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_icon
PM2.5值 5低
02/17
星期日
15°
16°
02/18
星期一
16°
26°
02/19
星期二
17°
27°
02/20
星期三
18°
23°
02/21
星期四
18°
22°
02/22
星期五
17°
22°
周六日各地溫降 轉涼到稍冷
>
下載TVBS APP

隨時掌握完整的時事新聞!

下載
  • 06
  • Feb
  • 2019

能不能出生當你小孩?生命選擇重思量

記者 林佳妮 報導

2019/02/06 20:04
我們常說「人不能選擇父母」,但是在某些情況下,父母卻選擇子女,或者說是淘汰子女,這全賴越來越進步的產檢科技,當孕婦做產檢時發現胚胎有問題,就會陷入該不該保留孩子的困境,如果準媽媽沒做產前檢查,可能會受到社會規範的檢視甚至批評,當孩子出生便有疾病或殘疾,也會有人質問「這難道不能預防嗎?」或是「這樣子孩子會造成國家、社會多大的財務負擔啊?」只是,這種科技背後的優生學思維,是維持社會進步與發展,抑或是扼殺人性、良心的法西斯思想?接下來的這部紀錄片,提供我們一個深思的機會。
圖/giloo紀實影音提供

紀錄片 《我可能不會生下你》:「這運作的很好。」
紀錄片 《我可能不會生下你》:「是吧?」
紀錄片 《我可能不會生下你》:「看!」
紀錄片 《我可能不會生下你》:「我幫你把竿子移低一點。」
紀錄片 《我可能不會生下你》:「我變快了。」
紀錄片 《我可能不會生下你》:「快多了,這樣你可以比較容易抓住。」

「七坐、八爬、九發牙」,90%的寶寶在14個月大時就能獨自行走,而當您看到這個孩子這麼大了還在學步,會覺得他是開心還是傷心呢?

紀錄片 《我可能不會生下你》:「你覺得如何?。」
紀錄片 《我可能不會生下你》:「很好。」
紀錄片 《我可能不會生下你》:「走路的感覺很好。」

因為能走而開心的男孩,他和其他殘疾者的命運,卻經常被人與痛苦、折磨畫上等號,在科技發達的現代,他們的命運還多了另一種可能,這種可能讓他們的死亡日期比出生日期還要早。

紀錄片 《我可能不會生下你》:「我覺得殘疾是一面鏡子,映照出我們不想看見的事物,我們的不完美,以及我們的脆弱,在殘疾者出生後,我們只能減緩不便,或給予幫助,不可能治癒,但在出生之前,我們有第三個選項,我們可以選擇殺戮。」

胚胎被當作工廠生產線上的規格化產品,一旦品管檢查被發現異樣,還沒組裝出貨前,就能遭到淘汰,差別在於胚胎的形成並非在冰冷的廠房內。

紀錄片 《我可能不會生下你》:「我們不停地做愛,然後秋天我發現我懷孕了,懷孕五個月時,我的婦產科醫生問我想不想做斷層掃描,我想『就照吧,有什麼不可以的』,97%的孩子都是健康的,沒理由我的孩子會是那3%,醫生一開始只看著掃描,沒說任何話,然後她小聲嘀咕著,最後終於說,『腦部的水太多了』,她判斷為腦積水(水腦症)。」

水腦症是一種腦脊髓液循環失常、大量堆積在腦部的疾病,會造成腦室擴大受壓迫,損害到腦神經組織;瞬間,一首即將迎接家庭新生命到來的謳歌,變奏為兩難抉擇的悲歌甚至是輓歌,如果是您,當孩子已經能在母體外生存時被發現異狀,您會選擇生下它還是「優生墮胎」?

母親/紀錄片 《我可能不會生下你》:「我心想,『它都已經這麼大了,我不能殺掉我自己的孩子』,當時我已懷孕六個月,我不想做抉擇,因為我不知道如何是好。」

男醫生/紀錄片 《我可能不會生下你》:「如果孩子出生便有疾病或殘疾,人們也會問『難道這不能預防嗎?』,這樣的孩子將造成(國家社會)多大的財務負擔?」

父親/紀錄片 《我可能不會生下你》:「我們想像著日常生活,一些非常簡單的事情,像是吃飯,睡覺,穿衣服,出遊或是拜訪朋友,我們能夠和我們的孩子做這些事嗎?」

女醫生/紀錄片 《我可能不會生下你》:「如果掃描結果異常,幾乎所有的母親都會選擇墮胎,我不確定確切的統計數字,但我想應該超過90%。」

紀錄片 《我可能不會生下你》:「洗洗你的額頭……,洗得乾乾淨淨,等等。」

這部奧地利紀錄片以畫外音傳遞不同身分的經歷與看法,包括母親、父親、不同性別與專業的醫生,簡約而冷靜地凝望著從醫院擴及到醫療、教育、娛樂和生老病死的各個角落,讓觀眾去思考當代社會如何形塑生命、健康與發展所衍生的道德問題,人能以「優生」作為標準來選擇家人,或說是淘汰下一代嗎?

紀錄片 《我可能不會生下你》:「街上有……很多車。」
紀錄片 《我可能不會生下你》:「開車……。」
紀錄片 《我可能不會生下你》:「開了。」
紀錄片 《我可能不會生下你》:「對了!」

紀錄片 《我可能不會生下你》:「這關乎人是否可以選擇自己想要的孩子,這才是真正危險的地方。」

紀錄片 《我可能不會生下你》:「納粹種族優生學和現代醫學之間,最重要的區隔是,當時殘障的人在出生之後會被殺死,而現代醫學則在嬰兒出生前採取行動,在當時被殺的是人,現在被殺的是胚胎,胚胎並不是人,雖然有時候它們被當作人, 最終我們有了『生物階級制度』,我們可以決定誰得以存活。」

紀錄片 《我可能不會生下你》:「不要急,慢慢來。」
紀錄片 《我可能不會生下你》:「很好。」
紀錄片 《我可能不會生下你》:「覺得我好像做錯了什麼。」
紀錄片 《我可能不會生下你》:「你在做什麼?就是這樣,跨一大步,太棒了!」

何謂正常?何謂殘疾?兩者可以說都是相對的、被建構出來的概念;科技能讓父母在孩子出生前,就知道他是否健康,以及決定是否生下他,然而同時,科技也能給予這些不一樣的孩子在醫療、學習與生活上更完善的協助,導演沒有提供標準答案,卻是帶領觀眾直視人類標準化、單一化的缺陷與貧乏,進而省思國家與社會是否足夠健全、富足與文明,一視同仁地對孩子與家人伸出援手,讓父母,尤其是母親,無須以優生之名,做出可能留下心靈創傷的另一種選擇。

紀錄片 《我可能不會生下你》:「這是一個沒有選擇的選擇,常被包裝為女人自由選擇的權利,但其實,她們是被迫作出抉擇。」

紀錄片 《我可能不會生下你》:「對了,看鏡頭。」
紀錄片 《我可能不會生下你》:「你好重。」
紀錄片 《我可能不會生下你》:「爸爸。」

最HOT話題在這!想跟上時事,快點我加入TVBS新聞LINE好友!
更新時間:2019/02/12 10:29

你可能會喜歡

人氣點閱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