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網頁上方

「只是想做我想做的事」 黎智英與《蘋果日報》的最後結局

記者 陳郁仁 報導
發佈時間:2021/06/23 18:41
最後更新時間:2021/06/23 18:43
香港《蘋果日報》在創報26年後宣佈停刊。(示意圖/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只是想做我想做的事」 黎智英與《蘋果日報》的最後結局
香港《蘋果日報》在創報26年後宣佈停刊。(示意圖/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香港《蘋果日報》在創報26年後,老闆黎智英被港府以《國安法》逮捕入獄,報紙高層被控「勾結外國勢力」,報社更因保安局凍結銀行戶口,被迫關門,香港新聞自由正式敲響喪鐘。黎智英身為億萬富翁,曾說過自己,「我這輩子賺的錢夠多了,幾輩子都花不完,只是想做我想做的事」,而他也因為這句話,追求他相信的政治立場,淪為階下囚,一手創辦的報社,也遭壓迫關門。
 
2014年6月,香港為了爭普選,發起「毅行」,號召民眾走上街頭,行遍香港的每一個大街小巷,呼籲港府實施普選。當時香港還沒有因為佔中事件爆發激烈的警民衝突,不過仍有上千民眾走上街頭,希望能在回歸後的香港,拿回少少的政治影響力。

 
 
而當時身為《蘋果日報》老闆的黎智英,也親身參與其中,且因為「毅行」是24小時的活動,晚間相對參與的人少,與白天動輒上百、上千人,深夜頂多只會剩下數十名年輕人與區議員,而黎智英,也正是這支深夜小隊的一員,每晚都準時報到,用他的雙腳,走遍這片他深愛的香港土地。
 
一天晚上因為天氣炎熱,參與毅行的一行人在公園歇息,黎智英看著在身邊休息的年輕人,回想起年輕時剛偷渡來香港打工的記憶,說著當時也是天氣很熱,大夥晚上就是鋪著草蓆,在馬路邊躺著睡覺,言談中透露出他對當年香港的嚮往。
 
又有一晚,下著傾盆大雨,黎智英與「夜行小隊」好不容易翻過一座山,時間逼近清晨,黎肚子餓得到處找茶樓想飲茶,大夥在茶樓外等開門,黎點了一大桌食物給大家吃,當時他被問到,「黎老闆,你為什麼會來參加這活動?」黎回覆,「我這輩子賺的錢夠多了,花也花不完,只是想做我想做的事」。
 
「毅行」最後並沒有達到普選的訴求,接著後來的佔中、訴求民主的抗議活動,黎與《蘋果日報》也幾乎是無役不與,期間黎智英還曾辭去集團相關職務,希望不要因為他的立場,影響旗下媒體運作,但最後《蘋果日報》仍無法擺脫與這波爭民主運動的關聯,遭港府出手凍結銀行戶口。
 
「只是想做我想做的事」,黎智英這句話,正巧為他之後參與佔中、爭取香港民主的過程做了最好的註腳,不顧公司因為反共被廣告商封殺,自己更被控「勾結外國勢力」、參與非法遊行,遭起訴關押,但他仍相信、堅持自己所做的一切,他認為香港接納了他,給了他一切,打從心底感謝香港,所以他不願意離開,選擇留下,這一切的結果,或許他也早已預料到。
 
 
香港蘋果日報今天結業。(圖/中央社)

為追求心中天堂偷渡香港 白手起家創立媒體帝國
 
黎智英算是白手起家的億萬富豪,小時候在廣州生活困苦,到處打工,曾在幫香港旅客搬運行李時,獲贈一顆巧克力,他吃下去,覺得天下怎有這種美味,認為香港一定是個好地方,所以在12歲就從大陸來到香港,在工廠打工,1981年靠著在股市中存的錢,開創了Giordano服裝店,且迅速在中國大陸和台灣擴張。
 
1989年的天安門事件,對黎衝擊很大,他還批評時任中國國務院總理的李鵬是「王八蛋」。這也導致Giordano遭到中國政治追殺,黎智英最後被迫賣盤,出清手上股票。
 
黎智英接著分別在1990年與1995年,香港97回歸前,創立《壹週刊》和《蘋果日報》,雖然走的是小報狗仔文化,但黎因為不畏懼當權者和財團的壓力,不接受關說的踢爆文化,走出一條路,更進軍台灣。
 
 
香港蘋果日報傳即將停刊。(示意圖/shutterstock 達志影像)

但面對網路時代的媒體衝擊,推行訂閱制失敗,加上立場上先天的政治不正確,廣告業務更是雪上加霜,台灣《壹週刊》被迫收刊,台灣《蘋果日報》也先後傳出多次賣盤和裁員,怎知最後先收攤的,卻是香港的《蘋果日報》。

香港蘋果停刊

#香港#蘋果日報#股市#黎智英#壹傳媒#國安法#爭普選#佔中

我要分享

share

我要分享

share

複製連結

share

我要留言

share

延伸閱讀

你可能會喜歡

人氣點閱榜

網友回應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

0.1368

0.0752

0.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