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網頁上方

觀點/5年斷8國「零邦交」從假設變可能 他:應做好準備

作者 黃清龍
發佈時間:2021/12/28 15:03
最後更新時間:2021/12/28 15:03
美中台交鋒,越演越烈。(示意圖/shutterstock 達志影像)
作者:黃清龍(信民兩岸研究協會理事長、獨立媒體人)
 
疫情籠罩下,這兩年台灣經濟表現不俗,進出口迭創新高,2021年人均GDP可望達到32787美元,不但擠進全球人口兩千萬以上國家排名前10,2022年還有機會超越韓國,甚至在6到8年內超越日本。
 
 
尼加拉瓜駐台大使李蜜娜去年才剛到任。(圖/翻攝自外交部臉書)

台灣經濟表現傲人,半導體產業更是獨步全球,但台灣被排除在幾乎所有重要國際組織之外,邦交國也寥寥無幾,大都是又小又窮的國家。最近尼加拉瓜突然宣佈與台灣斷絕外交關係,讓台灣的外交窘境再次引起討論,但我們能怎麼辦呢?
 
美國智庫蘭德公司資深國防分析師葛羅斯曼本月23日投書《日經亞洲》建議,台灣應考慮主動斷絕與所有邦交國的外交關係,從這場毫無勝算的「邦交國爭奪戰」中解脫,把重心放在深化與中大型國家的非官方連結,藉此削弱中國對台灣的打壓。
 
 
坦白說葛羅斯曼的主張並不新。早自1971年中華民國退出聯合國﹑1979年與美國斷交後,台灣的邦交國就越來越少,國際處境也江河日下,因此多年前台灣外交界就已有人在討論這個問題。當然不是像葛羅斯曼說的主動和所有邦交國斷交,而是探討如果有一天邦交國變零,台灣該怎麼辦?
 
這個問題所以存在,是因中共與所有國家建交時,都設有「一個中國原則」的前提,迫使他們在中國與台灣之間只能選邊,全世界除了美國有能力抗拒來自中國的挾制,絕大多數國家都被迫屈從。
 
在聯合國以及其他國際組織上,中國也是如此操作。台灣現在唯一成為正式會員的國際組織就只有WTO,當初入會的名稱叫「台澎金馬關稅領域」。儘管台灣已是全球前15大貿易國,人均GDP名列前茅,但只要國際體系以主權國家作為入會門檻的架構存在一天,台灣就不可能在中共反對之下有機會進入。
 
所以葛羅斯曼主張,台灣應當在正式外交關係上鬆手,致力於推動與美國、日本、南韓、澳洲、印度、加拿大、英國、德國等等中、大型國家的非官方外交關係,藉由非官方關係的互動,促進其他國家對台灣問題的理解。
 
蔡英文總統上任5年,至今已斷交8個邦交國。(圖/TVBS資料畫面)

問題是台灣能否承受零邦交的打擊?畢竟從國際法的角度來看,一個國家的主權要件,需要其他主權國家的承認,邦交關係就是「承認」的關鍵。但葛羅斯曼認為這根本不是台灣真正應該在意的事,因為台灣就算斷絕所有外交關係,處境也不會比現在更壞。
 
他強調,當台灣不斷在區域政治及國際社會中尋找安身立命之處時,唯有強權及中型國家能夠幫助台灣實現目標。因此台灣應當從沒有勝算的「邦交國爭奪戰」解脫出來,將焦點重新放在那些真正能給台灣幫助的國家身上。
 
確如葛羅曼斯所言,台灣不論民進黨或國民黨執政,都不願承擔邦交國歸零所帶來的政治風險。但現在全世界民主先進國家反共抗中已成為新的典範,台灣獲得空前的關注及支持,已有較大能量承受斷交的衝擊。尤其台灣擁有一個世上少有的經驗,那就是在美中的夾縫中生存的經驗,著名政論家范疇稱之為「台灣學」(Taiwanology),是現在各國絕對需要借重的特殊經驗。
 
 
范疇形容,台灣原本是很孤獨的,夾在兩塊巨岩之中,一塊叫中國,一塊叫美國,往右長一點,碰到中國的岩壁,往左長一點,碰到美國的岩壁。兩塊岩石間沒有土壤,生長只靠陽光和雨水。這種境況,他稱為「台灣的困境」。結果台灣不但沒被巨岩壓垮,還在夾縫中發展出民主自由的苗子,猶如岩石縫中竟然長出小樹,令人驚嘆。
 
台灣這種特殊的歷史經驗以及民主的掙扎史,過去較少被國際關注,但隨著全球病毒疫情的追責,以及北京強推香港版國安法,使得全球200多個國家同時落入了「類台灣困境」--美國和中國,都要求各國選邊站!哪怕是歐盟各國、英國、日本這樣的大國,也得選邊。不選,美國不答應,中國也不答應。
 
他說對任何國家,這都是個世紀抉擇。而對台灣,在這兩塊岩壁之間掙扎的經驗,已經有70年了,各種利益衡量、因之而起的社會衝突、心理的調適過程,台灣都經歷過了。什麼疑難雜症、難看的場面、難聽的指責,台灣都扛過來了。現在許多國家都落入了台灣似的困境—必須在兩塊岩壁中求生存,此刻,台灣學就益顯珍貴了。
 
面對惡劣的國際處境,葛羅斯曼主張台灣外交部應轉型為「半官方外交」或「民間外交」的指揮中心,致力於推動與與中、大型國家的非官方外交關係。范疇則建議組織一個「台灣學 Taiwanology」的國際宣傳項目,推出一個說帖,標語就是大大的「You Are Taiwan Too!」,直通通的對各國政府、議會、大企業指出,台灣是夾縫生存的老師傅,願意分享各種經驗。這要比英國分享脫歐經驗,更有價值,更有急迫性。
 
唐鳳因簡報檔中的兩岸地圖分屬不同顏色挑動白宮敏感神經。(圖/翻攝自 The Summit for Democracy YouTube)

 
事實上,這次台灣受邀參與美國總統號召的第一屆民主峰會,便是非官方互動拓展外交關係的成功案例。美國這次邀請與會對象,巧妙地不以主權國家作為唯一標準,就傳統的國際關係框架來說,也具有劃時代意義,可能比民主峰會本身影響還要深遠。
 
傳統國際關係格局以主權國家為單位,美國本來是這套「全球體系」的創建者,擁有無人能比的影響力。但近來中國透過「一國一票」的機制,越來越在聯合國及國際組織掌握優勢,美國反有淪為邊緣化的危險。川普時期高唱美國優先,主動退出若干國際組織及協議,某種程度就反映美國對現有國際體系的無力感。
 
美國總統拜登。(圖/達志影像shutterstock)

拜登上任後向國際宣示「美國回來了」,但很快就發現美國在現有國際體系已是有心無力,因此他要重新打造一個以美國為首、具有共同價值與利益的跨國體系。在經濟層面上,美國不考慮重返CPTPP,而是尋求建立新的印太經濟架構;在政治層面上,拜登曾多次提到反專制的民主抗爭,是二十一世紀無可避免的地緣政治挑戰,而美國給出的應對方案,就是發起主辦全球民主峰會。這就是台灣重返國際體系的契機。因為不再以主權國家為唯一門檻,就可以擺脫來自對岸無所不在的封鎖。
 
台灣或許沒必要主動斷絕與所有邦交國的外交關係,但以中共目前在國際的影響力,讓台灣邦交國歸零已不是能不能,而是要不要的問題。換言之,台灣「零邦交」過去只是假設性問題,現在逐漸變成可能性的問題。如果有一天「零邦交」真的到來,對台灣來說雖不是世界末日,但我們現在就應做好準備才行。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並獨家授權刊登,不代表TVBS立場,版權所有,未經許可請勿引用,以免侵權。
 

◤超前佈署暑假遊◢

👉疫情有望趨緩!搶訂暑假出遊撿便宜

👉台東熱氣球超夯!限量繫留體驗快搶

👉免出國就能搭!星宇A330neo飛行體驗


黃清龍專欄

#斷交#零邦交#邦交國#外交關係#一個中國原則#台澎金馬關稅領域#WTO#GDP#國民黨#民進黨

專欄作者介紹

作者

黃清龍

獨立媒體人,現任信民兩岸協會理事長﹑POP撞新聞主持人。 曾在聯合報﹑首都早報﹑自立晚報﹑自立早報﹑中時晚報﹑中國時報及旺報等不同媒體任職,從助理記者到總編輯﹑社長﹑發行人。 對台灣藍綠有深切體會,對兩岸問題有第一手接觸,對美中關係長期關注,希望以博腦佛心(Profession)為台灣公共輿論盡一分力。

看更多

分享

share

分享

share

連結

share

留言

message

訂閱

email

延伸閱讀

你可能會喜歡

人氣點閱榜

網友回應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

0.1325

0.0439

0.17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