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_icon
PM2.5值 14低
01/22
星期二
10°
12°
01/23
星期三
13°
15°
01/24
星期四
14°
17°
01/25
星期五
14°
17°
01/26
星期六
11°
13°
01/27
星期日
13°
15°
周二溫低天冷風強 北宜花短暫雨
>
下載TVBS APP

隨時掌握完整的時事新聞!

下載
  • 13
  • Jul
  • 2017

16年冤獄重獲自由 盼紀錄片喚起重視

記者 曾奕慈 / 攝影 何佳陽 報導

2017/07/13 20:13
20多年前,一樁擄人勒贖撕票案,因為主嫌供詞而被判死刑的徐自強,雖然有賭博前科在身,但為了證明清白,主動投案,卻依舊無法洗刷冤屈,直到2016年10月,最高法院才以罪證不足判決無罪確定。紀錄片導演紀岳君,以影片記錄下在獄中過了16年的徐自強,一路走來的冤獄歷程,要喚起大家的重視,也希望別再有下一個被冤枉的徐自強。



辦公室裡盯著螢幕,時而起身整理資料,和一般上班族沒有兩樣,卻是徐自強最珍惜的日常。

冤獄案主角徐自強:「要的就是很簡單,就家人大家健健康康,平平安安這樣就好了。」

就像是平凡人一個平凡的希望,而一般大眾也或許沒了印象,其實在20多年前,他曾是一樁擄人勒贖案中,被指稱的共犯。

預告片:「台北市一位商人黃春樹,在27天前被歹徒綁架...,阿強,出來啦沒關係。」

1995年時,徐自強因為撕票案主嫌的供詞,遭到通緝,為了證明清白,他主動投案,卻從此面臨一場冤獄之災。

記者曾奕慈:「在看守所的高牆裡,徐自強過了16年的監獄生活,走過20年的纏訟之路,而這一段煎熬的歷程,現在也被拍成了紀錄片。」

預告片:「明天對我來講是空白的,明天對我來講是空白的,那時候只有一個念頭,趕快死趕快走。」

導演紀岳君從沒接觸過司法,頭一次拍這樣的紀錄片,記錄的就是他。

短版紀錄片:「一位跑司法線的資深記者,他問我,要不要拍攝一位,即將從牢裡出來的被告,他的名字叫做徐自強。」

花了5年時間,紀岳君記錄這位,被判處過7次死刑,2個無期徒刑的主角,自己也坦承,一開始也對徐自強心存懷疑。

紀錄片導演紀岳君:「剛開始看到他那個樣子,你會以貌取人嘛,就剪個平頭,然後看起來那個樣子,就好像是一個壞人,是個混混。」

有罪推定或許就是人性,但用在司法上,卻可能釀成冤屈,當時徐自強的辯護律師林永頌,參與其中也倍感壓力。

律師林永頌:「你越清楚這個案子有疑慮有疑問,那你看到家屬的焦慮,隨時可能被槍斃,所以基本上其實是也很痛苦啦。」

從地方法院到高等法院,對徐自強的不在場證明都有疑慮,一次次的開庭,更換來徐自強一次次的絕望。

冤獄案主角徐自強:「後來你就會放棄,你就會懶得講,有時候會覺得我到底活著要幹嘛?」

關在一坪大的2人房裡,而幾乎崩潰的家人,是徐自強最擔心的,被判死刑的5年時間,隨時都可能被槍斃。

律師林永頌:「我們看到法官或者...,已經先入為主或者不照程序走,那這樣的法官我們當然就很失望。」

經過司改會聲請大法官釋憲,案子得以重審,最終在最高法院以罪證不足下,2016年10月13日,判決徐自強無罪確定。

這超過20年的煎熬,現在拍成了紀錄片,律師林永頌認為,遇到敢承擔的法官是種運氣,但面臨這樣的冤錯案,最重要的,還是事後的救濟制度。

律師林永頌:「人判的就會有錯,那你如果錯誤的案件,能夠冤案能夠有再救濟的機會,有再平反的機會,這是非常重要的。」

透過影像,導演紀岳君把這部電影,取名「徐自強的練習題」,短片版在2015年,新北市紀錄片獎拿下首獎,95分鐘的長片也即將上映。

紀錄片導演紀岳君:「它是一個面對真實,面對人性面對自己的練習題,我們每個人其實都需要,去了解到底對我們而言,我們生命當中,最重要的東西是什麼。」

經過20年,雖然失去了另一半,和陪伴孩子成長的時光,但對徐自強來說,現在的他已經放下過去的仇恨,最重要的是,能藉由他的故事,喚起更多人對冤獄的重視。

冤獄案主角徐自強:「我沒有什麼不甘,但只是想,不要有下一個我。」
更新時間:2017/07/13 23:33

你可能會喜歡

人氣點閱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