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網頁上方

觀點/塔利班重新掌權 他寫下7年前阿富汗身歷其境的回憶

作者 Hanming Huang
發佈時間:2021/08/19 12:42
最後更新時間:2021/08/19 12:42
巴米揚河谷,後頭就是2001年被炸毀的巴米揚大佛。(圖/Hanming Huang授權使用)

作者:Hanming Huang(旅居新加坡台灣人)


阿富汗回憶 - 2014夏

 
 
在世人的一片驚愕聲下,塔利班再次閃電席捲了整個阿富汗,這一回比當年蘇聯撤軍後的阿富汗內戰快多了,才一個月不到,美軍都還沒撤乾淨,塔利班就和平拿下了喀布爾。
 
興都庫什山,趕羊去市集的牧民。(圖/Hanming Huang授權使用)

我在2014年的夏天在阿富汗待了快三週,當時正值世界盃賽事,塔利班們都忙著看球賽,沒空理我們外國人,所以整段旅程相當平和愉快。
 
 
喀布爾一家普通酒店,接待外賓的旅館都至少三層鐵門與防爆鋼門,外加嚴密安檢。(圖/Hanming Huang授權使用)

我與當初認識的幾個司機與酒店老闆仍在whatsapp上聯繫,整體來說,大部分阿富汗人並不喜歡塔利班,試想,塔利班第一次執政時期搞那種極端的Sharia Law,所有娛樂活動都被禁,音樂不准聽,風箏不准放,電視台播的不是死硬的新聞就是阿訇講經,禮拜五進清真寺遲到還得被宗教警察鞭打小腿,小偷被抓直接在市場上當街砍手示眾,女人被套在燈籠服裡不准工作,出門必須有父兄或丈夫陪同。更別說普什圖族以外的塔吉克族、哈札拉族,那時候在巴米揚與Mazar i Sharif都發生過多次族群衝突與大規模處刑。
 
喀布爾 - Bala Hisar喀布爾古城牆,現在是軍隊哨所,外頭則有小市集。(圖/Hanming Huang授權使用)

那這次怎麼塔利班就可以秋風掃落葉?有人說塔里班有民意的支持,我認識的朋友們說法不大一樣,大概的意思是,蘇聯入侵控制阿富汗的年代,他們除了沒有選票,其他什麼都有。現在美國扶植的魁儡政權 ,他們除了有選票之外,其他什麼都沒有 (不是民主投票選的嗎,對不起投票率只有10%左右,這些官員到底能代表什麼自己可以想像一下)。
 
喀布爾的「布希市場」(Bush Bazaar),這裡專門是貪汙的阿富汗各級官員把歐美綠區內各種物資摸出來搗賣的地方。(圖/Hanming Huang授權使用)

阿富汗政府的普遍貪汙懶政已經到了令人髮指的地步,根本沒有任何提升民生福祉的政策,只有一批批想海撈一票走人的官員與民代,因而大部分軍人根本沒有絲毫戰意。
 
阿富汗中部柯爾省 (Khor Province),駐守當地的阿富汗國防軍。(圖/Hanming Huang授權使用)

有個阿富汗人廣為流傳的笑話,美國與阿富汗官員花了七百萬美元從義大利進口了幾隻純種山羊,請款的名目是「用以配種來振興阿富汗畜牧業云云」,然後,錢不知道哪去了,連羊也沒看到。阿富汗政府的整體腐敗風氣可見一斑。
 
Mazar i Sharif清真寺的晚禱時分。(圖/Hanming Huang授權使用)

阿富汗的民主實驗失敗有許多原因,包括山地地形下可耕地破碎交通閉塞,導致各河谷部落形成可自給自足的,帝力於我有何哉的迷你農業經濟體,部落長老的仲裁完全凌駕國家法律與公權力。政府稅收不上來,又無法推行對人民有利的政策或大型建設,導致投票率低到10%左右,中央政府最後變成只能控制少數幾個飛機能連結的大型省會城市,大部分農村部落對中央政府根本無視其存在。而且這個現象在美國宣布要撤軍之前就已經是如此了。在那些美軍與阿富汗政府鞭長莫及的山區,塔利班這些年來幫忙保證礦業與罌粟的運輸安全與商業秩序,並從中收稅,當政府底層士兵一個月薪水只能拿大概兩三千台幣,塔里班士兵的薪水可以到每個月一到兩萬台幣。
 
 
喀布爾市區,這孩子,你的帽子誰給你的。(圖/Hanming Huang授權使用)

有一點要強調,塔利班第一次執政時期罌粟花種植幾乎被完全根除,在伊斯蘭教義裡會讓人喪失理智的東西都是要禁的,你想想連酒都禁了,更何況鴉片甚至海洛英?不過現在是對抗外國人的非常時期,反正種出來賣去歐美毒害那些侵略者簡直是剛剛好,自己又可以獲得豐厚的財政收入發薪水,他們也就這樣邏輯自洽說符合教義了。
 
著名的喀布爾雞街 (Chicken Street),這裡是1970年代西方青年的嬉皮天堂與大麻街。(圖/Hanming Huang授權使用)

剛逃跑的總統加尼倉皇出走時,帶了幾箱的錢坐飛機走,錢箱太重還留了幾箱在原地沒能拿。兩天前,推特上瘋傳著另一個視頻,一群塔利班戰士攻進前副總統,烏茲別克族老軍閥Dostum的一座豪華宮殿,金碧輝煌的作派宛若國王行宮
 
深藏在哈里河谷的賈姆宣禮塔 (Minaret of Jam),12世紀古蹟,是阿富汗擁有的兩項世界遺產之一。(圖/Hanming Huang授權使用)

換了你是軍人,你也不會想用自己的生命去捍衛這些美國扶持的貪官繼續撈錢的權利。塔利班是很恐怖沒錯,但為了護衛貪官而死實在太蠢,而好死不如賴活著。塔利班來了,直接繳械投降薪水加七八倍不香嗎?
 
 
阿富汗中部橫貫公路,哈里河谷,這條路一路通到西部第一大城Herat。(圖/Hanming Huang授權使用)

今天是塔利班掌控全國的第一天,出人意料的,塔利班宣布了大赦全國舊政府官員,說什麼既往不咎,跟美國合作的不用擔心報復,並要求公務員都回辦公室上班,發言人甚至說鼓勵女性參政。本來在觀望不敢輕舉妄動的女子學校,也在塔利班的要求下繼續開門運作。
 
Band-e Amir整個中亞最美的湖群,人稱上帝的眼淚。(圖/Hanming Huang授權使用)

今天喀布爾的大街上,人比以往少了很多,許多店舖也不敢開門營業,原本人聲鼎沸的雞街上行人三三兩兩,唯一讓人嗅到塔利班開始掌權的徵兆是,一些店家開始清除有女性裸露畫面的廣告外牆。除此之外一切社會秩序似乎相當正常,甚至有不少塔利班戰士站在馬路上指揮交通。想必此時偷盜匪類都不敢亂來,畢竟大家都還記得20年前塔利班對偷盜者的殘酷刑罰,小偷被抓是要當街砍手的。
 
巴米揚河谷藏在興都庫什山中間,阿富汗第三大民族 - 哈札拉人的家鄉。(圖/Hanming Huang授權使用)

這次塔利班第二次掌權,截至目前為止比上一次要成熟很多,竟然沒有進入美國使館拍羞辱性的影片,而且在一個月前就先派遣外交人員與伊朗、俄羅斯、中國協商打照面,截至目前為止,塔利班對於先前俄羅斯、中國與伊朗的各項建議,包括建立一個具民族包容性的政府,以及對女性工作與教育權給予保障,表現都還可以,當北約國家與印度等國紛紛撤館之時,中、俄、伊朗三國的喀布爾使館繼續正常運作,使館外甚至被塔利班派重兵保護。
 
喀布爾市西郊,Qargah Lake夏天一群年輕人跑來玩水。(圖/Hanming Huang授權使用)

但顯然有相互協調對阿富汗政策的三國仍未鬆口要承認新的政府,首先新的阿富汗政府根本不存在,目前塔利班指定了一個美方能接受的知美派代理總統,與塔利班商討新國家的體制與權力轉移問題。另一方面,中俄伊三國也要更長時間的觀察,看塔利班是否這次真的不一樣了,尤其在對恐怖份子的處理態度,才會決定正式給予外交承認。
 
紀念品採買時間,讓我看看這裡有什麼可以帶回新加坡。(圖/Hanming Huang授權使用)

上一次塔利班執政,全世界承認其政府並建立正式邦交的只有三國:在開伯省的普什圖難民營親手建立宗教學校,培植出塔利班的巴基斯坦 (Taliban, 就是波斯語的"學生",所以有的中文翻譯叫神學士),以及在幕後出錢的沙烏地阿拉伯與阿聯酋。
 
喀布爾北郊山村Istalif賣燒瓷與毛皮的小店老闆。(圖/Hanming Huang授權使用)

整體而言,阿富汗除了喀布爾機場上發生的不幸事件,目前情勢的發展似乎比想像中要好得多。
 
喀布爾,Shur Bazaar,菜市場內的蔬果小販。這裡的人雖窮,但真的很純樸善良,其實大部分的虔誠穆斯林都是如此。(圖/Hanming Huang授權使用)

我認識的哈札拉司機是最擔心局勢發展的,塔利班首次執政時他只是十幾歲的孩子,那時塔利班進入巴米揚河谷,直接就跟哈札拉人打起來了,塔利班為嚴懲他們的反抗,槍斃了好些人,還燒了村內許多房子,哈札拉村民惶恐至極,躲進山裡幾個月,也是在那個時候,他在山上親眼目睹塔利班花了幾個禮拜的工夫把巴米揚大佛給炸成齑粉,直到塔利班答應既往不咎,他們才回到村內。
 
巴米揚大佛前的騎驢少年。(圖/Hanming Huang授權使用)

總之,希望這次變局能成為阿富汗國運的轉機,並從此步上正軌,到時候,當年因為安全問題不敢去的Kandahar, Gazni, Kunduz應該就可以去看看了。
 
喀布爾市西郊的Maranjan Hill,每天下午四點以後小丘上滿是跑馬少年與追風箏的孩子。(圖/Hanming Huang授權使用)

祝福阿富汗善良的人們。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並授權刊登,不代表TVBS立場。
 
→緊抓話題熱點,與你討論全球大小事!點我追蹤【TVBS Twitter
 
→擠出小時間,看看大新奇!全新影音品牌上線囉,一起擠看看

塔利班接管喀布爾

#阿富汗#塔利班#美國#工作#總統#喀布爾#美軍#台灣#政權#討論

分享

share

分享

share

連結

share

留言

message

訂閱

email

延伸閱讀

你可能會喜歡

人氣點閱榜

網友回應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

0.1373

0.0329

0.17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