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網頁上方

觀點/對罷免黃捷公投的隔岸觀察

作者 林兆彬
發佈時間:2021/02/05 13:07
最後更新時間:2021/02/05 13:07
圖/TVBS 觀點/對罷免黃捷公投的隔岸觀察
圖/TVBS

作者:林兆彬(香港政治家,旺角東區議員)

2月6日星期六是台灣高雄市議員黃捷罷免案投票日,作為香港人的我本來不應說三道四,但由於今次與香港有點關係,所以寫下一些拙見。

 
 
2019年8月10日,黃捷曾在Facebook分享「募集防護裝備,臺灣後勤撐香港」訊息,呼籲台灣人捐贈防毒面具等物資支援香港反送中運動,當時她已被國民黨桃園市議員詹江村指控違反中華民國《國家安全法》2-1條「人民不得為外國、大陸地區、香港、澳門、境外敵對勢力或其派遣之人發起、資助、主持、操縱、指揮或發展組織」。最近「罷捷團體」指控她違反《國安法》第21條,是把「2-1」寫錯成「21」,引起了笑話。這點其實不是罷免她的重點,香港傳媒無需過份放大。
 
在2020年罷免高雄市長韓國瑜後,隨即揭開一連串報復性罷免的序幕,罷免對象當然是曾經高調反韓的民意代表。在數星期前的1月16日,民進黨桃園市議員王浩宇才剛剛被罷免掉,成為台灣首位被罷免的直轄市市議員。因此,台灣政壇密切關注2月6日的黃捷罷免公投,這次結果將決定未來會否出現「罷免泛綠民意代表」的骨牌效應,例如正在聯署階段的罷免基進黨立委陳柏惟、民進黨立委吳思瑤等等,直接影響2022年的市長和市議員選舉。
 
民進黨蔡英文於2016年執政後,修改了中華民國《公職人員選罷法》,大幅降低罷免門檻。只要「同意罷免」票數多於「不同意罷免」票數,而且「同意罷免」票數達該選區選民人數四份之一,即通過罷免。在修法之前是「雙二一制」,即投票率過半、「同意罷免」票也超過選民總數二份之一。因此,在修法之前,罷免民意代表是非常困難的事情。
 
一直主張降低罷免門檻的民進黨和時代力量有點「自討苦吃」,因為修法後的首次罷免公投竟然是2017年罷免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雖然最終「同意罷免」票數較多,但只達約19%,罷免未獲通過。降低罷免門檻的確是雙刃劍,去年的罷免韓國瑜公投,讓人民知道原來只要「仇家」夠多,就可以罷免一個公職人員,更激起了千層浪。
 
「複數選區」使用罷免機制的問題
 
 
我要強調一點,罷免「單議席單票制」產生的市長或立委,是有一定的合理性,因為他們在換屆選舉時通常獲得過半數得票才能當選,即代表了大多數人的授權,而罷免公投是透過最新一次投票去確認他們是否仍有大多數人支持。不過,台灣的市議員選舉是「大選區多議席單票制」,每名選民只能投一票,最高票的N名候選人就會當選。情況有點像香港立法會選舉的「比例代表制」,好處是能夠保障少數人的聲音進入議會,令議會多元化,例如被罷免的王浩宇在2018年選舉中獲得16,292票(8.68%),而黃捷則獲得18,420票(9.00%)。
 
問題來了,如果罷免市議員的門檻只是四份之一,即代表選區內25%選民就可以DQ一位只有大約10%選民支持的市議員,情況非常奇怪。在換屆選舉時,近九成選民都沒有投過票支持某名市議員,如果他仇家多(只需要25%選民)或提出一些較有爭議性的政綱(例如同志婚姻),多數人就能輕易罷免這個市議員,而王浩宇和黃捷就正正是前者和後者。當這個罷免制度套用到市議員身上,很容易會演變成「多數人的暴力」,同時也是大黨對小黨(或無黨派)的「暴力」。
 
冷處理還是正面迎擊?
 
王浩宇的確有很多仇家,發生過很多爭議性事件,國民黨、時代力量和民眾黨都討厭他,王浩宇和民進黨同樣冷處理公投,但最終以「25.8% vs 2.17%」大比數被罷免,兩年前有16,292人投票給他,但如今只有7,128票是「不同意罷免」,代表他的支持者也不站出來保護他。
 
相反,去年退出了時代力量的黃捷知道自己勢孤力弱,採取正面迎擊罷免公投的策略,就連蔡英文也下令要民進黨立委和市議員動員保住她的議席。在2018年市議員選舉中,黃捷所屬的鳳山選區內的國民黨票有92,935票(佔當年選票45.4%),高於今次罷免案要求的71,958票(選民人數25%),所以她有很大的危機。
 
 
黃捷於高雄市議會質詢韓國瑜時被激到反白眼,因而一舉成名,揭發了韓國瑜只是個不斷重複叫「高雄發大財」的無能市長。在罷韓一事上,她絕對有功勞,所以成為了韓粉的眼中釘。罷免黃捷的理由都是仇恨動員,例如黃捷缺席投票反對蔡英文引入美國瘦肉精豬肉、質詢韓國瑜時無禮貌、弔唁高雄市議會議崵許崑源時塗口紅、支持香港反送中、支持同志婚姻、懲罰蔡英文等等。
 
破壞比建設容易,只要選民認同其中一個理由,就會站出來投票支持罷免,就算鳳山是所謂的「綠大於藍」,也未必代表民進黨支持者會踴躍投票去保護無黨派的黃捷。再者,黃捷對民進黨來說是競爭對手,讓黃捷高票反罷免成功,她將來就會挑戰民進黨在高雄的立委議席,民進黨地方勢力真的會大力動員嗎?
 
罷免公投成敗關鍵在於仇恨的力量有多大,罷免韓國瑜和王浩宇就是例子。只要有足夠多數量的仇家,被罷免者就算冷處理也阻止不了。黃捷採取正面迎擊,民進黨動員炒熱氣氛,其實也是高風險的手法,因為演變成「藍綠對決」只會激起更多仇家出來投票。歷史上似乎未曾試過被罷免人以「不同意票多於同意票,同意票超過25%」來擋住罷免,因此,我認為冷處理還是比較安全,只寄望仇家票不達門檻。
 
明顯地,當法定罷免門檻下降後,罷免公投就很容易發生,甚至開始有被濫用之嫌,加劇社會政治對立,甚至用來打壓立場較進步、較激進的市議員。究竟對民主發展是好是壞,對台灣人來說是一個考驗。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並授權刊登,不代表TVBS立場。
 
 
最HOT話題在這!想跟上時事,快點我加入TVBS新聞LINE好友!
#黃捷#罷免案#罷捷#公職人員選罷法#陳柏惟#王浩宇

我要分享

share

我要分享

share

複製連結

share

我要留言

share

延伸閱讀

你可能會喜歡

人氣點閱榜

網友回應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