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_icon
PM2.5值 12低
10/21
星期一
20°
26°
10/22
星期二
20°
26°
10/23
星期三
21°
26°
10/24
星期四
21°
26°
10/25
星期五
22°
25°
10/26
星期六
22°
25°
周末出遊! 全台早晚涼「加外套」、北東「帶傘」
>
下載TVBS APP

隨時掌握完整的時事新聞!

下載
  • 28
  • Sep
  • 2014

【破案一線間】殘殺校花! 兇案「行為跡證」逮男大生

記者 黃子瑀 / 攝影 王華麟 報導

2014/09/28 20:26

有一位當過校園新聞主播,也已經考上電視台儲備主播的美女學生,在北上工作的前一天,沒想到魂斷租屋地點。這名長相甜美的大學校花,頭部臉部被刺殺19刀,衣衫不整!因為女學生交友單純、人緣很好,跟人沒有過節跟深仇大恨。當警方在找尋線索時,同一棟校外宿舍的樓下宅男,卻離奇失蹤了,還傳簡訊跟爸媽說,自己親眼目睹凶殺案的案發經過,而遭到歹徒囚禁!讓警方又多了一個重大綁架案要處理,更傷腦筋!不過這起案外案,在找到男大學生之後,急轉直下!在他房間裡,找到沾有死者血跡的拖鞋,案情這才真相大白,原來只是因為要不到美女電話,就成了他的殺人動機。殘忍,要了人命!

新聞報導(101.6.30):「遇害的女大學生身材高瘦、長相甜美,曾經參加電視台新聞主播徵選獲得名次。」

就在搬離宿舍前一天,女大生被發現陳屍在房間內,衣衫不整,胸部和頸部有明顯刀傷。

記者vs.兇嫌(101.07.02):「你為什麼一直笑?」

新聞報導(101.07.02):「凶嫌是故意製造出自己有詭異的雙重人格,還是企圖為自己的行為脫罪,面對年僅22歲的冷血殺人犯,檢警要抽絲剝繭釐清。」

平靜校園旁,單純的學生出租公寓,這一天異常悶熱;一名女學生來找同班好友,她已經好幾天沒消息,該不會出事了吧?

時任苗栗分局偵查隊長游文勝:「有聽說她昨天要上台北,到她新的工作地點去報到,但是電話都沒接,所以她今天就上樓去查看,發現被害人已經躺在地板上,是被刀殺,然後血流遍地。」

苗栗縣警局鑑識課股長羅文東:「電風扇倒在門口 還在轉。」

這景象太殘忍、太恐怖,女大生慘死陳屍在套房內,頭頸臉部遭刺殺19刀;狹窄套房內,堆滿她打包準備搬走的物品,也都濺血染紅。女學生遭兇殺,震驚這所國立大學,因為她不僅是長相甜美的校花、學校親善大使,而且成績優異;還參加電視台校園主播徵選,榮獲第三名。

時任苗栗分局偵查隊長游文勝:「功課好、畢業典禮的畢業生致謝詞的代表,甚至她有參加某電視的新聞主播的甄試,已經有獲選了,她也正準備北上去開始來做實習的工作,所以是相當優秀的女學生。」

校園風雲人物竟然慘遭殺害,而且嫌犯手段兇殘,鑑識人員得迅速找出歹徒留下的蛛絲馬跡。只是這命案現場太詭異,地板上的大量血跡卻呈現淡淡的紅,似乎是遭人沖洗過,這水從哪裡來?又有什麼含意?

苗栗縣警局鑑識課股長羅文東:「很不尋常!事實上我們也是猜不透說,他是想要表達的是什麼,是降低他在這現場的罪惡感?因為他把血跡沖洗,就是說讓它變得很淡,降低他的罪惡感,還是說他真的是太慌張了,無厘頭的到處(噴水),想要說釋放自己的壓力,做出來的行為。」

苗栗縣警局鑑識課課長郭守明:「水漬的最後面後段那裡,靠近門那裡,其實它有一些噴濺的方向性,那我們就知道水是從浴室來的,那最有可能可以造成這麼遠的噴濺的水漬,合理來源來自於蓮蓬頭。」

以水痕噴濺型態,再排除其他盛水器具,鑑識人員研判兇嫌一定進過浴室清洗,再用蓮蓬頭往外噴灑;果然就在裡頭,發現幾處微小的滴落血跡,只是血跡主人究竟是誰?

苗栗縣警局鑑識課課長郭守明:「洗手台、包括她的玻璃架還有遙控器,上面都有血點;那些血點其實表示他在裡面有一定程度的活動,犯罪人在現場停留的時間,超過一般人,一般犯罪人的時間;我會覺得掌握的,對現場掌握的太好了。什麼人能對現場掌握的那麼好?這棟大樓裡面的人最有條件,或者是住在附近裡面,可能有類似前科的人,都要做清查。」

利用鑑識科學,研判出嫌犯行為跡證,提供有力的偵查方向,警方迅速清查這棟公寓房客,大部分學生都放假返家,只有一名住在二樓的大四延畢生,沒回家也找不到人。奇怪的是

死者可能遇害的那段時間,就跟這名林姓學生有過聯絡。

時任苗栗分局偵查隊長 游文勝:「發現有一通電話就是,撥打女孩子的電話沒有接,但是女孩子的電話又再撥出去另外一通電話,等於有雙向的通聯,但是沒有通話紀錄 。」

苗栗縣警局鑑識課課長 郭守明:「他走得很匆忙,他的皮夾裡面證件都在桌上,然後桌子、電腦上很多一些遊戲,線上遊戲的一些資訊,那我們覺得這個人可能很宅,然後走得又那麼匆忙。」

是他殺的嗎?但警方怎麼找都找不到這名最重要的關係人;案情膠著到深夜三四點,男學生的父母突然報案說孩子有消息了,他,遭人綁架。

時任苗栗分局偵查隊長 游文勝:「他傳簡訊給他的父母,說他被綁在一間鐵皮屋裡面,遭人挾持了 。看到這女學生被人殺害,遭殺害的時候,他剛好遇到,遇到以後他就被挾持,挾持到一個空屋裡面。」

男學生陸續發出簡訊,說他目擊死者和男友吵架,隨即他就被襲擊困住,似乎有危險。這下糟了!難道凶殺案衍生綁架案件?警方立刻動員搜山。

時任苗栗分局偵查隊長 游文勝:「在附近整個學校發動搜索,因為整個學校大概30幾棟的大樓,附近的出租套房是更多了,如果說是鐵皮屋,我們也沒辦法去研判;只能大概是用

通聯的方位去查證,我們開警笛聲,我們警察偵防車的警笛聲,問他是否有聽到,他跟他家屬說有聽到,但是只是聽到遠遠聽到這聲音,但是還是沒辦法,沒辦法知道他的正確位置,

過沒多久以後就關機了。」

刑事局更支援派出M化車,要定位找出男學生的發話處,只是奇怪了,警方調閱案發當時公寓附近的監視器畫面,卻只看到男學生一個人;他提著一袋塑膠袋,從租屋處往學校方向走,人應該就在校園內。

時任苗栗分局偵查隊長 游文勝:「用這個男大學生的衣服,宿舍裡面的衣服去給牠(獵犬)聞,聞完之後在學校的各棟大樓去找尋,是不是有男同學的蹤跡。我們動員警力在那邊逐棟大樓在搜索,困難度又很高,時間又很緊迫,怕這個學生確實是遭綁,會遭殺害;或是說他如果有涉案,萬一他在大樓想不開,這部分我們日後無法去釐清。」

他到底是畏罪躲藏,還是真的遭歹徒挾持,警方不斷搜尋和時間賽跑;終於獲得重要訊息,有人看到林姓男學生出現在這棟行政大樓,他戴著口罩行跡詭異,在教職員辦公室外頭徘徊。

時任苗栗分局偵查隊長 游文勝:「正當我們第一批同仁到十樓的時候,最頂樓往下搜尋的時候,發現一位男子往天台往上跑,聲音很大,我們同仁說不要跑不要跑,把他迅速地攔下來,當場發現這個男生,他一個人躲在最頂樓的角落,一個人躲在那邊,就是黑暗處,那旁邊還有一瓶高粱酒。」

時任苗栗分局偵查隊長 游文勝:「我們問他為什麼要躲在這邊,他說他遭人挾持,可能這時候他就是,自己的虛擬空間,就說他被歹徒挾持;歹徒跟他講說如果你被警方找到,那你就是輸了,如果沒有被警方找到,玩這個遊戲他就是贏。」

林姓男大生神情恍惚,但堅稱他也是被害人,警方得試圖攻破他的心防。

苗栗縣警局鑑識課課長 郭守明:「我就問他說你為什麼要進去她的浴室?然後他就很自然地講說,我去幫她搬行李啊,所以我去洗手,我覺得合理啊。所以我就再停一下問他說,那你去洗手,為什麼要用她的蓮蓬頭灑水?然後他聽到這句話,我可以感受到他有一點震撼,所以他停頓比較久的時間,然後就開始胡言亂語,語無倫次的說神經病,誰會去幹這種事,他就這樣講。其實我的目的就是要讓他知道說,警察知道的,比你想像的還多很多。」

時任苗栗分局偵查隊長 游文勝:「我說如果是你做的,你跑不了,因為這個都有血跡有DNA馬上鑑驗出來,是不是你都知道。你父母這麼關心你,他才坦承說他殺害女大學生 。」

記者vs.林姓兇嫌 (101.07.02):「為什麼要殺她,為什麼?」林姓兇嫌 (101.07.02):「好問題!」記者vs.林姓兇嫌 (101.07.02):「啊?你問了個好問題。你為什麼一直笑?」

先是編造自己是目擊者因而遭挾持受害的劇情,落網後更是毫無悔意,他冷靜冷血地供出,原本就默默心儀住在樓上的女大學生,當天看到她要搬離公寓就主動接近,幫她裝箱搬運行李,再趁機索討手機號碼,沒想到被當面拒絕,他竟然就兇殘殺人。

時任苗栗分局偵查隊長 游文勝:「女學生可能不願意給他電話,不願意給他電話之後,他主動拿取女學生放在旁邊的手機,撥打男學生的手機,當然撥打之後就響了幾聲,那當然電話號碼他就知道了,但是女學生可能就不悅,可能就有跟他發生爭執,發生爭執以後他就下樓去,可能心裡忿忿不平,就從他的宿舍裡面拿了一把水果刀藏在後面,再上去樓上之後,又要找那女學生理論,可能雙方發生爭執,所以才會一時犯下殺機。」

惱羞成怒,就對一名認識不到半天單純的女學生下毒手,泯滅人性的一刀刀不斷刺殺,行兇後還冷靜的想湮滅證據;22歲的林姓兇嫌就曾經形容自己個性極端,還有隨身帶刀的習慣。

時任苗栗分局偵查隊長 游文勝:「等於說他是一個算是個性孤僻,有點像宅男這樣,然後沉迷在線上遊戲的情境裡面,也沒有什麼朋友;因為他也是住外面沒有住家裡,所以家裡大概也是沒有很去了解,沒有辦法及時去了解他在學校的情形。」

手段兇殘、惡性重大,但因為兇嫌曾經當庭痛哭向家屬下跪道歉,法官考量他人性未泯,判處無期徒刑定讞。活著,用餘生懺悔,是怎麼刀起刀落,毀了兩個家庭。

你可能會喜歡

人氣點閱榜

看更多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