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網頁上方

觀點/從烏克蘭看以美國為主的西方與俄羅斯較勁

作者 余文琦
發佈時間:2022/01/27 10:03
最後更新時間:2022/01/30 15:04
烏克蘭上千年輕人自願受訓,假如俄羅斯入侵將可投入戰場。(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作者:余文琦(哈佛甘迺迪學院學者)
 
還記得我在2007年因為工作兩度訪問烏克蘭時,能深刻感受到烏克蘭人民在2004-2005年「橘色革命」後,對自己爭取到的民主感到無限驕傲。當時雖不甚瞭解烏克蘭的政治情況,但從接觸到的女權工作者和當時執政的Yushchenko政府中了解到,烏克蘭雖已從舊蘇聯體系獨立,但俄羅斯對烏克蘭政治的影響力仍非常大。
 
 
就某種程度來說,幾乎所有的政治問題都可以從親美或者親西方派,以及親俄羅斯派來分。當時首都基輔洋溢著無限的可能性,大家談論的都是烏克蘭何時能加入西方勢力為主的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和歐盟(EU)。但當我訪問烏克蘭第二大城,也是位於東北邊鄰近俄羅斯邊界的Kharkiv時,明顯感受當地以說俄語為主的居民和以說烏克蘭語的基輔居民大相逕庭。不但文化上不同,對橘色革命的政治解讀也不同。當時雖然對烏克蘭政府對美國和西方如此友好的態度倍感親切,但也了解到這不會是這麼單純美好的民主化故事。
 
俄羅斯總統普欽。(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果不其然,後幾年,親西方派的內鬥和腐敗導致親俄羅斯派的Yanukovych重新崛起掌權,試圖把烏克蘭重新拉回與俄羅斯的關係。但在人民的堅決反抗下,在2013年底任期未滿前,Yanukovych被迫離開烏克蘭到俄羅斯,烏克蘭國會並罷免他的總統職權。俄羅斯總統普欽眼看不再能靠一手提拔的Yanukovych影響烏克蘭政治,把烏克蘭南方親俄的克里米亞於2014年用軍事手段併吞(對俄羅斯來說是重新拿回克里米亞)。
 
 
之後的總統Poroshenko和現任的Zelensky都被視為是親西方派,希望烏克蘭加入北約。對俄羅斯的普欽來看,長期以來日漸失去對烏克蘭的影響力以及北約擴張會員國,都是對俄羅斯的威脅。所以現在準備對烏克蘭的軍事部署,雖然對大部分以美國領導的西方世界來說是不可理喻的,但對普欽來說是備受挑釁後不得不做出的決定。
 
追根究底,烏克蘭問題還是俄羅斯看待歷史帝國領土和西方民主現代化雙方勢力的較勁。普欽選擇這個時間點一方面是有歷史使命感讓他不能再等了,另一方面也可能是看到美國及西方世界顧不及內政以及各國對烏克蘭看法不完全一致,甚至對俄國若採取軍事行動西方該如何對應和採取制裁有所分歧。
 
美國總統拜登。(圖/翻攝自@POTUS推特)

到底俄羅斯會不會入侵烏克蘭還是跟西方在實際行動上願意和能夠做什麼,以及西方是否答應俄羅斯的兩個要求:北約承諾不再繼續擴張,以及北約從前蘇聯國家如波羅的海三國和波蘭退兵。由於烏克蘭並非北約會員國,西方是沒有義務為此與俄羅斯直接對抗,美國總統拜登也表示不會出兵。但烏克蘭光靠自己的軍力是無法抵抗俄羅斯的,即使西方承諾給予再多的軍事武器援助,頂多有嚇阻作用。在經濟制裁上,俄羅斯在運輸德國天然氣的掌控上也導致德國不願意全面配合。
 
到底誰更願意為烏克蘭付出實際的慘痛代價,答案也應該很快揭曉。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並獨家授權刊登,不代表TVBS立場,版權所有,未經許可請勿引用,以免侵權。
 

◤超前佈署暑假遊◢

👉疫情有望趨緩!搶訂暑假出遊撿便宜

👉台東熱氣球超夯!限量繫留體驗快搶

👉免出國就能搭!星宇A330neo飛行體驗


專家觀點

余文琦專欄

#烏克蘭#橘色革命#俄羅斯#普欽#拜登

專欄作者介紹

作者

余文琦

余文琦是哈佛甘迺迪學院訪問學者,目前居住華府。她在亞洲和美國科技及金融領域擔任過資深職位,並在美國國務院和國會工作過, 擁有多年的跨界政經經驗,提供多角度的國際事務觀察評論。

看更多

分享

share

分享

share

連結

share

留言

message

訂閱

email

延伸閱讀

你可能會喜歡

人氣點閱榜

網友回應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

0.1364

0.0285

0.16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