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_icon
PM2.5值 10低
07/06
星期一
27°
32°
07/07
星期二
27°
32°
07/08
星期三
27°
32°
07/09
星期四
27°
32°
07/10
星期五
27°
32°
07/11
星期六
27°
32°
炎熱!指考最後一天防中暑 留意午後雷陣雨
>
下載TVBS APP

隨時掌握完整的時事新聞!

下載
  • 17
  • Apr
  • 2020

追病毒源如犯罪調查 伊波拉找宿主 20年確認蝙蝠起

記者 林佳妮 報導

2020/04/17 20:00
圖/畫面提供 公視主題之夜 追病毒源如犯罪調查 伊波拉找宿主 20年確認蝙蝠起
圖/畫面提供 公視主題之夜

新冠肺炎的宿主到底哪裡來?到底和哪種動物有關? 是否是人工製造?這些問題,目前許多頂尖科學家都在與時間賽跑尋找解答,而從伊拉波、SARS、H7N9禽流感病毒到中東呼吸症候群MERS冠狀病毒,科學家這些年來如何破解這些疾病的源頭?《公視主題之夜》本周選播的紀錄片將為我們揭密,破解這些疾病從何而來的過程就像警探辦案,最怕的也就是鎖定了錯誤的線索,曠日廢時,甚至可能成了「無頭公案」。

紀錄片《流行病:看不見的威脅》:「醫生,這是給你的禮物。」

 
弗朗斯維爾國際醫學研究中心(CIRMF)分子病毒學家 蓋亞·達倫·馬岡戈/紀錄片《流行病:看不見的威脅》:「喔,這隻已經在這裡很久了,不行不行,要戴手套碰牠才行。」
紀錄片《流行病:看不見的威脅》:「手套?不用擔心伊波拉病毒,這裡沒有伊波拉病毒。」
弗朗斯維爾國際醫學研究中心(CIRMF)分子病毒學家 蓋亞·達倫·馬岡戈/紀錄片《流行病:看不見的威脅》:「我們正想要搞清楚這件事。」

深入叢林抓蝙蝠,可不是要宰了烤來吃!他們是在尋找伊波拉病毒的宿主。

弗朗斯維爾國際醫學研究中心(CIRMF)分子病毒學家 蓋亞·達倫·馬岡戈/紀錄片《流行病:看不見的威脅》:「已經發生一些研究者感染的案例,主要是去洞穴探勘的洞穴學家。」


經過二十多年的研究,科學家終於確定,蝙蝠是伊波拉病毒的宿主,即使確定了也無法鬆懈,必須定期進行病毒監測。
 

弗朗斯維爾國際醫學研究中心(CIRMF)分子病毒學家 蓋亞·達倫·馬岡戈/紀錄片《流行病:看不見的威脅》:「所以網子應該要掛在這裡,整個區域都要覆蓋。」

他們打算用網子堵住洞穴的出入口,接著進入洞穴,逼迫蝙蝠進入陷阱。

弗朗斯維爾國際醫學研究中心(CIRMF)分子病毒學家 蓋亞·達倫·馬岡戈/紀錄片《流行病:看不見的威脅》:「我們現在在洞穴深處。」
紀錄片《流行病:看不見的威脅》:「對。」
弗朗斯維爾國際醫學研究中心(CIRMF)分子病毒學家 蓋亞·達倫·馬岡戈/紀錄片《流行病:看不見的威脅》:「實在太妙了。」

定期監控絕對必須,是因為過去二十多年來,伊波拉──這種具高度傳染性且致死率高達90%的病毒,多次神秘消失,爾後又重出江湖,而且一開始,被鎖定的頭號嫌疑犯不是蝙蝠而是靈長類。
 

弗朗斯維爾國際醫學研究中心(CIRMF)發展研究院資深研究員 艾希克·勒華/紀錄片《流行病:看不見的威脅》:「1996年加彭爆發第二次伊波拉流行病,有些孩童在森林找到一隻死掉的黑猩猩,孩童們分屍黑猩猩,帶回村裡,當然,所有搬運和分割那隻黑猩猩的孩子都受感染,幾乎全都死於病毒。」

科學家繞了好大一圈才洗刷黑猩猩的冤情,當時為了破解伊波拉病毒從何而來,位於加彭的弗朗斯維爾國際醫學研究中心(CIRMF)在1997年設立這間P4最高防護等級實驗室。

紀錄片《流行病:看不見的威脅》:「這些是懷疑有潛在危險疾病的患者檢體。」

從伊波拉病毒到當前橫行全球的COVID-19冠狀病毒,科學家要破解它們從何而來,過程就有如犯罪調查的警探一樣。

生態健康聯盟主席 彼得·達薩克博士/紀錄片《流行病:看不見的威脅》:「這有點像犯罪調查,就像是追蹤線索,找到源頭到當時持槍的人身上,難處在於,必須慢慢追溯回去,在某個神奇的時刻,遇見第一個接觸到蝙蝠或駱駝的那個人,心中想著『就是他了』。」
 



抽絲剝繭,一步一步摸索著回溯到源頭,這種破案方式耗費時日,但新興病毒的對抗賽卻是分秒必爭,於是部分科學家可能不擇手段。

紀錄片《流行病:看不見的威脅》:「如果H5從實驗室逸出的話,我們就有大麻煩了,所以...」
鹿特丹伊拉斯姆斯醫學中心病毒學家 亞伯特·歐斯特豪思教授/紀錄片《流行病:看不見的威脅》:「但那是不可能的。」
紀錄片《流行病:看不見的威脅》:「對,那是不可能的。」

病毒!逸出?這可是近期最敏感的兩個詞彙啊!在這間荷蘭醫院的某個角落,研究者在2011年底創造了H5N1的變異體。

紀錄片《流行病:看不見的威脅》:「所以你那個新的著名病毒株存放在哪裡?」
鹿特丹伊拉斯姆斯醫學中心病毒學家 亞伯特·歐斯特豪思教授/紀錄片《流行病:看不見的威脅》:「那個... H5嗎?」

之所以刻意突變病毒,是因為擔心病毒會自然變異而變得更具傳染性,所以這些走極端路線的研究者決定跑得比病毒快。

鹿特丹伊拉斯姆斯醫學中心病毒學家 亞伯特·歐斯特豪思教授/紀錄片《流行病:看不見的威脅》:「我們利用這些變異病毒來測試,當流行病發生時,我們可以及早遏制疫情,或即便我們阻止不了,至少可以大量生產疫苗,(但)我絕對不會告訴你(H5)在哪裡,(以防)如果有人想要獲得這病毒。」

教授有自知之明,這種超前部署而人工變異病毒的方式,存在相當大道德爭議,而最大擔憂不外是一旦變得更強大的病毒逸出實驗室,甚至流入生物恐怖份子手中,後果不堪設想。

法國尼克醫院微生物學負責人 帕特里克·貝爾什教授/紀錄片《流行病:看不見的威脅》:「我個人非常反對這種實驗,這就像是要扮演造物主,為什麼要把原本不具威脅的病毒變異成高度傳染的病毒呢?」

反對派的科學家聯手阻止實驗室改造病毒株,但是在2013年,世界衛生組織解除了這種研究的暫時禁令。

法國尼克醫院微生物學負責人 帕特里克·貝爾什教授/紀錄片《流行病:看不見的威脅》:「研究者創造了『科學怪毒』,一種可能引發流行病的怪物,這讓人膽戰心驚,在中國,許多實驗室爆發與SARS相關的事故,有些實驗室甚至具備高防護規格,在過去的二三十年間,共發生將近四百五十起事故。」

時任世衛組織秘書長 陳馮富珍(2013年5月)/紀錄片《流行病:看不見的威脅》:「新型冠狀病毒是全球規模的威脅。」



在新冠肺炎疫情蔓延全球之際,這部《公視主題之夜》節目17日播出的紀錄片,帶領我們一窺科學家追溯病毒宿主以獲得解藥的過程,許多時候充滿艱難與危險,也可能遊走於道德邊緣,並且提出「防疫一體」這種未來防範流行病的新思維。

生態健康聯盟主席 彼得·達薩克博士/紀錄片《流行病:看不見的威脅》:「過去五十年來,我們看流行病的威脅,是以「人類能做什麼」的角度看待,而「防疫一體」模式可以讓人看到整體大局。」

大自然總是比人類更具創造力,人類強取豪奪其他物種生存空間的作為,一手鋪造了大流行的條件,與其拚命跑在病毒各種突變之前,或許更應重新思考瘟疫與人、動物及環境惡化之間的關係,才是長久之計。

《TVBS》提醒您:
因應新冠肺炎疫情,疾管署持續加強疫情監測與邊境管制措施,
如有疑似症狀,請撥打:1922專線,或 0800-001922
依指示配戴口罩儘速就醫,同時主動告知醫師旅遊史及接觸史,以利及時診斷及通報。

最HOT話題在這!想跟上時事,快點我加入TVBS新聞LINE好友!

你可能會喜歡

人氣點閱榜

看更多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