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網頁上方
關閉氣象
pm2.5_icon
PM2.5值 11低
02/23
星期二
天氣圖示
18°
25°
02/24
星期三
天氣圖示
18°
25°
02/25
星期四
天氣圖示
18°
22°
02/26
星期五
天氣圖示
17°
23°
02/27
星期六
天氣圖示
17°
25°
02/28
星期日
天氣圖示
19°
26°
把握連假第2天多雲到晴!   週二開工日轉有雨
smart banner
下載TVBS APP

即時掌握完整新聞資訊

下載
台北市
º - º
climate icon

義大利疫情起源地 走過一年恍如隔世

記者 書雨卉 報導
發佈時間:2021/02/22 19:57
最後更新時間:2021/02/23 10:30

一年前歐洲傳出的第一起新冠確診案例,發生在義大利,而且還是當地人想都想不到,北部一座16000人口的寧靜小鎮,從爆發、封城到迅速蔓延,居民回想當時,餘悸猶存;當地傳承三代的一間汽車零件製造商,同樣歷經了負責人、員工親屬因感染新冠病毒逝世,親訴過去一年來的心路歷程。

圖/達志影像路透

在紀念碑前放上花圈,場面肅穆凝重,一年前的今天,歐洲第一起新冠病毒確診例,就從這所醫院傳出。

 

義大利倫巴底大區區長 方達納(Attilio Fontana):「這是一個能讓我們記得,義大利經歷過苦難、犧牲的第一個紅區。」

醫院位於義大利北部,一個距離米蘭60多公里,叫做「科多尼奧」的寧靜小鎮,而最開始察覺到異狀的,是這兩名女醫師。

醫師 里奇芙緹(Laura Ricevuti):「我們一致認為,第一起確診是不可能出現在這座小鎮的,但在現實中確實發生了。」

2020年2月,她們發現自己治療的一名38歲患者,出現奇怪的高燒,決定要跟隨直覺,為他進行新冠病毒篩檢,結果確診陽性。

醫師 里奇芙緹:「真的不敢相信,我們都以為是一個距離很遠、在中國大陸發生的問題,結果已經在身邊出現,可能2月20日之前就有了。」
 

所幸兩名醫師有所警覺,立即將該位病患隔離,所有醫護人員也通通套上防護裝備,整個團隊安然無恙,但病毒卻已迅速蔓延。

醫師 瑪拉拉(Annalisa Malara):「一開始,我和所有人都希望,能將病毒縮小到只有幾個人,但幾個小時過後,好多人帶著相同症狀來到急診室,而幾天之後,病毒很明顯地,已在人群中散播開來。」

就在第一起確診消息傳開的隔天,街上盡是士兵鎮守,管理人員進出,整座小鎮共16000位居民,立刻進入封城狀態,當地企業當然也無法倖免,這家汽車零件製造商,是家族事業,在當地已經傳承三代,知名大廠包括法拉利、BMW等,都有使用他們的零件。

汽車零件製造商市場總監 法爾奇緹(Maria Vittoria Falchetti):「2020年2月21日早上,鎮上瘋傳他們發現了『零號病人』,但我們仍平靜地工作一整天,直到晚上我們收到通知,所有人包括我們的事業都進入封城。」

雖然3月9日,工廠重啟,近三成的員工也回到工作崗位,但一個多星期後,卻相繼傳來噩耗,包括該公司的負責人,以及生產線經理的母親,都在一周之內,感染新冠病毒去世。
 

汽車零件製造商生產線經理 卡頌(Angela Cassone):「我母親得新冠過世,我也得了,因為被母親傳染,就連我們的負責人,是在一年多前的3月6日病逝,我母親是在8日病逝,我切身經歷這一段。」

員工們除了身心上飽受煎熬,頭兩周的封城措施,也讓業者損失近1億歐元,相當於34億台幣的獲利。如今一年過去,小鎮的確診例已經下降到只有21起,但居民心中的恐懼,依然沒有消散。

酒吧業者 卡瓦莉(Emi Cavalli):「當時不停有救護車穿梭,這是一段令人發寒的回憶,因為每兩分鐘你就能聽到救護車很響亮的警報器經過。」
記者:「直到今天還會害怕嗎?」
居民:「是的,還是會怕,因為還沒結束。」

不過這段灰暗的期間,也有讓人看到希望的時候。
 

小學老師 東尼歐洛(Marzio Toniolo):「我叫做東尼歐洛,36歲,是一名小學老師,一年前我住的地方爆發新冠疫情,是義大利,也是歐洲第一個爆發的地點。」

自第一波封城後,這名平時就喜歡攝影的小學老師,就不斷將日常生活拍成照片,上傳到社群平台,沒想到引來國際媒體路透社的注意,而記者和攝影,成了他新的職業。

小學老師/攝影記者 東尼歐洛:「這張是我最有感的一張,因為它述說著,在一個最不尋常的時期,上演著最平常不過的時刻。」

把興趣運用在工作上的,還有突尼西亞這名醫生,一身防護裝備包得密不透風,手上的小提琴可不能少,邊走邊讓美妙的旋律,迴盪在每一間病房裡,這位醫生認為,音樂一樣也是治療方式之一。

突尼西亞醫師 西亞拉(Mohamed Salah Siala):「我的目標就是用音樂,幫助心理狀態不佳、受孤獨所苦的新冠病患,因為孤獨是頭號敵人,我之前就曾在世界癌症日,演奏音樂給癌症病患聽,幫助他們放鬆。」

如今一年過去,新冠病毒已在義大利,奪走超過95000條人命,是歐洲死亡人數第二高,卻也悄悄成了不少義大利人,出走城市的契機。

布里安扎新住民 芙瑞吉亞洛(Elisabetta Freggiaro):「我們原本就有考慮要搬到城市外居住,但由於之前無法在家工作,就沒有行動,如今新冠疫情給了我們這麼做的機會,也謝謝有在家工作這個選項,讓我們做出這項決定。」

這個家庭是在去年十月,義大利爆發第二波疫情期間,從米蘭舉家搬到阿爾卑斯山脈山腳下,一個叫做布里安扎的郊外。

布里安扎新住民 芙瑞吉亞洛:「一開始,在去年3月的時候,當時比較擔心疫情,雖然現在還是會有點怕,但比較減弱了,我們現在比較害怕,一座城市的改變,慢慢失去它原本的核心價值。」

而這麼想的不只有他們這一家,根據米蘭的戶籍登記處,自去年2月,當地共流失13000位居民,部分是因為死亡、低出生率,另外則是出走的家庭,尋找更適合養育小孩的地方。

聖朱廖新住民 塞拉倫加(Paolo Serralunga):「有那麼一些時刻,是生活在大自然中,一個更能達到平衡的環境。跟大城市比起來,我認為這是無價的。」

新冠陰霾尚未散去,但新的生活方式已在逐漸形成。

最HOT話題在這!想跟上時事,快點我加入TVBS新聞LINE好友!
#義大利#新冠#確診#科多尼奧#封城#汽車零件#小提琴#攝影

延伸閱讀

你可能會喜歡

人氣點閱榜

編輯推薦

網友回應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