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_icon
PM2.5值 25低
09/17
星期二
25°
30°
09/18
星期三
25°
30°
09/19
星期四
25°
30°
09/20
星期五
25°
29°
09/21
星期六
25°
29°
09/22
星期日
25°
29°
「琵琶」不襲台!吹東北風秋意現 帶傘出門防雨 
>
下載TVBS APP

隨時掌握完整的時事新聞!

下載
  • 17
  • Aug
  • 2019

汐止殺警奪槍案 兄弟檔雙煞膽大妄為

記者 湯道舜 / 攝影 蔡明勳 陳盈仁 報導

2019/08/17 23:32

汐止殺警奪槍案是2005年4月10日發生於台灣台北縣汐止市(今新北市汐止區)的重大刑案。兇嫌王柏忠、王柏英兄弟因積欠房貸及失業,計畫殺警奪槍後搶劫銀行,造成台北縣政府警察局(今新北市政府警察局)汐止分局員警洪重男不幸殉職、張大皞身受重傷。2009年3月13日,最高法院依強盜殺人罪判處王柏英死刑、王柏忠無期徒刑定讞。

圖/TVBS
台灣治安史上,以警察為目標的重大犯罪屈指可數,但是發生在民國94年的汐止殺警奪槍案,卻是其中之一。王柏忠、王柏英兩兄弟,以背後突襲的方式,持刀攻擊洪重男和張大皞兩名巡邏員警,造成一死一重傷,警方的破案關鍵,來自於一枚被燒毀的身分證殘角,而且兇手落網當天,正好是殉職員警洪重男「二七」的這一天。

這是一次驚心動魄的逮捕行動,目標是一對犯下汐止殺警奪槍案的王姓兄弟。

警方:「上去,上去,上去。」

王姓兄弟母親:「幹嘛啦。」

警方:「讓開啦讓開啦,房間裡面還有沒有人呢?」

王姓兄弟母親:「幹嘛這樣,拜託拜託。」

警方:「沒事啦。」

王姓兄弟母親:「唉呦開門啦。」

警方:「這一個叫什麼。」

兇嫌王柏忠:「王柏忠。」

警方:「啊?」

兇嫌王柏忠:「王柏忠。」

警方:「你叫什麼名字?」

兇嫌王柏英:「王柏英。」

在睡夢中落網的王姓兄弟,一臉疑惑,壓根沒想到,警方會這麼快就找上門來;巧合的是,兇手被捕的這一天,就是殉職員警洪重男的二七。而且在破案前三天,專案小組訪查時,正巧碰到這麼一件事。

廟祝:「這就是三啦。」

記者:「哪一個是三。」

廟祝:「這個是三哦這個是天(嗯),那破在這裡它寫成黏在一起(嗯),要看它的筆劃才知道最後還有這個兩個木,兩個木靠得很近,兩個木字分開這樣它也不能表達的很明顯要讓我們猜測就對了。」

廟方工作人員:「我們這裡面有和你們一起來,那個主管就,不過我們說歸說,那些警察也是很虔誠的啦,來到這裡跪下就拜,他說喔,七星娘娘請妳給它快點破案,大家才不會這麼難過。」

時任專案小組員警:「看到什麼沒有看到什麼啦,我們只是說查訪民眾,根據民眾提供給我們的消息,我們把它反映上去這樣子。」

記者:「你為什麼要襲警,你搶了槍是不是要作案,為什麼要這麼做(借過),搶了槍是不是要作案,你跟洪重男是不是有過節。」

警方:「借過一下。」

記者:「你跟兩個員警是不是有過節。」

警方:「閃開一點喔危險危險喔。」

記者:「搶了槍是不是要作案。」

警方:「小心,小心,小心,小心。」

任憑記者再三追問,王柏英、王柏忠兩兄弟始終沒有開口,直到專案小組出示包括血衣在內的證物後,兄弟倆才承認自己就是兇手。

警察大學犯罪防治系教授鄧煌發:「他挑戰那種權威的心態,這可能從小到大,就沒有讓他覺得,權威人士夠得去學習,去尊重的這種樣態,給他去仿同,所以到最後,他其實看到那些權威人士,唉滿口仁義道德,結果到最後,私底下做的是男盜女娼,
他看會看得,就剛好被就被他碰到了,所以到最後,他對這些權威性的人格,反而他非常的鄙視,所以他有時候,他也會把它類化到這個周邊裡面,剛好碰到那個警察在值勤,結果到最後,他會想到以前警察有很壞的警察,哎結果到最後,他就剛好湊巧不巧,就把他(員警)殺了,然後槍奪了之後,他可能還有其他的案子,在脫逃之中。」

銘傳大學犯罪防治系系主任黃富源:「警察在整個的犯罪預防過程當中,常常都認為自己是偵辦刑案的人,緝捕歹徒的人,它是一個執法的象徵,所以相對的,也比較不認為,自己可能變成歹徒下手的目標,這個要從心理上的基本建設。」

如同學者的分析,王家兄弟一方面掌握員警的疏忽,而且早就計畫奪取警槍,遂行搶劫銀行的意圖,只是在兄弟倆行動前,警方已經早一步將他們繩之以法。破案的關鍵,就在一枚被燒毀的身分證殘角,透過科學鑑定,得以讓警方密切掌握兩人的行蹤。既然兩兄弟已經坦承犯行,那麼最重要的行兇工具,和警槍的下落,又在哪裡?

圖/TVBS
兇嫌:「這邊這個山山坡。」

警方:「相機呢相機呢好好好,我們自己有拍嗎都拍了,證物袋證物袋,我們的相機呢誰來拍。」

順利找到兇刀和警槍,全案到此水落石出。另一方面,王柏英和王柏忠,也向警方還原作案經過。

遇襲員警張大皞:「我是帶著全罩式安全帽嘛,然後就有一隻手,就包住我那安全帽,那個眼罩的部分,就是我脖子後面這個地方,好像有被東西抵住,那我當時不曉得是什麼東西。」

時任汐止分局副分局長廖東順:「歹徒他行兇的這個動作相當俐落,看到我們同仁,就一個一個對一個啦,然後就從後面勒住脖子以後,開始砍殺,那動作相當的快,那前後時間不到一分鐘。」

遇襲員警張大皞:「我就準備要握我的槍嘛,我本能我要反應,我要保護我的槍,然後但是我跌下沒多久的時候,我好像眼睛看不清楚,眼睛看不清楚,然後全身突然沒力氣。」

圖/TVBS
目擊民眾:「我在裡面我的孫子就叫我,阿嬤有人在打警察這樣啦,我就出來看一下,就看到他們(兇嫌),把他(員警)壓在地上打,兩個啊嗯兩個打兩個。」

記者:「怎麼打。」

目擊民眾:「就這樣,我遠遠看他(兇嫌)的手,這樣搥下去,也不知道是用刀還是徒手,我不知道。」

遇襲員警張大皞:「洪重男那時候他就倒在那個,倒在那機車旁邊機車旁邊,然後靠著牆壁,然後整個人這樣趴著。」

銘傳大學犯罪防治系系主任黃富源:「國外的案例跟統計數字是,兩個警察一起出勤的時候,又會彼此之間有互相倚賴,結果發生危險的頻率,比單獨一個單崗,又是一個單警巡邏還危險,那這個勤務的設計,跟勤務上面的提示,這是我們出警前,很重要的一些教育訓練。」

確實如此,汐止殺警奪槍案發生之後,警政署立即通告所屬單位,要求員警執勤時,必須穿著防彈背心,並且隨時變換巡邏動線,確保安全。

殉職員警洪重男母親:「縣長啊我的兒子啊。」

只是對殉職員警洪重男的雙親來說,這樣的變革來得太遲,儘管兇手王柏英和王柏忠分別被判處死刑和無期徒刑,卻再也換不回洪重男寶貴的生命。

最HOT話題在這!想跟上時事,快點我加入TVBS新聞LINE好友!
更新時間:2019/08/17 23:32

你可能會喜歡

人氣點閱榜

看更多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