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網頁上方
關閉氣象
pm2.5_icon
PM2.5值 11低
09/21
星期一
天氣圖示
25°
30°
09/22
星期二
天氣圖示
24°
32°
09/23
星期三
天氣圖示
25°
33°
09/24
星期四
天氣圖示
26°
29°
09/25
星期五
天氣圖示
24°
29°
09/26
星期六
天氣圖示
23°
29°
越晚雨越明顯! 周六鋒面近、北台降雨機率高
漢堡按鈕
>
hamburger button
hamburger button
smart banner
下載TVBS APP

隨時掌握完整的時事新聞!

下載
tvbs logo
hamburger button
hamburger button
  • 03
  • Aug
  • 2020

我的一票選總統全因他! 鋼索上的李登輝變與不變...

記者 林上筠 / 攝影 謝賢熺 報導

時間圖示2020/08/03 21:02

現在台灣,你我一票都能選總統,歸功於李登輝主政時「不流血的寧靜革命」。這在歐美得歷經百年才能完成的民主改革,在李登輝手上只花了十年。他豪邁、霸氣、不服輸,嗆對岸、與美攻防,但他也差點被政變,他如何在國際放棄台灣的動盪90年代,巧妙出牌?來看李登輝走鋼索借力使力,他的變與不變。

圖/TVBS

 
總統李登輝(1996.5.20):「兩千一百萬同胞,為民主做了最佳的見證。」

總統李登輝(1996.5.20):「謹以至誠,向全國人民宣誓,從此統治國家的權力屬於人民團體,不是個人,不是政黨,中華民國萬歲,(中華民國萬歲)。」

《李登輝1995年訪美新聞》:「6月8日早上8點,李登輝總統的心情是忐忑不安的,因為他正在飛往雪城路上。」

他是中華民國第一位民選總統。

《李登輝1995年訪美新聞》:「這稱得上是歷史性上的一刻,李登輝總統不只是總統,更代表中華民國和台灣,美國雪城市長:歡迎李總統。」

 
中國視他為頭號公敵。

大陸央視電視台主播:「發射地對地導彈,根據大陸新華社公告。」

總統李登輝(1996):「那作秀啦,就是要嚇嚇你,看台灣人有志氣嗎,走出自己的路,自己決定命運。」

中國前總理朱鎔基:「能允許自古屬於中國領土的台灣從祖國分裂出去嗎,絕對不行。」

總統李登輝(1996):「不用怕啦,管你中共有多大,再大也沒比我老爸還大,(呵呵)。」

 
曾經是國民黨主席,藍營超強吸票機。

國民黨主席李登輝(1998):「我手牽馬英九啦,這表示一切,我支持他啦。」

綠營眼中的台灣民主之父。

前總統李登輝(2004):「有一天,我們一定可以大聲喊出我們國家的名,台灣,我是領導台灣的總統嘛,民之所欲,常在我心。」

縱橫台灣政壇30年,能在90歲壽宴上,藍綠要角跨黨派祝福,恐怕也只有老總統李登輝了。

 
前總統李登輝(2005.10):「啊乾杯喔,ㄟ,吳東昇你酒杯沒酒喔,我都有看到喔。」

一抹笑容,招牌戽斗。

資深媒體人周玉蔻:「他的意志力很強,他的執著力非常深,推動台灣民主過程,他可以軟硬兼施,中國不怕任何人,只怕我李登輝而已啦,我跟你講,我還要再活十年,跟他拚一下。」

他,是90年代台灣民主化重要關鍵,撐起戰術戰略交織的動盪年代。

《96年飛彈危機新聞片段》:「一聲聲巨響,一枚枚地對地導彈,噴著長長火舌,降落的時候還越過台灣北部上空。」

1996年,台灣第一次民選總統前10天,台海進入準戰爭,驚濤駭浪,大陸導彈目標距離高雄基隆不到三十英里,美國兩艘航空母艦開向台灣海峽協防,戰爭一觸即發。

中國大陸總理李鵬(1996):「台灣問題純屬中國內政。」

時任總統李登輝(1996):「台灣老百姓是不能被欺負的。」

《96年台股崩跌新聞片段》:「不斷報導中共軍方演習消息,指數四天之內跌掉一千多點。」

時任總統李登輝(1996):「只要大家團結合作。」

中國前國家總理朱鎔基:「不管誰上台。」

前總統李登輝:「你喊我就會怕嗎。」

中國前國務院總理朱鎔基:「絕對不能搞台灣獨立。」

前總統李登輝:「台灣又不是你的啊。」

中國前國務院總理朱鎔基:「都不能允許。」

前總統李登輝:「我不怕啦,台灣老百姓是有志氣的,有尊嚴的做主人。」

輝式直嗆,對內凝聚,對外攻防,像注入強心針,中國文功武嚇反倒成李登輝的最佳助選員。

最終,台灣人用54%的選票打贏了飛彈,告訴全世界台灣是個能直選總統,主權獨立的國家。

總統李登輝(1996.5.20):「我們要永遠捍衛民主這一條大道。」

有人批評李登輝將台灣置於如此危險地步,不過對他來說,台灣問題國際化,內政本土化,是他一直以來的目標。

時任總統蔣經國:「提名李登輝同志為中華民國第七任副總統。」

緊緊抿著嘴,蔣經國為什麼選擇李登輝,一個三芝長大的台灣孩子,早年受日本教育,美國取得農經博士學位返台,一日清晨,警總忽然上門抓人。

前總統李登輝:「我當時如果被抓走,太太生活要怎過,要幫她著想,白頭摳(憲兵)我不跟他們走不行,小孩可能還沒醒,我就被帶走。」

曾文惠心緊緊揪著,白色恐怖揮之不去的夢魘,三個孩子那時才十幾歲。

前總統李登輝:「問我以前讀書會研究(馬克思)什麼,他說對啊,這你說清楚,就開始了,開始一樣樣,我就照實講。」

漫長七天拷問,層層思想檢查。

圖/TVBS

前總統李登輝:「調查員跟我說一句話,你可以回去了,但你要記得,像你這樣的人沒人敢用,敢用你的人只有蔣經國而已。」

台大教授從此平步青雲,從政委、市長、省主席,一路到副總統,過去在蔣經國面前只坐三分椅,永遠正襟危坐,每週會面,記下蔣經國囑付交談,筆記中,提醒他多加注意外交軍事問題,這和日後在政壇活躍自信的李登輝,判若兩人。

李登輝是隱藏真實心性嗎,還是如德川家康等待杜鵑啼叫,從虎口以期機會。

李登輝老友何既明:「當了政務委員,他說要參加國民黨,我想想也是,你當了政務委員,如果沒有參加國民黨,你的理想沒辦法發揮,或許參加國民黨也是不得已。」

走進體制想改革,卻險些走不出,蔣經國1988年驟世,李繼任總統後四年間,郝柏村、林洋港、李煥保守非主流派,有意扳倒圍剿推翻的步步驚心。

前總統李登輝:「我當時沒權沒勢,沒派系都沒,繼任時當總統沒實權,是空空的。」

導演吳念真:「我記得我爸戴氧氣罩說,幹,台灣人做總統了。」

台大歷史系教授吳密察:「李登輝竟然沒有在這些很積極爭取副總統的人之間去選擇,而是提名李元簇,這造成非主流的人集結起來進行二月政爭。」

資深媒體人周玉蔻:「主流非主流發生那裡大爭戰,等於是政變啊,當時其實是國民黨人要把他政變掉。」

說政變不為過,兩派激戰對決,99票對70票,李登輝差點被拉下。

資深媒體人周玉蔻:「他說你們非主流搞我,那我就用郝柏村,他很知道人性,他解除郝柏村兵權,他還讓郝當行政院長,化解非主流對他的壓力。」

不正面為敵,反祭出險招,李登輝請反對勢力軍事強人郝柏村擔任閣揆,之前為卸下史上最長參謀總長八年兵權,升郝為國防部長,看似高升,李郝肝膽相照背後是落實軍隊國家化,過程中蔣夫人把李登輝叫去反對。

資深媒體人周玉蔻:「因為她講英文嘛,(反對郝卸軍權),輝就假裝聽不懂,他就叫宋美齡寫封信給他,他要留下紀錄宋美齡干政,郝伯村宋美齡蔣家這一派,所謂非主流們怎麼施壓給他,就有歷史紀錄了,(拿出信來),不然口說無憑啊。」

總統李登輝:「國民黨法源和元老,我沒那力量,我要每天要請示拜託拜託,問您有什麼意見,討好他們啦,總共一句話。」

《李登輝的一千天》一書作者周玉蔻:「人家說是日本劍道精神嘛,他知道什麼時候忍,什麼時候出手。」

《李登輝的一千天》一書作者周玉蔻:「當他弱勢的時候,他會冷眼旁觀,讓旁邊的人去做。」

《李登輝的一千天》一書作者周玉蔻:「他知道怎麼運用權勢,怎麼跟政敵共存,郝柏村下台,(郝伯村下台),他伺機而動,當他發現這些人可以取代的時候,他就進攻。」

一年後請郝院長下台,李登輝從此將非主流勢力逼出權力核心,反李人士批判他變了,修憲獨裁,一意孤行,黑金政治主政12年,國民黨流派權鬥分分合合。

《1990年野百合學運》:「你等會兒李登輝,你等會兒,我們不再等,我們不再等。」

野百合學運學生代表范雲:「我們覺得一個國家,最重要決定未來政治領導的工作,怎麼可以由一群老國大決定(選總統),那時候老國大已經是提尿袋,拿拐杖的老國大了,讓這群人決定中華民國領導人是誰,不是一個很荒謬的事嗎。」

1990年,台灣爆發首次大規模學運,六千名學生抗爭不散,野百合衝撞黨國威權體制。

圖/TVBS

李登輝迅速接見學生,破天荒,70歲元首和20歲學生激動時代對話。

總統李登輝(1990):「我只再講一句話,李登輝的生命,李登輝的進退,小問題,沒有什麼問題為了國家無所謂。」

野百合學運學生代表范雲:「不斷想用他的急促話語,跟他的情緒,要我們相信,他是一個願意改革的領導者,他二十歲的時候跟我們一樣擁有同樣的理想。」

實現對學生承諾,一步步召開朝野國是會議,廢除臨時條款,終止動員刊亂時期,確定中華民國不再和中國大陸處於「內戰關係」,逐步修憲,兩年內,省市長國會全面直選,只有國民黨人才能選總統的萬年國大,就此走入歷史。

政治評論者曹長青:「全民直選總統等於結束國民黨一黨執政,永遠是蔣總裁執政這種歷史,這有巨大的意義。」

國史館館長陳儀深:「一人一票方式選出來的總統,它當然有國家的意涵啊。」

野百合學運學生代表范雲:「他渴望成為台灣人的第一個總統。」

一波波示威浪潮,李登輝像在走鋼索,運用外部民意,內部壓力,交替改革,化危機為助力,借力使力是他推動台灣民主化的慣用模式。

時任台大歷史系教授吳密察:「他很巧妙利用這股夾縫裡面,左右兩股,互相制衡的力量都變成他的武器。」

時事評論家周玉蔻:「當時國民黨人士都不太相信,怎麼可以直選總統,因為直選總統好像是台獨。」

為安撫大老,他先拋出暗藏玄機的《國家統一綱領》,開出只要大陸政治民主化,經濟自由就對話的高門檻,李登輝晚年回憶,這是「以統制統」,意在拆解阻礙本土化障礙,一切得在神不知鬼不覺中進行,是政權中最困難之事。

這是反對者口中的欺騙還是高招,走兩步退一步,再前進,只為了台灣人真正當家作主。

《直選委任攻防新聞》:「直選和公民直選兩派上演赤裸裸鬥爭戲碼,一場會開了七個鐘頭,還是沒辦法取得共識。」

史上最漫長國民黨臨全會,李登輝私下串聯本土派地方議長立委,苦戰中個個擊破。

前總統李登輝:「邱創煥啊,李煥啊好多人,一百多人,中午吃饅頭不吃飯,排隊要罵我,我乖乖坐那給他們罵,結果投票下去,85%贊成,這案通過了,贊成有197票,通過(直選總統)。」

回家投票政黨廣告:「一起投票,一起守護民主,一起為自由而驕傲。」

從此,我的一票選總統,但過程黨國保守勢力擔心總統直選,會失去「全中國代表性」形同台獨,現在聽起來很不可思議,不過當時阻力排山倒海,沒拉攏地方結盟很難撐住。

資深媒體人胡忠信:「面對國民黨一波波非主流反撲,李登輝所能做的事兩個,一跟台灣地方派系結合起來,二跟台灣的企業界人士結合起來,他必須穩固他的防線,但是這穩固防線的後果,後遺症,1988年開始到公元2千年,不到十年就出現所謂黑金體制。」

漸漸的,選民不滿黑金後遺症,可能是李登輝當初沒想到的。

新聞片段:「1993年的辜汪會談,辜汪兩老簽下這紙協議,結束兩岸將近半世紀政治隔絕。」

從兩岸密使、互設海基海協會到辜汪會談,當時談判代表團萬綠叢中一點紅,正是李拔擢的政大教授蔡英文,李登輝在收放之間不放棄溝通。

資深媒體人周玉蔻:「他跟曾慶紅(江澤民親信,中共政治局常委)的關係,他跟楊尚昆關係已經好到,他去美國康乃爾大學演講前,演講稿其實有先給江澤民辦公室看過。」

總統李登輝(1995):「(自由媒體)能對總統嚴厲批判成就了現在的我。」

國史館館長陳儀深:「(輝訪美)竟然透過美國國會,兩院壓倒性多數,要求使得白宮總統必須退讓。」

《李登輝1995年訪美新聞》:「李登輝還非常技巧的以中文說出中華民國的國號,謝謝大家對國家,對中華民國的熱愛,所以對台灣外交處境而言,似乎走出去才看得見,走出去才感受得到。」

台綜院創辦人劉泰英(2000.3):「我跟卡西迪公關公司合作打輿論寫社論,過去美國報紙很少寫到台灣,我們動用各種關係,美國報紙寫了兩百多篇社論。」

砸重金從輿論影響國會是戰術,參議院近百分百同意訪美,逼得原本反對的白宮逆轉點頭,李登輝得以在國際舞台談民主,彰顯台灣主體性是戰略,台灣在美中兩強相爭矛盾中巧妙出牌。

政治評論家周玉蔻:「據說他講了非常多中華民國,中華民國,讓共產黨鷹派開始找到理由,所以才會有飛彈危機。」

幾個月後,戰雲密布下,他成為第一任台灣人民選總統。

總統李登輝(1996.3):「為了慶祝,兩千一百三十萬同胞追求民主的共同勝利。」

圖/TVBS

1996年4月,美國時代雜誌以李登輝為封面,稱呼他為民主先生,1997年大英百科全書專訪,李登輝驕傲的說,台灣人在十年之內完成歐美國家歷經百年才完成的民主改革,這是不流血的「寧靜革命」。

政治評論家曹長青:「美國有個著名學者叫杭廷頓,杭廷頓寫了本書,叫第三次民主化浪潮,他曾經對李登輝先生有個評價,他說你們亞洲有個李光耀,李光耀死了,他的民族主義跟他一起死掉,如果李登輝先生哪一天不在了,但是李登輝所倡導的『民主主義』,那個Democracy會永遠存在。」

李登輝談兩國論:「(兩岸)定位在『國家與國家』,至少是『特殊的國與國關係』。」

時任中共總書記江澤民(1999):「李登輝把『兩國論』適時公開收回,汪道涵如果去台灣,李登輝只能以國民黨主席身份接待,絕不能以什麼台灣總統。」

多年後解密,先炸出兩國論,是為了擋下中國在50年國慶,搶先宣布汪道涵來台,上對下和平談判陰謀。

總統李登輝:「我當時覺得有點不對,主要是江澤民十月一日,剛好他們五十年建國紀念,邀請全世界領袖來參加,要讓大家知道,汪道涵將來台灣開始『政治談判』,若中共搶先宣布,台灣就完蛋了,全世界都聽信中國的話,台灣會和香港一樣要回去中國大陸,這個很危險,危險就是要打掉他,破解他十月演講的事。」

兩國論先發制人,過招拆招,一步步確立台灣主體性,他也努力修補歷史傷痕。

總統李登輝(1995):「登輝,以國家元首身份承擔政府所犯的過錯,並道深摯的歉意。」

二二八受難家屬:「二二八還好有李登輝出來,若無李登輝出來,永遠無法解決。」

真性情,台灣歐吉桑形象,替國民黨拓展相當多本土票。

總統李登輝:「究竟你走什麼路,很重要,我走的路,是李總統民主改革大道啦,所有的票都投給我們的馬英九候選人。」

直到兩千年大選,泛藍國親分裂,綠漁翁得利,國民黨挫敗,民怨沸騰那一夜。

反李國民黨支持者:「(下台,李登輝下台)。」

《2000年藍敗怒圍黨中央新聞》:「反李情緒飆到最高點,當時前往現場疏導的台北市長馬英九還被抗議群眾砸雞蛋。」

時任台北市長馬英九(2000.3.18):「一定要趕快進行改革才行,(蛋襲),(下台),請大家冷靜,各位要求李主席下台,我會支持各位的主張,我會去促成好不好。」

藍營敗選情緒全指向李登輝,連戰急促辭主席,還說越快越好,李登輝黯然下台。

時任國民黨主席李登輝(2000.3.21):「記者先生女士,謝謝大家,謝謝大家。」

笑笑的盡是心酸,這個他一手本土化也顛覆的政黨。

政治評論家周玉蔻:「我一直不認為李總統對國民黨是有虛假,他知道,這個外來的政黨,它要在台灣長期生存下去,它就必須本土化。」

政治評論家趙少康:「國民黨今天淪落到這樣地步,李登輝種下的因嘛,跟他意見不合就打成非主流,區隔貼標籤,造成省籍對立,台灣民主化本來就要走,也許快一點慢一點,早一點晚一點,這是大勢所趨沒有人擋得住,李登輝剛好躬逢其盛佔在那位置。」

卸任總統李登輝(2000.5.20):「祝福新政府順利成功,全國同胞平安如意,中華民國國運昌隆,再見。」

政治評論家周玉蔻:「他成功的利用他在國民黨內角色,寄生於國民黨,改革了台灣,成為台灣最後民主一個重要的推手。」

卸任後沒包袱,李登輝政治光譜急轉。

台灣團結聯盟精神領袖李登輝(2002):「正名就是停止使用已經不存在的中華民國國號,改用台灣,現在的國名,現在的國號,已經把台灣綁死了。」

籌組台聯,從側翼擴大本土版圖,面對大陸步步進逼,他有時比綠還要獨。

前總統李登輝(2004):「民主,尊嚴,人權不是天上會掉下來的,需要我們的心有覺醒,全力去爭取,堅定去擁護。」

登高一呼,228百萬人手牽手護台灣,串起台灣意識,昔日同志批他變了,裂解了黨,但對李登輝來說,走過矛盾,辯證,我不是我的我,只是回歸真正的我。

TVBS記者vs.李前總統:「總統,現在翠山莊對面還很多攝影機嗎,(沒有啊你們家來最多啊),我們沒有啊,很多人看電視後打來說,我要買跟李登輝家一樣的電燈,(哈哈,真的假的),是不是你們拍的啊。」

笑說媒體守候,把客廳拍得太清楚,都沒隱私啦,藍綠白政治人物穿梭翠山莊,老總統寫下戲劇多變台灣政治史。

資深媒體人周玉蔻:「讓台灣人為了投台灣而投台灣,這個基礎變大到今天,幾乎已經,大家認為我是台灣人,八成以上九成左右,這是李總統努力做到,這是他一生覺得最安慰的事吧。」

台灣向來都是逆風而行,民主之路走來何其顛簸,這是李登輝留給台灣的民主價值。

前總統李登輝:「新時代台灣人不要分彼此啦,要怎麼讓台灣人別再漂流,有固定想法,大家在台灣一起去拚。」

前總統李登輝:「未來,台灣就要靠你們大家打拚了,大家啊,台灣啊,就交給你們了!」

最HOT話題在這!想跟上時事,快點我加入TVBS新聞LINE好友!
更新時間:2020/09/02 11:30

你可能會喜歡

人氣點閱榜

看更多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