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網頁上方

曾百分百汙染 二仁溪死亡與重生的代價

記者 秦綾謙 / 攝影 潘郁文 報導
發佈時間:2018/04/24 22:37
最後更新時間:2018/04/24 22:37

TVBS「河川變色,水危機」調查報導,繼續主播秦綾謙攝影潘郁文,今天帶您走訪二仁溪,民國70年代開始出現的廢五金、煉熔業以及電鍍業,任意排入廢水,使得二仁溪成為全國汙染最嚴重的河流,甚至被稱為「台灣的黑龍江」。一條河流的死亡與重生,需要付出多少心力與代價,光是把整條二仁溪所有電子廢棄物清掉,就花了約20億元。


圖/TVBS

 
見證二仁溪過去現在,來到這條被形容是台灣最戲劇性的河川二仁溪。

長榮大學河川保育中心主任洪慶宜:「他們不相信,只要大家提到二仁溪它都是汙染的。」

圖/TVBS

以前從1970年代開始,被廢五金、工業廢水汙染的二仁溪是長這樣的。
 

台南社大理事長黃煥彰:「像這個是溝渠、這個廢酸偷排,紅色的,然後這個是你看鴿子長腫瘤。」

而現在的二仁溪充滿綠意,以前資料畫面中,二仁溪的支流三爺宮溪,溪水顏色變成黃褐色的濃湯。汙名遠播、台灣黑龍江,以前的二仁溪和支流三爺宮溪又黑又毒,還被稱為「台灣的黑龍江」。

理事長黃煥彰:「這個是我把魚放到那個三爺宮溪的水裡面,那個黑色的水下去以後魚一分鐘就死掉。」

理事長黃煥彰:「你看這個堤岸上都電子廢棄物,這個就是二仁溪跟三爺宮溪交界的地方,這是光天化日之下不是晚上,這是白天,這是河黑成這樣。」

現在的二仁溪,休閒又能兼具環境教育意義。

主任洪慶宜:「所以其實當你改變環境的時候,你其實可以用另外一個方式親近環境,然後也可以做很多的環境教育,我們把一些生物的圖鑑放在這個地方。」

二仁兩岸重金屬汙染,以前的二仁溪更可怕的是兩岸還堆滿了電子廢棄物。
 

理事長黃煥彰:「這個是2007年的時候,他們要做工程,結果挖下去的時候都是電子廢棄物,那個埋了30年以後,你看這個很多的那個重金屬就溶出來,就流湯然後就粉末。」

而現在,我們再到同一個地方景致完全不一樣,跟著洪慶宜和黃煥彰,兩位當年力推二仁溪整治的教授,一個帶我們到現場、一個透過珍貴的幻燈片紀錄,我們像擁有任意門,在過去與現在兩個次元裂縫中不斷穿梭。

理事長黃煥彰:「其實兩岸的印刷電路板非常多,這個是在靠近高雄縣的這一岸,後來這樣子我們從地面上垂直挖下去,大概有將近六米深,這個是同樣位置的現在,那這塊就是你們去看的那個彈塗魚,彈塗魚那塊之前是這樣子。」

漫漫長路二仁溪復育,這讓我們看得更清楚二仁溪的改變有多大,當年滿是廢五金還有電子廢棄物的河岸,現在是這一大片白砂崙濕地,復育著紅樹林、招潮蟹,還有數量多到會打架。

二仁溪如何從一條瀕死之河甦醒重生,憑著的是這些有志之士督促政府,一點一滴愚公移山。
 

理事長黃煥彰:「然後我們早期的時候,大概每隔兩年或者是換一個新的署長的時候,他就會展現一下魄力好把這塊清掉,啊這塊清掉以後我們再找另外一塊,一直開記者會,一直找人來看,2、3年他又清掉那塊,後來是最有趣是97年,97年因為那個水利署要做堤岸,結果他做堤岸的時候,他要動工的時候,個整個兩岸各3公里,全部都電子廢棄物你知道嗎?那時候環保署還打算說,做堤岸的時候就把那些電子廢棄物用水泥,像掩埋場一樣就蓋起來,我們就不要,所以我們那時候,其實我們那時候動員很多志工,我們兩天去跟它錄影一次。」

由長榮大學一手打造的二仁溪生態環境教室,記錄的就是這條溪流的改變,牆上貼著17年前的剪報,而報導中這位看盡二仁溪悲歌的漁民葉慶良現在呢?他還是守著二仁溪,只是感觸更加唏噓。

二仁溪當地漁民葉慶良:「我小時候譬如說你來,我現在就可以去二仁溪抓海產請你,以前就是這樣,那後來呢?後來就是我們的工業,我們經濟一直在發展的時候就變成黑龍江,水差不多像我們醬油一樣那麼黑,那這幾年看起來呢?這幾年看起來還是很差,跟以前比不上了,不過慢慢有進步了,不過要恢復到最早以前是不可能了。」

重生二仁溪新傷口,雖然兩岸的重金屬廢棄物都已清理掉,生態也慢慢復原,但被汙染了30多年的河川,要再回到魚蝦能吃的那段日子,還不知道要等到何時,而且現在的二仁溪也還有新的汙染。

下游會匯入二仁溪的這條港尾溝溪疏洪道,曾被當時的台南市長賴清德形容是繼安平運河之後,能讓台南民眾親近的第二條運河,可是2014年啟用之後,不到兩公里外的台南看守所大量生活汙水直接排入,卻把運河變成了骯髒的牛奶河。

主任洪慶宜:「最主要這一條沒有源頭,所以所有的水就是流進來之後,很緩的流動就會造成這個情形,上面已經變成黑黑一顆一顆一顆是什麼,黑黑的大部分那是一個現象,就是它厭氧沒有氧氣,它就會沼氣發散,所以它就會浮上來,因為跟那個豬屎的便便是有點像。」

洪教授從2015年就開始把這段河道的水質監測結果,交給環保局及台南看守所,他們也允諾要立刻改善,2017還說要蓋汙水處理廠,可是相繼跳票,也難怪教授說的心酸,不知道要等幾年這條港尾溝溪疏洪道才有可能真正改善。

另外,我們再到二仁溪的下游趕潮河段。

圖/TVBS

主任洪慶宜:「即便二仁溪它變乾淨了,但是它還是有不同的問題,中上游養豬業還是滿多的,過多的汙染進來,氮跟磷過多,它就會產生這個現象。」

河川優養化、生態殺手,一環扣著一環,畜牧或生活汙水讓水中氮跟磷過多,造成的優養化現象又使得水芙蓉大量蔓延。

主任洪慶宜:「大概從中洲這個河段全部都是這些水芙蓉,它存在不去理它的時候會造成的問題是,它死掉還會沉降下來,然後就會造成更多汙染。」

環保署水保處長葉俊宏:「二仁溪的汙染最近十幾年來整治已經有大幅改善,在民國90年的時候,二仁溪大概百分之百是嚴重汙染,那目前二仁溪的嚴重汙染已經降到大概20%左右。」

當二仁溪告別了舊汙染有機會重生,但總是健忘的人類,卻又造成了新的問題和汙染,現在的二仁溪還是有畜牧和工業廢水,再加上空拍畫面清楚看到,河道有好幾段都變成綠色,或被白色乾枯的水芙蓉大範圍占據,不要以為這樣很美,其實已經讓二仁溪看不到水面,這會阻礙水流妨害排水,就怕接下來颱風季節將氾濫成災,政府可別坐視不管。

最HOT話題在這!想跟上時事,快點我加入TVBS新聞LINE好友!

河川變色水危機

#河川#汙染#二仁溪#重生

分享

share

分享

share

連結

share

留言

message

訂閱

email

延伸閱讀

你可能會喜歡

人氣點閱榜

網友回應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

0.1024

0.0279

0.13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