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網頁上方

以生命抗不公!南韓工運烈士全泰壹逝世50年

記者 何映萱 報導
發佈時間:2020/11/13 20:00
圖/翻攝自 全泰壹 전태일 維基百科 以生命抗不公!南韓工運烈士全泰壹逝世50年
圖/翻攝自 全泰壹 전태일 維基百科

50年前的今天(13日),南韓一名22歲的裁縫師全泰壹,在漢城的和平市場裡自焚身亡,他在死前高喊「要遵守勞基法、勞工是人不是機器」,呼籲世人重視勞權。他的死,震驚各界,上千名大學生挺身而出,為他舉行追悼會,還發表「國民權利宣言」,給了南韓社會當頭棒喝,此後十年間,南韓出現2500多個工會,社會運動也遍地開花。但如今半世紀過去了,南韓勞動環境卻同樣血汗,勞權似乎還是未受到重視。

電影《美麗青年全泰壹》:「要遵守勞基法!我們不是機器!」

 

1970年11月13日,南韓22歲的裁縫師全泰壹,在漢城和平市場浴火高喊口號,這把火讓他的生命戛然而止,卻也為南韓勞工運動點燃星星之火。

電影《美麗青年全泰壹》:「希望每個星期天都能休息,不,休息日都該放假。我們一天工作16小時。」

1970年代,南韓時任總統朴正熙,打壓勞工團體,以鞏固獨裁勢力,形同虛設的《勞基法》,既無效力也無保障,和平市場裡的女工,一天平均工作14到16小時,日薪卻只有70韓元,連台幣兩塊都不到(1.8元),惡劣環境,更讓無數人接連病倒,甚至死亡。

1970年和平市場女工:「當年我們吃藥保持清醒,繼續做裁縫,打瞌睡,針扎到手受傷是家常便飯。」

青年全泰壹看在眼裡、痛在心裡,他立志幫工人脫離血汗工廠,開始研讀《勞基法》,計畫建立模範企業,但歷經無數次抗爭後,他發現只能夠「以死明志」。
 

全泰壹同事 林現材:「他跟我說,是不是要有幾個人死去,環境才能改善?」
全泰壹同事 林現材(口述全泰壹回憶錄):「平平都是人,憑什麼窮者就要當富人的奴隸?這是社會的現實嗎?還是貧富的法則?」

全泰壹之死,震撼社會,各界開始正視,以工人血汗淚締造的「漢江奇蹟」,勞工權益嚴重遭到剝削,1970年11月20日,上千名大學生,為全泰壹舉行追悼會,發表「國民權利宣言」,無疑給了南韓社會當頭棒喝。

南韓民眾 李順子(1972年加入工會):「當時我們沒看報紙,家裡也沒電視,也沒聽到廣播報導,所以完全對『全泰壹事件』毫不知情,就是有說『有人為改善勞動而死了』,就只是聽人家說,後來接觸到工會,才知道為什麼全泰壹會死,我深有同感,因為當時我們就是經歷了(壓榨)。」

放眼整個1970年代,南韓全國共組成多達2500多個工會,勞工運動也遍地開花,從工人、學生,包含宗教界人士,都曾經參與其中。

 
青瓦臺人員:「國民勳章木槿花章,2020年11月12日,總統追授。」

今年,是全泰壹逝世50周年,總統文在寅追授至高榮譽的國民勳章,但半世紀以來,南韓的勞動環境,有改變嗎?

南韓聖公會大學勞動學院教授 河鐘姜:「全泰壹烈士只能『以死明志』的原因,是因為當時和平市場工人,幾乎一天平均要工作15小時,現在也有很多勞工,一天工作15小時,最具代表性的就是貨運司機。」

南韓貨運司機,工時長、勞動量大,光是今年,就已有14人被判定過勞身亡。今年9月,全國貨運司機群起串聯大罷工,拒絕在送貨之餘還得幫忙揀貨分類,對不合理的待遇大聲發出怒吼。

不僅是貨運司機,南韓許多勞工,長期都處在危險不堪的環境勞動,疫情後的外賣商機,讓更多人投入外送行列,但在全程遭系統支配的工作中,卻少了「人性」。

 
南韓外送員:「社區有好幾棟,就必須繞一下,但APP只會去算直線距離,配送時間就會差很多,為趕路也就變得很危險。」

外送員按照APP指示,在大街小巷穿梭,使命必達,且為拚訂單量,不惜搶快違規,意外也跟著頻傳,在外送量達到巔峰的疫情年,外送員的基本權益,在AI控制績效下,消失殆盡。

南韓勞動者之歌"別用那鐵鏽水":「別用那鐵鏽水,也別做什麼汽車,連針都不要做,全是用憾和淚做的,要我們怎麼用?」

全泰壹短暫的一生,為南韓勞工尋求解放的道路,50年過去了,南韓勞動環境依舊血汗,現代的「全泰壹們」沒停止抗爭,只是想要徹底爭取到勞權,無疑還是一條漫漫長路。

最HOT話題在這!想跟上時事,快點我加入TVBS新聞LINE好友!
#南韓#全泰壹#勞工#烈士#勞基法#工運#勞權#和平市場#裁縫#文在寅

我要分享

share

我要分享

share

複製連結

share

我要留言

share

延伸閱讀

你可能會喜歡

人氣點閱榜

網友回應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

0.1032

0.0433

0.14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