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網頁上方

難擋金錢誘惑反遭求償 少年車手的告白

記者 趙國涵 / 攝影 高志宏 連裕閔 報導
發佈時間:2018/07/01 00:03
最後更新時間:2018/07/01 00:03

詐騙猖獗,連我們的孩子都淪為犯罪集團利用的工具。詐騙底層的取款車手年齡層有降低的趨勢,刑事局成立打擊詐騙中心,一年多來查獲的3000名車手當中,有接近1/4,700多人都是未成年,很多孩子抵擋不了金錢誘惑走偏了路,事後還得面臨鉅額求償,來看少年車手的告白。


圖/TVBS

 
少年車手小傑(化名):「一開始先在那個便利商店打工,然後覺得說怎麼便利商店的錢愈來愈沒辦法滿足我,第一次我在接觸這個的時候,他就說你要不要去幫我拿個東西,很快就回來了,我給你多少錢,後面就覺得還不錯,然後就愈做愈多次了。20個裡面啊,可能17、18個都是車手,因為那個時候車手比較盛行啊,大家傳來傳去的,這也蠻好賺的,所以當然一傳十十傳百嘛。」

在年輕的時候踏入歧途,如果能重新選擇,絕對不會入行,這是少年車手最深切的人生體悟。

少年車手小傑(化名):「做的時候當然沒想,當然是想到當下有利益就好了,就不會想太多。」

 
少年車手小翰(化名):「浪費這麼久的時間就是一直想賺錢,但是浪費這麼久的時間,結果到頭來還是什麼都沒有,反而還要賠一堆錢,(所以如果讓你再選擇一次?)就可能不會再做這個吧。」

留白的人生換來鐵窗歲月,追根究柢,這些孩子會加入詐騙集團起初都是因為禁不起金錢誘惑。

少年車手小翰(化名):「早上就是起來嘛,就是等看他們要我們去哪裡,會給我們車錢那些的,然後之後到那個地點就是等電話,叫我們去哪裡哪裡哪裡,會叫我們去跟被害人收錢,收完錢之後就回來,然後把錢交還給他們就會給酬勞,看他們騙多少,就是拿回去之後就拿3%,一天那時候最高到7萬2000,想說這種錢蠻好賺,賺得很快。

錢來得容易,自然越陷越深,其實少年自己也知道,當車手幫忙領錢是犯法的,但卻被詐騙集團話術洗腦。

少年車手小傑(化名):「他們就說啊你只是幫我去跟他們拿而已,你又不是騙他們的,騙是我在騙,拿是你在拿,所以這責任是我擔啊!我就覺得還不錯,誰知道想跟實現的完全不一樣,就其實承擔都是我們在承擔,騙都是他們在騙,賺也不是我們在賺,其實想一想損失還蠻多的,(所以你現在覺得應該是有點被利用?)對啊被利用多了。」

涉世未深觀念偏差,讓很多少年以為輕輕鬆鬆就能一夕致富,再加上幫忙領錢不需要太多技術,入行門檻低,這也讓警方逮捕的車手平均年齡不斷降低,根據刑事局統計,近一年來全台破獲的詐騙案將近3成車手未成年,超過一半集中在桃園跟台中兩個縣市。

資深司法記者趙國涵:「這是桃園的少年輔育院,依法收容了被法院裁定感化教育的孩子,今天在院的人數大約340人,過去有過詐欺背景的可以麻煩幫我舉個手嗎?可以看到比例接近1/5,平均每5個孩子就有1個曾經當過詐騙集團的車手。」

 
平頭身影並肩坐在課堂上,來自全台各地的感化少年過去可能接觸毒品、竊盜或詐欺,秉持著微罪不重判的想法,我們的制度讓孩子進入矯正機關,暫時回不了家。

更生少年關懷協會主任陳彥君:「18歲以下是用青少年事件處理法,那個刑責當然就是最嚴重是感化3年,他們都覺得3年出來可能關一年半表現好一點就可以出來了,他們會覺得這樣很輕微不會像成人,成人的話那個刑責就很重,可是他們沒有想到的是還有民事的這一塊要賠償,因為很多車頭跑掉了,那車手被抓到變成車手一個人要去負擔所有被害人的一些補償金,也是幾百萬都有。」
        
一開始不想跟家裡拿錢,到頭來卻可能因為犯罪拖累父母。詐騙集團沒有告訴未成年車手的是,在警方抓不到幕後主謀的情況下,車手跟監護人後續得面臨被害人的鉅額求償這種難以矯正的僥倖心態。

再加上法律常識不足讓少年車手不減反增,根據司法院統計,2017年全台少年嫌犯超過1萬人,涉嫌詐欺比例超過1成1337人,比前一年足足多了500多人,增加幅度名列第一。

更生少年關懷協會主任陳彥君:「他在少觀所的階段,我們就是可以我們每個禮拜都會進到裡面去,有些很多生命教育的課程,我覺得讓他在那段期間可以好好反思自己的過去現在跟未來,讓他可以想通說我到底真的想要做什麼,我覺得要找到他們人生中一個可以努力的目標。」

 
電話機房少女花花(化名):「朋友啊,乾哥啊,說有缺啊,我朋友就問我要不要去,我就說好啊,然後我們就去啊,我們問說是怎樣,他就說只是去南部,然後坐在辦公室接電話而已,然後2天就回來了,然後說可以賺個幾千塊。」

陪伴少年車手的過程中,大人發現嚴厲的懲罰只能嚇阻部份再犯,對於經濟弱勢、家庭關係疏離的孩子得教導他們面對錯誤、培養正確的價值觀,這需要正向力量密集的督促跟陪伴。

圖/TVBS

更生少年關懷協會主任陳彥君:「我們在做很多工作,就是等待一個他改變的時機,他或許因為在被關的過程中他的父母過世了,或是爺爺、奶奶很照顧他的人過世了,他忽然覺得我之前做了那麼多只是為了求一時的開心或是金錢的利益,可是我失去的是更多。」

盼望少年歷經收容感化可以釐清利弊得失,在台灣矯正機關的孩子幾乎都能跟原本的環境暫時隔絕,但最大的問題在於出去之後,根據台北市警方統計2017年一共逮捕超過700名車手,再犯率超過8成5,積習難改生活不易,很多孩子出去以後再走回頭路。

文昌國中補校分校輔導老師龐俊懿:「之後我們要怎麼辦,我們要怎麼協助他們,因為他們還是要回歸社會,他們會面臨到困境,那個困境是老師我聽你的話,那我未來要怎麼辦,你告訴我,我回去還是那個家庭,我還是沒有一技之長,甚至我身上的刺青這麼多,沒有人會要用我,老師你可以告訴我我要怎麼辦?」

要放棄原本賺錢容易的方式去做一件更辛苦,反而拿到更少報酬的事,最難的是觀念的改變,這個社會要讓少年車手消失,就得支持孩子找到嗜好發揮專長,活出更好更不同的全新方向。

最HOT話題在這!想跟上時事,快點我加入TVBS新聞LINE好友!

TVBS追詐實錄

#詐騙#車手#青少年#價值觀#收容#感化

分享

share

分享

share

連結

share

留言

message

訂閱

email

延伸閱讀

你可能會喜歡

人氣點閱榜

網友回應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

0.1049

0.0318

0.13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