消失不見,能夠抱持喜歡棒球的心情結束,真是太好了。

牛棚的事情,是什麼時候的事?

我想是在今年四月底,黃金週前向球隊請求休息的

最後能抱持自信投球,是在什麼時候?

2008年左右吧,有點忘記了,詳細的日期已經不記得了,2008年的5月還是6月,球隊前往奧克蘭遠征,我出發前才投了一場,在奧克蘭時是牛棚練投日,在前往牛棚途中腳滑了一下,我在那一瞬間抓住了球之類的東西,只是右肩卻因此受傷。那個球季還沒什麼問題,季後才覺得肩膀狀況不如以往,從那之後為了維持肩膀的狀態,真的費盡心力。

我的投球機制開始大幅改變,應該是在2009年左右。當時是為了尋找不會痛的投球方法,就算會痛也還能投球的方法。從那時開始,自己已經無法再丟出讓自己滿意的球,只能尋找每個階段最好的方法,一直持續這樣的作業。

想對同世代選手說的話

我真的覺得這個世代,有好多好兄弟。大家感情很好,就算不說出口,彼此也能明白,雖然媒體取名叫「松坂世代」,嗯...我自己是不太喜歡這種說法,只是身邊同世代的人好像沒那麼討厭,說他們跟隨我的腳步,好像有點太自傲,不過就是因為有大家,我才能在前面領跑。大家對待我的態度,真的讓人很感激。

與此同時,既然這個世代用上自己的名字,所以自己一直覺得,非得是這個世代的領頭羊不可。因為有這樣的意念,我才能不放棄,一直堅持到現在。至於碩果僅存的和田毅,包括比我早退休的選手,把心情寄託在我們身上一樣,還想投球的我,也希望和田能繼續投下去,希望他能盡可能維持現役。我真的對同世代的伙伴們,非常感謝。

作為職業投手,登板時,特別用心的部分

這23年來,自己的狀況不怎麼好、不怎麼想投球、希望能換我下場的念頭,或多或少都有,只是最後不逃避、勇敢面對、無論什麼狀況都去接受、去反擊對自己不利的狀態。比賽站上投手丘,那個瞬間,一定會抱著這些念頭站上去,雖然有過討厭的心情,不過還是抱著這樣的覺悟站上投手丘。

給無法在重要場合正常發揮的孩子們建議

國際大賽之類的,比賽途中會遭遇嚴厲的狀態,我一直想著能站在這樣的投手丘上的自己很酷。可能會有能交給別人更好的時候,但是能站在那樣的舞台、引人注目的舞台上,就是覺得這樣的自己很帥吧。雖然不是每次都能贏,也吃過苦頭,不過因為能站上那樣的舞台很帥,希望大家也能積極地站上去。

有過後悔的心情?

加入西武時,從東尾修教練手上拿到他200勝的紀念球,自己也希望用200勝來回報他。這是我最初的念頭,我到現在還保存著,那顆200勝的球。

想跟自己說什麼話?

已經做得夠多了,這麼長的時間,辛苦你了。

小孩有慰勞你嗎

家人都知道我身體的狀況,當我說要退休前,曾跟他們聊過搞不好要結束球員生涯,他們還挺開心的,小朋友覺得陪他們玩的時間增加,結果真的跟他們說要退休,大家就哭了。我本來想說,他們會說太好了,辛苦了之類的,結果大家哭了好久。我想太太跟孩子們,都有抱著我不知道的心情在生活吧。
不過知道他們的反應後,讓我再度出現感謝的念頭,同時也覺得對不起他們。
我不太想說家人的事,也一直沒說出來,嗯...。太太跟我結婚時,受到很多批評,我那時說會好好保護妳,結果一半也沒能做到,真的覺得很丟臉,也很抱歉。
太太常在完全無關的話題上被抨擊,真的很辛苦,她不是那麼堅強的人,我真的帶給她很多困擾,不過她還是一直支持我。我想再次說,真的很感謝。

現在想跟家人做的事

最近因為在家裡的院子種菜,希望能和大家一起完成。雖然不是什麼大事,不過一直無法好好陪他們,希望未來能增加這樣的時間。

「不輕言放棄」是最大的原動力?

不是每件事都這樣,不過不放棄,最後總能獲得回報,讓我有這樣強烈感覺的,就是夏季甲子園和PL學園的比賽。
現在這個問題,可以讓我馬上回想起那場比賽,就因為那場比賽,讓我感受到不到最後絕不放棄,就一定會獲得回報、能贏下來、能開開心心、我認為那場比賽,就是我不輕言放棄的原點。
 
最HOT話題在這!想跟上時事,快點我加入TVBS新聞LINE好友!

→緊抓話題熱點,與你討論全球大小事!點我追蹤【TVBS Twitter
#日本#松坂大輔#退休#投手#平成怪物

分享

share

分享

share

連結

share

留言

message

訂閱

email

延伸閱讀

你可能會喜歡

人氣點閱榜

網友回應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

0.1178

0.0521

0.16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