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_icon
PM2.5值 20低
10/19
星期六
22°
24°
10/20
星期日
22°
24°
10/21
星期一
22°
24°
10/22
星期二
23°
25°
10/23
星期三
23°
25°
10/24
星期四
23°
25°
20日颱浣熊形成 注意間接影響
>
下載TVBS APP

隨時掌握完整的時事新聞!

下載
  • 18
  • Oct
  • 2018

【商周】借鏡公投大國瑞士 台灣為何衝突連連?

2018/10/18 15:35
瑞士公投開票,並非由公務員負責計票作業,而是一般公民。圖/商周 【商周】借鏡公投大國瑞士 台灣為何衝突連連?
瑞士公投開票,並非由公務員負責計票作業,而是一般公民。圖/商周
距離台灣近1萬公里的瑞士,9月下旬舉行今年最後一場公投。記者來到瑞士蘇黎世火車站地下層,這是蘇黎世當地9個投票所其中之一。跟台灣的選舉日比較,排隊人龍並不長,因為9成以上民眾已透過通訊投票表明立場,只有不到1成的人,會親自到投票所投票。「我們預期,只要投下贊成票的人超過3成,就是勝利了!」瑞士綠黨副主席施密特(Adrian Schmidt)表示。當天公投開票結果,贊成「公平食物」提案的選民有3成8,反對的有6成1,得票結果比施密特預期的更好。

這裡,公民決策是日常
打獵執照、食物來源都能投


瑞士1年平均有4次公投,每次公投,從國家到地方,約有大小15個不同議題待決,被稱為「世上最愛公投的國家」。大至是否加入歐洲聯盟,小到某個村里要不要繼續一個預算、要不要限縮打獵執照額度這類地方事務,都在公投範圍。瑞士是真正將「公民參與公共決策」視為日常的國家。

瑞士綠黨提出公平食物全國性公投案,從2014年開始倡議,要求聯邦政府訂定食物供應標準,必須符合人道、環保、不壓榨勞工等準則,歷經近4年的努力才走到公投。為什麼在許多國家,公民投票是社會衝突的引爆點,但在瑞士卻是社會形成共識的基礎?從提案到投票的過程,可以一窺端倪。

3階段倡議
立法行政機關可提反對案


在公投前,綠黨走過以下程序,這也是任何一個瑞士憲政層級創制公投案必經程序(編按:創制公投意即人民取代議會,直接以投票建立法規)。

第1階段「提案」。在18個月之間向公眾說明理念,在期限內取得10萬具有選舉資格的選民連署,好讓聯邦政府審議通過提案公告。提案審查標準則是要釐清議題是否有清楚的定義,例如到底是要修法?還是要解決某項需求?以確保不會有議題定義不清,數個議題混雜在一個提案的情況。另一項標準則是不能違反普世價值與人權。

第2階段,啟動公投準備。這個階段,除了確認連署名冊資料的正確性,立法與行政機構也有1年到1年半的時間表明立場,如果反對,必須提出相對應的提案(an alternative counter proposal)。

像是公平食物一案,如果通過,可以預期的,雖然有諸多好處,但也會帶來食物價格上漲,以及進口食物管理的挑戰,更可能與國際協議衝突,瑞士政府明確反對,提議以更清楚的食物標示取代全面禁止;除了提案的綠黨,國會其他3個主要政黨卻明確反對。

隨即立場相反的兩方在媒體、街頭、國會與網路將展開歷時超過1年的論戰攻防。最後決定是握在選民手上的,正反兩方都必須爭取最多選民支持。而也就在辯論攻防期間,公平食物的民調支持率,從最高6成下滑到最低兩成多,然後又往上攀升。

第3階段,就是真正的公投對決。通常在公投截止日之前3週到6週,瑞士公民會收到選票和公投手冊,詳細載明所有議案正反論述,做為公民投票參考依據。有意投票者,須在公投截止前把選票寄回,選務機關則在最後投票日計算出公投結果。

瑞士涉及全國的創制案要從提案走到公投,平均要花上70個月的時間,而社會共識,就在這3階段反覆溝通、辯論之中逐步建立起來。也就在這期間,其實各方都對於投票結果有了預估。由於許多機構提出創制公投案並不是為了一定要通過法案,而是為了引發社會重視與討論,所以綠黨才會認為公平食物案,「超過3成就是勝利!」

投票前辯論1
多管齊下,逼對立方溝通


瑞士公投的執行過程,跟在台灣有很多差異。舉例來說,在第1階段,「公投提案審議」,在台灣主要政黨缺乏互信基礎情況下,根本難以實施。第2階段,提案立場相反各方歷時超過1年的辯論交鋒,這次在台灣年底的公投也將很難見到。

一來,為免衍生政治爭議,官方不會在選舉文書上表明政策立場。二來,台灣為趕上年底公投列車,預期中選會公告通過連署的公投案,到投票日之間只有40天,儘管形式上規定中選會必須進行公聽會與電視辯論,卻很難期待辯論的深度,能有助選民對於年底公投涉及的同性婚姻、東奧正名等爭議,建立足夠的了解。
加上公投與大選綁一起,民進黨立委尤美女十分擔心,選舉激情將模糊公投議題焦點。

也許,台灣直接公投制度缺少的,正是瑞士直接民主體系設計中,強迫政黨與民間,以及各個對立方之間,必須直接面對面溝通的機制。舉例來說,除創制公投外,瑞士公民也可依法執行複決權。從中央到地方,凡是議會通過的法案,在1百天內,若有人可取得超過5萬份的連署反對,公投程序便會自動啟動。「這使得國會與地方議會立法時,必須廣納各方意見,不能忽略少數。」對於直接民主十分熟悉的資深新聞工作者考夫曼(Bruno Kaufmann)解釋。

為避免公投流於意氣用事,瑞士公視體系包括公共電視SRG台、SRF廣播等更扮演政策辯論與溝通平台。在瑞士,每人每年要付超過新台幣1萬元支持公視體系,且「不能不繳費」。公視強迫收費也是公投結果。歷經百年演進,相對完善的直接民主體系,讓瑞士有理性公民社會的美譽,舉例來說,2016年公投否決了政府必須給每個公民「最低收入」法案,若法案通過,依成年與否,每個瑞士公民每月會多出新台幣6萬到8萬元收入,但由於沒有可持續的財政方案支持,最後瑞士公民並不埋單。然而,如果因此就以為瑞士的直接民主制度完美,那就誤會大了。

瑞士公投啟示:
能否理性對話關鍵在制度


在台灣,我們擔心公投會有偏見、情緒凌駕理性狀況,在瑞士也曾發生。如瑞士1971年才通過「女性投票權」公投,是歐洲最晚給予女性投票權的國家。而在2009年,瑞士也曾通過反對新建伊斯蘭教宣禮塔的公投案,但因明顯違反憲法宗教自由與國際協約,迫使國會須站出來執行否決權。

儘管早在2004年,台灣就已啟動首次公投,但過去由於連署成案或投票通過門檻過高,只有主要政黨才有能力發動公投,而過去六個公投案,即使贊成票占了9成的案子,仍沒跨過通過門檻。也因此,被稱為鳥籠公投。

但在2017年底公投法修正之後,提案、連署與通過門檻都往下修,民間團體不一定要透過主要政黨,自己就有公投提案能力。鳥籠被打開後,去年至今,共有37個公投提案出現,目前有9個案件有機會跨過法定連署門檻,正式成案。公投提案數量,比過去10年還多。 

然而,也因為今年底即將舉行公投案涉及諸多爭議,究竟會展開理性對話,還是淪為政黨對立的政治工具,產生更多衝突,是台灣公民社會成熟與否的重要指標。對此,中央研究院法律研究所副研究員蘇彥圖則認為,人們能否針對公投案展開理性對話,與體系設計是否完善有關。

「公投可以為善,也可以為惡;取決機制設計是鼓勵對立,還是鼓勵對話。好的公投機制要設法降低公眾決策錯誤的風險。」蘇彥圖指出,機制設計是菁英不可迴避的責任。而民主的成熟,無法一蹴可幾,必須從錯中學習、持續修正公投制度缺失、擴大理性對話空間,隨著時間,台灣也會往更理性的公民社會邁進。
 
【更多報導】
 資本市場裡,只有有錢人才能耍任性!散戶被套牢,最忌諱一種心態
 只要有20包,你就是美國監獄裡的富豪!現在最夯的監獄貨幣不是香菸,而是這個食物
 自薦「雇用我一年省4萬英鎊」!一個英國退役狙擊手,如何被工程公司特聘為專案經理?
 月入10萬的副總經理,45歲被資遣後失業5年...中年求職者必須明白的殘酷事實
 「除非快渴死,否則我不輕易喝瓶裝水!」營養學博士教你這樣吃,幫助體內排出塑化劑

※精彩全文,詳見《商業周刊》1614期。
※本文由商業周刊授權刊載,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最HOT話題在這!想跟上時事,快點我加入TVBS新聞LINE好友!
更新時間:2018/10/18 15:35

你可能會喜歡

人氣點閱榜

看更多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