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xx
xx
"
"
回到網頁上方

不甩職場規矩 日Z世代員工超做自己拒應酬

記者 彭惠筠 報導
發佈時間:2024/04/23 23:07
最後更新時間:2024/04/23 23:07

新冠疫情大大改變職場文化,就連一向是重視職場傳統和規矩的日本,也變得不一樣,比起在同一間公司做到老,Z世代上班族更傾向依照興趣,多嘗試幾家公司,下班後也懶得應酬,更重視個人休閒時間,不像中國大陸的「躺平族」回家啃老,日本青年在職場上變得更重視個人界線,也不像老一輩重視團體精神,而是把自己的喜好擺第一。

圖/達志影像路透社

 
充滿幹勁,為產品想文案,這位24歲的日本OL佐藤由紀,2022年畢業後,就到在知名的花王集團當公關。

日本花王集團員工佐藤由紀:「全部都要自己消化是滿辛苦的,不過我們公司現在的PR,可以用很多種方式去做宣傳,可以去思考要宣傳給哪些人,我覺得這樣的工作還挺有趣的。」

看似是個好的起點,大公司,工作內容多變不死板,但問題就是每天得至少加班2個半小時,

 
日本花王集團員工佐藤由紀:「(工作和休息)這兩件事,我都想好好珍惜,不過還是很難,常常工作到很累,一回家就睡了,這樣的生活其實是日常。」

工時太長,這過去幾乎是日本企業的常態,近年努力改善下,2022年還有9%的勞工,每週工時破60小時,等於一週五天平均工時12小時,但現在年輕人可不願意了,尤其在新冠疫情後

日本花王集團員工佐藤由紀:「該怎麼說呢,簡單講就是很不安定,薪水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漲或會跌,物價也是漲漲跌跌的,我想大家都抱持著,未雨綢繆的想法。」

疫情讓大家學到,一切都有可能瞬間改變,與其追求長期的穩定,不如就照著自己的喜好,隨興而至

日本花王集團員工佐藤由紀:「享受當下,就像去挑戰現在想做的事,要怎麼去過生活,現在已經變得很多樣化,我想這也是一種方式。」

選工作不以穩定為優先,更注重個人成就感和興趣,疫情期間的低度社交,解禁後也變成應酬大大減少,同事之間了不起一起吃頓中餐,下班就是個人時間,注重公私分界,宅在家看漫畫也好

日本花王集團員工佐藤由紀:「我從以前就一直不是會做長期計畫的人,就是去做當下想做的,當下想到就是這個的事情,為眼前的事情而努力。」

 
為什麼會和之前重視職場規範、忠誠度和傳統的前輩們,有這麼大的落差,其實是和大環境變動高度相關

新加坡CNA駐日本資深特派員石田三千代:「對他們(年輕人)來說,日本經濟是通縮薪資凍漲,他們只記得2011年東日本大地震,還有海嘯福島核災。」

沒經歷過日本經濟最輝煌時期,長年的經濟疲弱,澆熄年輕一代的職場野心,但又不像中國大陸的躺平族回家啃老這麼極端,

大陸網紅侯翠翠:「當時我就悟了,就別管是什麼樣的焦慮,別管是多大的壓力,反正不管怎麼講,人還是得知道知足,想要太多是不會快樂的,永遠都不會快樂的,朋友們你看看我身後,身後是什麼,身後是光明。」

大陸像網紅侯翠翠這樣,疫情時被解雇,乾脆回老家,樂當農家青年的大有人在,以東北亞國家來說,中國大陸青年失業率算是最高的,3月份(16-24y)15.3%,南韓1月份(20-29y)5.9%,日本2月份(15-24y)4.1%,而現在在南韓躺平族,也已經超過60萬人,

 
南韓啃老族宋蔡允:「趁著不工作我想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去旅行去看演出享受這段時光。」

20幾歲的宋蔡允,曾在麵包大廠產線工作,但認為工作枯燥乏味,做了兩年就離職,投了上百封求職履歷也沒找到工作,心灰意冷乾脆躺平休息,

南韓建國大學經營學系教授尹東烈:「其實很多中小企業面臨勞動力短缺,想招工卻招不到,韓國有必要針對這些空缺崗位加以分析,同時我們需要透過年輕人熟悉的,社交媒體等渠道,擴大就業服務。」

職缺和人才缺口對不上,成了南韓缺工的難題,而在東南亞,像新加坡更注重員工在職場的心理健康

LinkedIn區域會計經理MadushanAlwis:「我認為能在一整天的工作中,當你想要大腦淨空一下,或有點創意發想,騰個30分鐘到1小時的喘息時間,是很重要的。」

打造友善環境,免錢的運動瑜伽喝咖啡彈性工時,通通都是公司福利,甚至還有地產商,動用AI來找出員工在職場的痛點,畢竟員工、職場隨時在變,能留才,才是企業的生存之道。





 
#日本#Z世代#職場文化#個人成就感#工時

分享

share

分享

share

連結

share

留言

message

訂閱

img

你可能會喜歡

人氣點閱榜

延伸閱讀

網友回應

其他人都在看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

0.1409

0.0855

0.22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