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_icon
PM2.5值 9低
05/26
星期六
28°
32°
05/27
星期日
28°
33°
05/28
星期一
27°
30°
05/29
星期二
26°
30°
05/30
星期三
25°
29°
05/31
星期四
26°
29°
週六日晴朗溫高 午後山區零星雨
>
下載TVBS APP

隨時掌握完整的時事新聞!

下載
  • 08
  • May
  • 2018

補破網!醫護、檢調早期介入 兒虐蒐證懲兇

記者 戴元利 / 攝影 李延智 / 編輯 李育道 報導

2018/05/08 15:56
台灣面臨少子化問題,但諷刺的是,兒虐案件卻逐年增加。檢討原因除了政府管轄單位多頭馬車,以及長期兒保社工人力不足外,國內社工不像檢調有執法的權力,卻每每在兒虐案件發生時,必須站上第一線背負蒐集證據、與加害人周旋等任務;尤其沒有人身安全的職災保護,在在都提高社工離職率。整體制度缺失太多,也連帶讓兒虐案件時常漏接,悲劇不斷上演。
 
母吸毒 倖存童盼愛
新北家暴性侵害防治中心督導陳秀紋「生下他之後把他遺棄在路邊。」媽媽的子宮原本該孕育希望,他卻一出生就被遺棄,甚至染上毒癮。
 
新北家暴性侵害防治中心督導陳秀紋「因為媽媽本身有吸毒的一個狀態,所以她影響了這個胎兒。」躺在醫院3個月,小乖挺過毒癮戒斷症,來到寄養家庭。快滿2歲的他比同齡孩子瘦弱,但在充滿愛的環境成長,已跟普通男孩一樣活潑好動,隨著時間過去,如果找不到合適收養人,小乖將轉入安置機構,迎向不可知的未來。八里愛心教養院職能治療師陳柏佑「圓形在哪裡 圓形,剛剛有教 圓形。」
 
父悶口鼻 腦傷終生
小五、小六的年紀,還在學簡單幾何圖形,阿寶被酒醉的爸爸勒住脖子,甚至用枕頭悶住口鼻,腦部嚴重受創,那一年他才2歲大。職能治療師陳柏佑vs.阿寶:「不要丟到我(嘿嘿嘿嘿)。」
 
現在愛笑也愛玩,社工回憶,送進八里愛心教養院那天,阿寶全身僵直,然而每周固定復健,幾年下來,狀況已大有進展。八里愛心教養院職能治療師陳柏佑「他有進步蠻多,他以前就是只會叫阿姨、阿姨,都比較不會(表達),現在會叫老師啊,然後什麼丟啊、然後會跟著仿說啊,他的語言能力也進步不少。」八里愛心教養院生服員「好啦 再吃一點 快點。」
 
父下毒手 童險送命
吃點心時間到了,阿寶只想找人玩,專門照顧生活起居的阿姨好氣又好笑。八里愛心教養院生服員「出去外面跟同學這樣生活,改變很多,語言也很會講話,就比較長大了。」
 
父母施暴 悲歌頻傳
八里愛心教養院裡受虐兒少,受社會局委託安置的有7人,由院長及市長監護的11人,能像阿寶存活下來的,身心傷痕無法回復,但外頭有更多沒能熬過的,生命就此停格。衛福部統計,去年疑似兒虐通報將近5萬5千人,死亡高達127人、比前年多出一倍,讓人不禁想問,為下一代架起的安全網,漏洞究竟在哪。
 
新北家暴性侵害防治中心督導陳秀紋「那要造成硬腦膜下出血,需要很大的撞擊力,那恐怕這一種狀況,有可能是一個虐待性的腦傷。」

 
體制糟 社工淪箭靶
每件通報案背後都有個心碎的孩子,這也是兒保社工每天面對的生活日常。新北市家暴暨性侵害防治中心,1999年成立,受理兒虐、性侵、老人受虐與成人保護,其中兒少業務就佔2成,平均每位社工得扛起30到50件接案量。
 
新北家暴性侵害防治中心督導陳秀紋「有時候一天都有可能接到,一案或兩案以上的案件,那假設又遇到真正的,所謂的兒虐比較嚴重受害的案件,有時候社工就會一天都耗在那邊。」專線室電話一通又一通,對比美國社工1比20的個案比例,台灣兒保社工人數少、負擔重,沒有調查權、人身安全堪慮,卻經常淪為外界箭靶。

新北家暴性侵害防治中心督導陳秀紋「我們社工要兼任調查,又要當家庭處遇輔導人,所以他(家長)不見得會跟我們,講得非常的完整和誠實地揭露。其實兒虐案件就是犯罪的事件,那其實當這些重大傷害產生的時候,我們都希望專業的醫療,還有司法可以及時介入。」
 
安置資源少 難找家
薪資低、壓力大,長期導致兒少社工不足,光從六都來看,雙北市、桃園、台中、台南、高雄缺額率約在6%到20%之間,目前總數約560人,實際需要的恐怕高達1200人以上。不只人力不足,地方縣市資源也不夠,孩子必須安置、卻無處落腳的大有人在。寄養家庭媽媽張小姐「不會有大人在旁邊,他們會有壓力,所以他們活動的時候在這邊,我們在隔壁,他們做起事來就比較不會拘束。」

 
寄養家庭 接近飽和
6年多前為了成為寄養家庭,張小姐特地買下一戶公寓,給孩子獨立空間身心安頓。現在她照顧的,有跟著街友爸媽流浪的幼兒,還有被養母長期軟禁的孩子,台灣一個寄養家庭最多收容兩名兒少,飽和度高達9成。
 
寄養家庭媽媽張小姐「我看著孩子,從一開始來到我這邊的模樣,到現在快要一年的時間,他的進步、他的成長、他的改變,給我帶來很大、很大的成就感。」
 
疊床架屋 兒虐漏接
專家點出,除了資源不足、人力缺乏,主管機關分散也是關鍵,從通報、開案、驗傷,連結各項福利服務,到最後結案、追蹤輔導,光在衛福部內,就橫跨保護司、社家署、社工司、心口司,還涉及教育、勞動、司法外部單位,管事的看似很多,但出了事卻無人負責。因此民間團體呼籲,政府應成立中央兒少專責單位,將多頭馬車化繁為簡。
 
新北地方法院檢察署主任檢察官鄧媛「就像我們傳統所說的法不入家門,(家長)他不希望說,司法警察你們進來管我們的家務事,所以導致於說一些重要的證據,假如說你沒有事先掌握的話,之後你要再去亡羊補牢,其實已經為時已晚了,我們是基於一個主導的角色,主要是去結合就是醫療、警政,然後社政的一個力量,做一個跨網路的一個合作。」

 
檢調介入 為童發聲
新北市地方法院檢察署主任檢察官鄧媛,自己也是母親,對兒虐最能感同身受,從今年開始,新北市檢調與亞東、雙和、台大醫院聯手,只要確定是嚴重兒虐,立刻介入調查,替不會說話的孩子發聲。
 
新北地方法院檢察署主任檢察官鄧媛「重大外力的撞擊,也可能是燒燙傷,甚至於可能是毒藥物 都有可能,那比較重要的是說,形成的時間、也可能是不只一次,可能是先後多次所造成的,那最重要的是,就是行為人、施暴者到底是誰。」
 
社區鄰里 伸關懷手
第一線社工和司法彌補安全漏洞,另外教育、警政、民政、社區鄰里,角色也缺一不可。工作人員快手配菜,要替長照中心長者出餐,潘老闆的小店,牆上處處可見感謝狀,他是家扶基金會合作的兒保好鄰居,就近觀察社區裡,疑似受虐或被疏於照顧的孩子。

 
餐飲業者潘遙其「國中生到小學生這個階段,去觀察跟看待,因為我們會跟我們工作人員講是說,有一些通報機制,最簡單方式也許通報警方單位處理。」家扶基金會社工督導 彭淑鈴:「基本上他們在社區裡面,其實我們覺得他們可以主動提供,一些關懷跟支持,像我們目前有一些好鄰居,他其實是、大部分是餐飲店,他可以提供一些像(待用)餐點的服務,滿足他們的需要之後,減少他們有一些兒虐事件的發生。」
 
體制缺失 兒虐難救
別再說天下無不是的父母,也別說清官難斷家務事,願早逝的生命能促使體制翻轉,讓受虐悲劇別再發生。【世界翻轉中】

《TVBS》提醒您:
◎拒絕暴力 請撥打113
◎反霸凌專線:0800-200-885
◎尊重身體自主權 請撥打113、110

 
最HOT話題在這!想跟上時事,快點我加入TVBS新聞LINE好友!
更新時間:2018/05/08 16:04

你可能會喜歡

人氣點閱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