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設定所在地
  • 北部
    • 基隆市
    • 臺北市
    • 新北市
    • 桃園市
    • 新竹市
    • 新竹縣
    • 苗栗縣
  • 中部
    • 臺中市
    • 彰化縣
    • 南投縣
    • 雲林縣
    • 嘉義市
    • 嘉義縣
  • 南部
    • 臺南市
    • 高雄市
    • 屏東縣
  • 東部
    • 宜蘭縣
    • 花蓮縣
    • 臺東縣
  • 外島
    • 連江縣
    • 金門縣
    • 澎湖縣
PM2.5 18低 2017/06/28 04:00
空氣品質良好,可正常從事戶外活動
06/28

星期三

26-26°C
06/28

星期三

26-31°C
06/29

星期四

26-30°C
06/30

星期五

26-30°C
07/01

星期六

26-31°C
週三起偏南風 午後陣雨機率增高

喜歡用開放的態度討論一切,相信透過思考與閱讀能夠讓世界更美好,讓邏輯與理性能夠引領自己做出對的事,並讓自己有一點點貢獻

看更多尚恩文章

「我只做到12月底」,人生總得習慣說再見│給所有面臨轉職離別的你

2016/12/16 16:54

▲圖片來源/好享看影視娛樂提供

「偷偷跟你說,我可能只做到12月底。」透過FB訊息窗,她告訴我這個朋友間的小祕密。

全公司沒人知道的天大的秘密。

「決定好去處了嗎?為什麼不等年終?至少等尾牙吧?」

「是一間科技公司的產業分析師,考慮之後,那邊的資源跟前景都比較好,也對我未來的職涯有幫助,主管也很會帶人。如果我現在去,也可以領年終。」

葛雷絲,大學時就認識的朋友,但在大學沒有機會好好認識她。我退伍之後進了這間公司,雖然公司裡同事間相處都很友善,下班之餘也會相約運動、聚餐,但總因為她是大學同學,那份親切感讓我們更為親近,讓我覺得能夠透過這份工作繼續這段大學的緣分,相當幸運。

在我剛進公司,許多事都不夠上手,感到挫折、無力的時候,她真的幫我很多,鼓勵我做下去、也分享她自己的經驗;我們也一起買晚餐加班、罵主管、抱怨薪水、談夢想談未來。(偶爾也跟她分享我覺得哪個女同事比較可愛),我們像在當時念書一樣,說垃圾話、約出去玩、討論八卦。她是一個很棒的朋友。

但葛雷絲要走了,讓我感受到周遭的環境徹底從大學時期脫離了,真的變成真真正正的職場:現實、藏匿、半真半假,彷彿將自己從舒適的教室裡,真的徹底搬到了「長大後的」社會裡。面對她的決定,突然覺得,意外延長當時短暫的緣分到現在,或許已經萬分難得了。尤其在現代這種起伏不定、四處漂泊的人生當中。

●轉職、出國,是更好的機會。或許吧

台灣就業環境惡劣早就不是新聞,產業發展也漸漸遇到瓶頸,即使曾經輝煌一時的科技業,現在也受到國際間嚴峻的競爭壓力。

出國深造、留在當地就業變成是許多年輕族群提高生活品質、追求事業的唯一一條路;即使留在台灣,長久待在同一公司,薪水、職位也比不上2、3年就轉職來得好,頻繁換工作變成一種理所當然的事。現在不流行忠誠度了,老闆不對自己好,那只有換掉老闆。

朋友圈中,畢業後有的去英國讀書、有的去美國就業,當然亞洲線也不在少數,出國考試、工作成為大家難得碰面或是FB聊天的重要話題,一年當中沒有任何一天是大家都在國內的、甚至都在亞洲的。畢業之後大家各自分散,真的很散。

這樣飄泊、不穩定的生活,讓朋友間不再可能像以前一樣,下班約在東區居酒屋小酌一杯,也不可能像李大仁、程又青一樣一起喝台啤、吃滷味,何況李大仁之後不也去了一陣子的新加坡嗎?朋友,不再是同個城市的陪伴,而只能夠遙想幾個時區外的彼此。

當初的友誼,一起翹課、抄作業、一起辦活動的日子,就這樣隨著「成長」與「人生」而一去不復返。成長一定要這樣嗎?

同時這也讓穩定培養一段關係變的困難,情侶之間的規劃,不再只是相差幾個城市,而可能在不同國家,植劇場《荼蘼》就是在形容這樣的掙扎。面對另一半不同的生命追求,是「勇敢分離」還是「挑戰距離」?

當中的煎熬與懷疑,讓彼此都害怕成為那個堅持己見的人,卻也不願意看著難得的機會從掌心溜走。究竟要用「夠不夠愛」來做情感勒索、做出抉擇,還是要勇敢的去挑戰距離、時差的隔閡呢?到底為什麼曾經簡單的感情,都被所謂的「國際移動力」、「國際競爭力」搞得像行為藝術。

可是,這一輩人漸漸熟悉了這樣的常態,對於分離不再那麼手足無措,心中都有準備,準備與別人人生短暫交錯,準備好離別。

●現代人的寂寞

或許我們被所謂社會主流長期所倡導的競爭力、狼性、國際工作經驗所影響,我們不敢對長久的關係做出承諾,心中總有一個聲音提醒自己,任何人都可能只是個過客,在未來的某一天,都可能會有向左轉、向右轉的岔路,讓彼此擦身而過。畏懼對方的生命線跟自己的只是蜻蜓點水的偶遇,更畏懼未來的自己給不起承諾。

我們漸漸熟悉了這種與他人淺淺、淡淡的關係,把酒言歡可以,但真正面對人生關鍵時刻、重大抉擇時,卻又時常是自己一個人承擔。交朋友彷彿變得容易,信任卻也更變得奢侈。先不用談到這對國家經濟、競爭力、企業人才培育等這麼多嚴肅的問題,單單追悼過去那段朋友在咫尺之遙、情人僅僅分隔在北高兩地的時代,就足夠了。

我必須聲明,我並沒有反對追求事業,每個人都有自己生命中重要的事,任何決定無關對錯。跨國工作者是這個時代的常態,更好的生活品質也是人人嚮往的目標,不該為誰負責;「人才外流」也是政府、上一輩人的責任,這一輩人要想辦法顧好自己的生活與價值。

只是,每次朋友的離別、生命僅僅短暫的交錯都使人難過,薄如蟬翼的緣分,讓我們也有了令人心酸的成熟,而能夠淡然接受這一切。葛雷絲要走了,希望她未來一切都好;未來可能會有更多朋友偷偷告訴我一些秘密,一些全公司都還不知道的秘密,而我總有一天得準備好面對這一切。

>>來信投稿talktalk@tvbs.com.tw、閱讀好文都在【T談談】粉絲專頁!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並授權刊登,不代表TVBS立場

●投稿、推薦作者、討論文章,歡迎寄至talktalk@tvbs.com.tw或上 T談談

社群搜查隊

你可能會喜歡

MORE

社群搜查隊

即時熱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