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xx
xx
"
"
回到網頁上方

謝佩霓導讀古納「來世」 讓世人找到對應世界方式

責任編輯 林弘笙 報導
發佈時間:2023/11/05 10:32
最後更新時間:2023/11/05 10:32
作家謝佩霓剖析古納的文學世界。(圖/中央社)
作家謝佩霓剖析古納的文學世界。(圖/中央社)

2021年諾貝爾文學獎頒給非裔作家古納,台灣近期出版他的長篇大河小說「來世」,作家謝佩霓表示,古納在書中創造了一個結界,讓世人找到對應這個世界的方式。

謝佩霓今天出席由潮浪文化主辦的「走進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古納的文學世界」座談,謝佩霓表示,閱讀是為了了解不同的文化,不管是好的還是壞的,古納的小說讓人們深刻體認到「我們不可能活過所有人的人生,卻能在別人的故事裡找到自己甚至集體的認同」。

 

「來世(Afterlives)」是古納(Abdulrazak Gurnah)2020年的作品,故事描述20世紀初的東非,德國的殖民統治即將結束,主角伊利亞斯回到家鄉卻發現父母去世,妹妹阿菲亞也已送給人收養;另一方面,士兵哈姆扎也在戰後返家,遇見美麗單純的阿菲亞,兩人共組家庭,並生下一子,以阿菲亞的哥哥之名命名,生活看似平靜下來,不安的陰霾卻正悄悄降臨。

謝佩霓表示,古納在書中刻畫殖民主義留下的恥辱和殘骸,尤其是德意志帝國在非洲的恐怖統治導致20世紀第一次大規模的種族滅絕,但古納同時也描寫組成非洲保護隊、與同胞對抗的德國人,同時思考「真實」是什麼,怎樣的「真實」才叫「真實」。

謝佩霓表示,書名「來世」並非佛家語境,而是基督教的概念,源自「啟示錄」裡關於「天國降在人間」、「神與祂的子民同在」的描述,不必寄望來生,而是伊甸園已經在這個世界上,「來世」是可以期待的「人間天堂」。
 

謝佩霓說,古納生於坦尚尼亞的尚吉巴島,擁有多種語言民族及異文化,他本身具有阿拉伯血統,父執輩從葉門搬到非洲落戶時,剛好遇上德國統治時期,古納大學時代就到英國求學,面對複雜的文化衝擊與政治紛亂,造就他的悲憫情懷與敏銳的觀察。

謝佩霓說,當一個多宗教、多語族、擁有最多考古人類遺址的社會,卻因外來強權的武力統治而變成單一化,如像喬治.歐威爾(George Orwell)在「1984」書中的提問「當我們連工作、娛樂、戀愛都不能選擇,我們還剩下什麼?」

「來世」中文版由郁保林翻譯,潮浪文化出版。(中央社)
 
#謝佩霓#剖析#古納#文學獎#得主#諾貝爾

分享

share

分享

share

連結

share

留言

message

訂閱

img

你可能會喜歡

人氣點閱榜

延伸閱讀

網友回應

其他人都在看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

0.1306

0.0820

0.2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