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_icon
PM2.5值 < 1低
12/07
星期六
13°
19°
12/08
星期日
14°
21°
12/09
星期一
16°
22°
12/10
星期二
17°
21°
12/11
星期三
17°
20°
12/12
星期四
18°
23°
周六冷氣團!北中部、宜冷 各地早晚冷
>
下載TVBS APP

隨時掌握完整的時事新聞!

下載
  • 11
  • Jan
  • 2016

我的音樂時代~用指揮棒迎向陽光的江靖波

記者 陳幸芬 / 攝影 呂家慶 報導

2016/01/11 10:12

走過生死邊緣 感恩生命
「我很感恩,這表示受的傷剛剛好,反而刺激我在專業的路上更戒慎恐懼,更珍惜每次的演出機會,變得比從前更認真準備。」樂興之時管絃樂團創辦人暨藝術總監江靖波,在2014年4月騎重型機車時,不巧被一台休旅車撞到。他緩緩地說:「當時傷勢還滿嚴重的,還好復原得還算快,我也把整個過程當成是一種祝福。」

他表示,人一旦經歷過生死關卡,想法行為一定會改變。從鬼門關走了一趟,他體悟到自己的生命還沒有完結,「斷了七根肋骨、脊椎受傷還能恢復,一定是上天有旨意需要我活下來。」他笑說,受到這個教訓後,身體經過重新開機,現在在飲食、運動、身體機能、新陳代謝反而都比以前更好,整個人也變得更健康。

「我將這件事情看成是上天要在這時間點,在我生命中發生的事。」或許是學音樂的緣故,讓江靖波的心胸開闊、性情安穩,就算面臨生死關頭,依然還能心平氣和地談笑風生。「因此我領悟到在自己的專業或人生中,都要發揮出最大的效能。」


外型溫文儒雅敦厚,臉上隨時掛著溫暖笑容,江靖波看起來就像個親切貼心的暖男,但他的嗜好卻是修古董車、騎重機。「但是自從騎重機出車禍後,家裡長輩就下禁足令了。」現在只要一休假,他就鑽進車庫修理他收藏的古董車。

收藏古董車不只是資產或夢想,還能彷彿回到那個時代的自由、純真與浪漫,當中所蘊含的歷史痕跡與獨特文化,更賦予了古董車的故事與溫度,更能欣賞到當時極致精美的造車工藝與設計,及人類透過機械所傳達的熱情與想像。「當時汽車還沒有全面電腦化,純粹是手工機械性,我喜歡透過修理古董車,賦予他們新生命。」

江靖波介紹他收藏的三台古董車:復刻1973年保時捷Porsche 356 Speedster Replica敞篷車、1984年BMW 633 CSi,以及1979年BMW 528,「我重視實用性,車子一定要能發動,放假就開出去兜風,這是很大的駕駛樂趣。」


培養新秀 不遺餘力
「台灣音樂環境有很多畸型狀態,學音樂的孩子視野有限,價值觀也偏差,只知道馬友友、柏林愛樂、維也納愛樂,這樣下去學音樂的學生以後能做什麼?然後呢?」有感學音樂的孩子缺乏舞台磨練,江靖波特別在10年前成立「樂興之時青年團」,培育年輕的古典音樂人才,讓音樂學子有更多站在舞台上的機會。

江靖波指出,「音樂科系學生的學成過程中,合奏的機會與實戰訓練太少,一個學音樂的孩子要如何過渡成為成熟又稱職的交響樂團團員?就是需要經驗。這塊是人才訓練非常欠缺的一個大洞,我們就去補洞。」

團員每周一次團練,完全不收訓練費用,江靖波說:「我只是希望讓學古典樂的人更喜歡音樂,能夠在這裡不斷進步,更重要的是,不要忘記當初選擇古典樂的初衷與熱情。」

10年來青年團培育出許多音樂人才,光是國家交響樂團NSO就有12位、北市交5位、長榮交響樂團15位、國台交2位,高市交也有5位團員出自樂興青年團。「還包括一些在德國、美國的樂團任職,遍佈全球。」他表示,「樂興之時青年團是一艘方舟,在大洪水中,它乘載著學習音樂物種中,值得留下來的樣本。」

「有幾年走了許多人,大家都考上樂團,有更好的發展與環境,當時我非常失落。」他坦承,當青年團被視為「職業樂團搖籃」時,心情難免有些掙扎。「後來我想通了,我們就把自己當作種子農夫,在耕這塊音樂之田,種子萌芽開花後,不必一定得留在這塊田裡。」


年終祈福 宣揚自由博愛
自2002年開始,每年年終江靖波就帶領樂團舉辦「年終祈福音樂會」,為樂迷獻上充滿愛與希望的「貝多芬第九號交響曲」。貝多芬第九是第一首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選為人類重要文化遺產,也是貝多芬創作生涯的最後一部交響曲,更是一部感動世人的經典篇章。

他表示,世界各大都會都有音樂祈福的傳統,像北美在感恩節可以聽到「彌賽亞」,聖誕節可以聽到「胡桃鉗」,在柏林則是「貝多芬第九」,他認為這是件很受祝福的事,「剛開始台灣沒有人這麼做,我希望成為年復一年,大家都會記得要在新年耶誕期間做這件事,就像年終祭典儀式一樣。」

「現在演奏者跟樂友每年到這個時間都會期待。」他笑著說:「其實很多時候演奏者都期待新鮮感,不喜歡重覆的曲目,但貝多芬第九是世界遺產,是永恆不朽的傑作,它有一股恢弘能量,能讓演奏者在演奏的過程中洗滌人心。」


戶外演出 開發古典樂迷
一般樂團大都以精緻專業的古典音樂團體自居,樂興之時卻常跳脫室內而舉辦戶外音樂會,參加日出音樂會、草地音樂會,深入高山、偏鄉與綠島、蘭嶼等離島,也在日月潭、太魯閣、阿里山頂演出。江靖波表示,「在離島偏鄉地區,其實非常缺乏古典音樂,我們希望能為社會做音樂的開墾工作。」

他們接觸許多樂團不願意碰觸的苦差。他提及在阿里山演出的辛苦:「在攝式0度的高山演出,對演奏者來說,是項很大的挑戰。像拉弦樂的手指太冷很難移動,遑論動作要快;木管樂器遇冷容易走音,管樂器的金屬吹嘴冰冷,樂手必需接觸並忍受寒冷,非常難吹奏。」

濕冷氣候易使樂器受損,演奏難度提高,又需長時間低溫演出,非常挑戰音樂家的體力與耐力。「但大家現在都很懷念,因為這對自己是個很好的機會,能夠在惡劣環境下演出,不但必需保持音樂水平,更要精進自己的能力。」

樂興之時做過很多戶外音樂會,江靖波表示,因為古典音樂算是小眾市場,在台灣則是待開發的精緻音樂。「在音樂廳或室內只有少數人能接觸古典樂,戶外音樂則可以讓以前未曾碰過、沒有機會、曾經學過古典音樂,或是對古典樂有成見的人,都有機會喜歡古典音樂。」

參加晨曦音樂會是樂興之時第一次在台北市做真正的戶外音樂會,江靖波表示,希望用音樂與聽眾建立橋樑 ,引起大家共鳴,與台北市民建立長久的情誼。走過生死邊緣,江靖波更信任音樂的力量,「相信我,聽了音樂會之後,你會愛上古典音樂!」


更新時間:2016/06/29 09:35

你可能會喜歡

人氣點閱榜

看更多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