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_icon
PM2.5值 待更新
06/28
星期五
27°
35°
06/29
星期六
27°
35°
06/30
星期日
27°
34°
07/01
星期一
27°
33°
07/02
星期二
27°
33°
07/03
星期三
26°
32°
白天炎熱酷熱防中暑 陽光下防曬
>
下載TVBS APP

隨時掌握完整的時事新聞!

下載
  • 13
  • Mar
  • 2019

從傳統打鼓到電子應援 球迷熱情歷時不變

2019/03/13 11:14
圖/中央社 從傳統打鼓到電子應援 球迷熱情歷時不變
圖/中央社
中職30年,隨著時代演變,看台上的加油風格也很多變。早期應援偏日式,使用大鼓小號伴奏,以球迷喊聲為主,前統一獅啦啦隊長何信標說,職棒成立時,很多想法都以日本為導向。

這種應援方式,何信標說好處是球迷較易聽到自己的吶喊聲,參與感較多,他說:「因為現場音樂沒這麼大聲,變成彼此之間的指令、球迷的加油吶喊會更清楚一點。」

不過以前設備沒現在好,指揮者只能單靠麥克風擴音,發號施令效率不佳,尤其球迷人數眾多時,對啦啦隊長更是挑戰。何信標回憶,那時主要是用現場鼓聲節奏指揮,他舉例:「說蹦、蹦蹦,球迷就知道要喊嘿,因為現場都是樂隊在演奏,盡量都會簡短有力。」

中信兄弟啦啦隊長高大昌,已在觀眾席上帶領球迷22年。他指出,早期台式應援會有很強的凝聚力,他說:「因為有人味,應援不在於你做了多好聽的音樂,應援的魅力還是在於人。」

早期主客壁壘分明 球迷對抗性強

由於職棒早期主客場球迷是分坐在一、三壘側,壁壘分明,何信標就認為,那時球迷對抗性較強。他印象最深刻的是,職棒4年有場統一獅和兄弟象在台南的比賽,兄弟相當有名的球迷「江大帥」第一次跑到台南為兄弟加油。

何信標笑說:「我們這邊的球迷就看不慣,就跑過去叫他下來,說這裡是台南、不是台北,你來看球可以,不要在上面給我撒野,他後來就乖乖坐在那裡,之後就不敢來了。」何信標也說,以前不可能出現支持不同隊的球迷還比鄰而坐的景象。

高大昌則回憶,台北棒球場拆了後,兄弟象在新莊棒球場擔任主場居多,因此新莊成為象隊大本營,他笑說:「這對標哥(何信標)很不好意思,雖然那時候一、三壘壁壘分明,但我們人實在太多,尤其是假日,象迷都會滿到對面去。」

高大昌指出,職業運動本來就是兩邊衝擊,才會產生火花,「那種全力投入、捍衛自己球隊的時候,跟捍衛你的家人一樣,但比賽結束,大家激情完後,就各自回家。」

圖/中央社
●Lamigo桃猿電子應援 全猿主場引領風潮

傳統應援方式直到2013年產生變化,2012年底Lamigo桃猿去韓國釜山參加亞洲職棒大賽,領隊劉玠廷對樂天應援團長趙智勳的應援方式印象深刻,於是請桃猿啦啦隊長阿誠(邱信誠)設法瞭解電子應援,緊接著2014年更實施「全猿主場」,澈底改變了職棒原有的加油方式。

阿誠表示,「要從原本的東西跳到新的東西,需要一點時間讓大家接受,剛開始大家也沒有很看好,那時也沒想到能有這麼好的成果。」他指出,最初在前面跳舞帶動球迷時,大家當然會不知道在做什麼,但當時桃猿先用大眾較為熟悉的音樂,例如「內山姑娘要出嫁」,搭配簡單的動作,讓球迷易學好記。

阿誠認為球隊表現也是關鍵,伴隨著安打、全壘打出現時,「大家一歡呼起來,音樂一下,這樣就對了。」他進一步指出,剛開始引進電子應援時,恰好搭上經典賽與大咖洋將曼尼的熱潮,球迷回籠,中職新鮮感增加,因此很幸運地成功推行電子應援。

圖/中央社
其他球隊跟進 塑造不同風格

桃猿引進電子應援後,其他球隊陸續跟進,結果現在中職4隊都採用全主場和電子應援。高大昌坦承,剛開始看桃猿在嘗試時,「會覺得那個東西根本就不是應援,畢竟我們被日本文化薰陶這麼多年,可是如果你認為那是對的事情,堅持去做就會做好」。

雖然中信兄弟也引進電子應援,不過高大昌指出,因為兄弟有很長的文化,必須走出自己的風格,他當初與音樂老師討論時,音樂老師開玩笑說兄弟風格就是「義和團」。不過高大昌也說:「職業運動本來就應該這樣,必須要有很熱情、投入的風格,出去就是要嚇死人的那種,所以音樂會有點搖滾,很有力道的感覺。」

富邦悍將啦啦隊長ANU(王聖杰)則表示,因為他是從2015年才在義大犀牛擔任啦啦隊長,這對他來說也是一種優勢,「大家可能會說,還是比較喜歡傳統打鼓的方式,但我是沒有這種經驗的人,所以無法想像、無法去做跟以前一樣的東西,所以我就是把現在看到、聽到、學到的融合在一起」。

對ANU來說,從義大到富邦最有感的就是擁有全主場,也就是新莊棒球場。他說:「有屬於自己的環繞音響、球場燈光,有自己的歸屬感,球迷也更主動應援了,去年季後挑戰賽好幾次球員音樂播完了,球迷還自己繼續,氣氛很好。」

現在,何信標已退居幕後,獅隊啦啦隊長交棒給達平,不過何信標仍肯定電子應援。他說:「以前的方式比較原汁原味,但電子音樂是有新鮮感的,也更熱鬧,因為音樂一直放,現場球迷都聽得到,會比較活潑。」

時代演進刺激創新 體驗現場氛圍美好

阿誠認為,過去是美好回憶,現在則是不一樣的呈現,就像以前只有老三台可選擇,之後出現有線電視,現在更是有許多網路新興平台。「過去有過去的價值和美好,現在的刺激太多了,球迷也需要很多新東西,現在時代會更辛苦一點,要一直不斷創新」。

各隊啦啦隊長一致認為,不論應援方式如何變化,唯一不變的就是現場看球的獨特體驗,阿誠說:「一定要來到球場親自感受,對我來講,希望把大家都看成是第一次來。」ANU也說:「希望能把互動性加強,我會花較多時間去照顧安靜的球迷,每次球賽都會當大家是第一次到球場。」

高大昌則是以2015年用台東民謠、自己填詞的「原味兄弟」為例,「我就想嘗試以這樣的精神、凝聚力,來替球隊做一首歌,看台上有滿滿凝聚力、唱著我們自己的歌。」不論是傳統還是電子應援,高大昌想呈現的都是球迷強大聲勢,這只有進場看球才能體驗。

雖然現在全面改成電子應援與全主場,不過各隊客場在右外野時,仍會攜帶大鼓、小號等樂器,搭配搖旗吶喊,進行傳統式加油,形成全主場中難以忽視的亮點。就像何信標所說,傳統與現代各有利弊、沒有對錯,時代洪流中唯一不變的,就是球迷為球員加油的熱情。(中央社)

最HOT話題在這!想跟上時事,快點我加入TVBS新聞LINE好友!
更新時間:2019/03/13 11:14

你可能會喜歡

人氣點閱榜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