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網頁上方

巴黎恐攻炸彈客 遭判無期.法國最重刑

記者 王德愷 報導
發佈時間:2022/06/30 19:49
最後更新時間:2022/07/01 10:11

6月29日在法國巴黎有一場重要的宣判,歷經6年半的等待,超過9個月的漫長審理,2015年奪去130條人命的巴黎恐怖攻擊,唯一活著的自殺炸彈客面對判決。法國早已廢除了死刑,所以這名32歲嫌犯阿布岱斯蘭(Salah Abdeslam)被判無期徒刑,至少30年後才能申請假釋,已算是法國法律能給的最重刑罰。許多罹難者家屬與當時受傷的倖存者,到場旁聽,有人滿意判決,也有人這時才發現,判決無法真正療癒內心的傷痛。

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2015年奪走130條人命的巴黎恐怖攻擊案,唯一生還的自殺炸彈客阿布岱斯蘭(Salah Abdeslam) ,29日在巴黎聽審。

 

2015年巴黎恐攻受害者 莫可諾:「我是11月13日法蘭西體育場恐怖攻擊的受害者。」

2015年11月13日晚上,莫可諾帶著兒子與表弟,去巴黎北郊聖但尼的法蘭西體育場,看德法足球對決賽。3名自殺炸彈客引爆炸彈,炸死了表弟,炸傷了兒子,他則從此得坐輪椅。當晚巴黎恐怖攻擊總計造成350人受傷。同一個晚上,恐怖組織伊斯蘭國襲擊大巴黎地區六個餐飲娛樂場所,最可怕的攻擊發生在巴塔克蘭劇院內,歹徒挾持參加搖滾音樂會的觀眾,與警方對峙,最後造成90人死亡。執行自殺炸彈任務的9名嫌犯,不是自爆而亡,就是遭警方擊斃,阿布岱斯蘭是唯一活口。法庭內外擠滿了旁聽的倖存者,或罹難者家屬。

2015年巴黎恐攻罹難者父親 沙林那:「最後他(凶手)請求原諒,還哭了。我覺得不可能給他赦免,不可能的,因為他沒有...我覺得他沒表示真心悔意,但這是原諒的條件。」
 

沙林那失去了28歲的寶貝女兒蘿拉,2021年9月他第一次旁聽時,凶嫌阿布岱斯蘭毫無悔意,等於讓罹難者家屬受到二次傷害;阿布岱斯蘭當時聲稱自己辭去工作,專心追尋當個「伊斯蘭聖戰士」。

 巴黎警方 (2015.11.14) :「 跪下!讓我看到你的背面!」

阿布岱斯蘭企圖逃回出生地比利時,最後依然被捕,警方說是他的自殺炸彈背心故障,所以他扔下背心逃走。9個月的審理期間他改口,說自己是「基於人性」沒有引爆炸彈。法國已廢除死刑40年,無意外地,阿布岱斯蘭得到最重的無期徒刑判決,想申請假釋也得等30年。

2015年巴黎恐攻罹難者父親  沙林那:「但...是啦,我覺得似乎他腦袋裡有些東西不一樣了。」

相信冷血凶手有了悔意,也許是仍對人性抱有希望。旁聽民眾有些對判決滿意,畢竟這是法國法律能給予最重的刑罰,無論阿布岱斯蘭在法庭上是真心悔過還是演戲假哭,接下來的人生都只能在獄中度過。

2015巴黎恐攻罹難者父親  杜佩宏:「受害者們等待的賠償,是在於審判怎麼進行的,能否讓受害者有機會在庭上表達並宣洩,他們所受的痛苦折磨。」

六年半後,涉入恐攻案的19名被告分別遭判2年到無期不等的徒刑,沒人能逃過。
 

巴黎恐攻受害者協會主席/倖存者 德努佛:「當然這算正義,但正義也無濟於事。正義只是符合法律原則,不能治療任何事。」

活著的人要平撫傷痛很難,法國的伊斯蘭群體也花了許多心力要洗刷汙名。包括阿布岱斯蘭本人,都是在比利時或法國土生土長,後來被伊斯蘭國洗腦吸收,根本算是法語系國家「自產」的恐怖分子,共同點是他們都處於經濟與社會地位相對弱勢的少數族裔,雖不到無法生活,但伊斯蘭國給的誘因更大。

巴黎恐攻倖存者 費契爾:「這(判決)是個明確的訊息,發給所有受極端伊斯蘭主義誘惑的人。」

時移事往六年多過去,法國政治版圖變得更加族裔對立,也更多元,歐洲面臨了新的烏俄戰爭。巴黎恐攻中的倖存者與罹難者家屬,內心的戰爭也還在進行。

巴黎恐攻受害者協會主席/倖存者 德努佛:「我會花點時間坐下來,放鬆,察覺自己感受如何。畢竟這是6年半來的日常了。」
 
 
 
 
#巴黎恐攻#巴黎審判#巴塔克蘭

分享

share

分享

share

連結

share

留言

message

訂閱

email

你可能會喜歡

人氣點閱榜

網友回應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

0.0620

0.0292

0.09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