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xx
xx
"
"
回到網頁上方

觀點/普欽不會馬上被逮捕 習近平促和烏戰更難

作者 黃清龍
發佈時間:2023/03/20 14:23
最後更新時間:2023/03/20 14:23
ICC對普欽發布逮捕令。(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ICC對普欽發布逮捕令。(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作者:黃清龍(信民兩岸研究協會理事長、獨立媒體人)

荷蘭海牙的國際刑事法院(ICC)17日對俄羅斯總統普欽發出逮捕令,罪名是俄軍從占領的烏克蘭領土強行擄走烏國兒童,重新安置到俄國家庭,觸犯戰爭罪,普欽必須負責。
 

這是ICC首次向聯合國安理會五個常任理事國的元首發布逮捕令,發布時間在北京宣布國家主席習近平將於20日訪問俄國的幾小時後,不少評論認為,這讓習近平訪俄之行漏了氣。不過最大的問題是,普欽真的會以戰犯身份被審判嗎?今後他出國訪問有沒有被引渡的風險?還有他接見的外賓例如習近平,會不會也成為戰爭罪的共犯?這些都是複雜的國際關係問題,值得細細探究。

首先應當了解ICC是如何組成的。ICC是根據聯合國通過的「羅馬規約」於1998年創設,但它並不是真正由聯合國成立的國際法庭,其所通過的判決只對締約國有效力。雖然目前有共 123個聯合國會員國簽署了條約,但安理會的三大國:美國、俄羅斯、中國都沒有簽約,或簽約後國內未予批准。俄羅斯有簽署但未批准;美國曾簽署但後來撤簽;中國並未簽署。烏克蘭也非《羅馬規約》締約國,但烏國接受ICC管轄。其他未簽屬的重要國家還有印度、以色列、沙烏地阿拉伯、伊朗、土耳其、新加坡、印尼、哈薩克等。

外媒報導中引述專家說法稱,ICC逮捕令意味普欽只能到中國、敘利亞、伊朗等少數其視為盟邦的國家,不能再出訪到世界上其他地區。理論上當然如此,即普欽如果到《羅馬條約》的簽約國開會、旅行,簽約國就有責任將他拘捕,送交海牙的ICC;不過實際情況,很可能是另一回事。
 

國際關係學者沈旭輝援引ICC在2009年通緝當時的蘇丹獨裁者巴希爾為例指出,巴希爾雖被ICC認定在達爾富爾犯下戰爭罪,但在通緝令下達後十年,巴希爾依然周遊列國,完全不受ICC通緝令影響。而且他到過的國家,包括了《羅馬條約》簽約國查德,但查德拒絕將他拘捕;他也到過簽約國南非,出席非洲聯盟會議,南非則以非洲聯盟提供了所有與會者的豁免條款為由,認為這凌駕於《羅馬條約》,而拒絕拘捕巴希爾。

習近平20日出訪俄羅斯。(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至於普欽被ICC通緝後,未來任何領袖到俄羅斯和他見面(例如20日到訪的習近平),是否也可能受到國際制裁。沈旭輝認為這也很難出現;巴希爾在被ICC通緝十年內,見過無數國家元首,包括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印度總理莫迪,和幾乎所有非洲聯盟領導人,這些人其實都沒人在乎巴希爾的「通緝戰犯」身份。

根據上述案例,沈旭輝認為,普欽只要一日掌權,在俄羅斯國內自然不會受ICC通緝影響;他在烏克蘭戰爭爆發前後曾出訪的國家,基本上都沒有簽訂《羅馬條約》(例如中國、伊朗等);而就算他要出訪《羅馬條約》簽約國,例如上海合作組織成員國塔吉克、或鄰國蒙古,根據巴希爾的案例,這些國家恐怕都不敢將普欽逮捕。

結論就像ICC院長霍夫曼斯基(Piotr Hofmanski)說的,ICC只是盡「作為法院」之責,但實際執行將「取決於國際合作」。所以《紐約時報》指出,普欽只要能不被捕,ICC即可能永遠訴究不到。

倒是美國的反應很值得玩味。作為全球反俄陣營領頭羊,照理美國應當對ICC的決定大大稱讚,但美國官員都不願公開對ICC的決定表示歡迎,駐聯合國大使甚至在面對記者提問時直接轉身離開。總統拜登也只表示,雖然美國不承認ICC的判決效力,但是逮捕令的發布「理由正當」,他(普欽)明顯犯了戰爭罪。

過去幾任美國政府都對ICC可能審判美軍感到擔憂,2012年ICC決定就塔利班、阿富汗政府軍和美軍可能犯下的戰爭罪啟動訴訟程序,更讓華府對ICC充滿戒心。前總統川普甚至在2020年對時任ICC首席檢察官本蘇達(Fatou Bensouda)和法院的其他高級官員實施制裁,直到拜登上任後才解禁。

 
雖然如此,ICC的決定對普欽本身並非毫無影響,前美國國務院戰爭罪行問題無任所大使芮普(Stephen Rapp)表示,今後只要普欽外訪,「就有被捕的機會。這永遠不會消失。」而這就會對普欽構成某種壓力。

普欽18日突造訪馬立波。(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普欽18日突然造訪被俄軍占領的克里米亞及烏東港口城市馬立波,美聯社說,這是ICC以戰爭罪發出逮捕令兩天後,普欽的一次反抗行動。儘管他不可能很快面臨審判,但這加深了他在國際上的孤立,所以他必須有所表態。

其次,沈旭輝認為,如果有一天普欽下台,而其繼任人希望以他來換取俄羅斯與西方的大和解,普欽就有可能接受戰犯審判。但普欽為了避免這樣的下場,自然只會更要掌權到死,就算和談叫價也會更高,這是這次ICC通緝令的最大影響。

根據同樣的邏輯,習近平20日的訪俄之行,想調解俄烏衝突的計畫,恐怕也會蒙上陰影。

首先由於普欽涉嫌犯下戰爭罪,中方希望成為俄烏調停人,就不能不對此有所表態,否則將受到國際嚴厲的批評。
 

其次,儘管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不排斥習近平的促和努力,但他要求的條件是俄國撤出克里米亞半島,以及去年起占領的烏國領土。

烏克蘭外長庫列巴近日與中國外長秦剛通電話,也明白表達了領土完整原則及烏克蘭版本的和平方案,需要在停火談判中發揮關鍵作用等立場。這即是說中方需要施壓俄國,或至少直接大力要求俄方退讓,否則不可能促成和談。但以普欽目前的處境,恐怕沒有任何退讓的可能,中方基於中俄關係的長遠考慮,也不可能強行施壓於俄方。難怪早在ICC發出逮捕令前,已有不少分析認為,習近平想藉這次訪俄,複製促使伊朗和沙烏地復交的努力,以提升中國的大國影響力,最終恐怕只落得自我感覺良好而已。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並獨家授權刊登,不代表TVBS立場,版權所有,未經許可請勿引用,以免侵權。

◤頭髮保護 這樣做◢

👉頭髮直直落,可能原因是什麼?

👉髮縫線變明顯?我面臨頭髮危機了?

👉活化髮根、搶救髮線,且看醫師怎麼說!


◤2024女大粉美賞◢

👉華人美妝奧斯卡賞 即日起免費報名中

👉殿堂級美妝賞 美力爆發,無所畏懼!

👉歡迎各式肌膚保養、美妝、保健品角逐


黃清龍專欄

#普欽#國際刑事法院#俄羅斯#戰爭罪#俄烏戰爭#戰犯

專欄作者介紹

作者

黃清龍

獨立媒體人,現任信民兩岸協會理事長﹑POP撞新聞主持人。曾在聯合報﹑首都早報﹑自立晚報﹑自立早報﹑中時晚報﹑中國時報及旺報等不同媒體任職,從助理記者到總編輯﹑社長﹑發行人。對台灣藍綠有深切體會,對兩岸問題有第一手接觸,對美中關係長期關注,希望以博腦佛心(Profession)為台灣公共輿論盡一分力。

看更多

分享

share

分享

share

連結

share

留言

message

訂閱

img

你可能會喜歡

人氣點閱榜

延伸閱讀

網友回應

其他人都在看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

0.1530

0.0792

0.23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