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網頁上方

斷裂的社安網/社工薪水回捐竟無法可罰 政府與機構共生連結

記者 王薏絜 / 攝影 柯勝雄 報導
發佈時間:2021/04/25 00:09
最後更新時間:2021/04/25 00:52

在民間社福機構,有一個長年不成文的陋習叫「回捐」,當政府補助不足,有些機構會要求社工「共體時艱」,捐出部分薪水,受不了的人,只能選擇離職,而多年來,回捐這件事竟然沒有法律可以監督,TVBS採訪團隊找到勇敢站出來的社工,解密機構的操作,也訪問到衛福部次長李麗芬,談談今年怎麼改善社工被剝削的現況,來看這則分析報導。

圖/TVBS

 
回捐爭議社工小禾(化名):「(剛開始站出來真的很難,但是一定要勇敢。」

回捐爭議社工小禾(化名):「每個月都叫我們捐教育費,那連年終也要捐,這會不會太過分了一點?!」

立法院記者會:「回捐裁罰要落實,社工不被當罪人。」

圖/TVBS

高雄市社工職業工會秘書長郭志南:「社工其實就像泥菩薩一樣,帶人過江,但是事實上他自身難保,因為他隨時可能都會溶化。」

回到家,放下在外奔波的緊繃神經,整潔溫馨的套房是社工小禾離婚後自立的一方小天地,但一開始月租金6100加上2個月押金,近2萬元她籌不出來,因為...。
 

新聞資料畫面:「社工工會代表出面指控高雄晚晴協會,除了爆出要求社工回捐之外...」
新聞資料畫面:「我只是要跟她(主管)說,我們能不能不要再捐了,我有我的壓力。」

距離我們採訪往前推四個多月,小禾是各家新聞中馬賽克變音的吹哨者,泣訴高雄市晚晴婦女協會要求員工將部分薪水回捐,這是她考慮很久後第一次露臉,小禾回憶應徵時,機構說每個月得要交的教育費。

回捐爭議社工小禾(化名):「也沒有說要付多少,那也沒有說要付多久,因為這是我的第一份社工工作,所以我那時候也沒有多想。」

圖/TVBS

攤開小禾的存摺解密機構的操作,像是108年12月5日發薪日,晚晴匯進3萬2千多元,但同一天小禾就轉帳給晚晴5483元,這個金額就跟會計給的小紙條上列的一樣,之後更改成領現金出來捐,而每次要求的款項沒有固定標準,她進去不到一年總共回捐了5萬多元。
 

機構裡的總督導給了小禾工作機會,對她來說曾經是...。

回捐爭議社工小禾(化名):「(我覺得她(總督導)那時候可以說是一個媽媽的角色,那之後我跟她講了這件事情,就是我不要再被回捐的事情之後,整個態度還有說話非常的嚴厲,然後那個轉變讓我很害怕。」

小禾一度哽咽,採訪時,手緊握小方巾微微發抖,她的勇敢卻換來在辦公室裡被同事孤立。我們取得內部個別督導紀錄表,主管諷刺寫下「社會工作助人無法發大財,多計較傷神愛比較傷心」,還批評小禾覺得個人權益有爭取空間,是不是破壞了承諾,最後寫「沒有機構也就沒有個人」,這些字句赤裸裸地流露社福界,道德綁架、情緒勒索社工的方式。

圖/TVBS

高雄市社工職業工會秘書長郭志南:「提供社會福利服務這件事情,政府跟民間機構是相互綁在一起的,那綁在一起的情況,就變成是一個很微妙的狀況是,會變成是政府剝削機構,然後機構為了要生存下去,他就剝削社工。」

 
直白地說,政府是非營利組織的大金主,把許多法定社福業務給民間做,當政府補助不足,有些機構就要求社工回捐薪水,另一方面機構若被檢舉倒閉,在某個地區就沒有人提供服務,政府也很怕,這是一種唇亡齒寒的複雜連結,而敢站出來的社工還要承受,就是你讓弱勢得不到幫助的千夫所指,還有同事也不見得願意相挺。

回捐爭議社工小禾(化名):「既然已經有人站出來,你為什麼不在後面跟他一起站出來呢?為什麼還要去挺機構,說沒有我們沒有被回捐,好像大家都沒有意識到這一點,我們社工連自己的權益都不敢去爭取,那如果個案遇到這種情況,你有,你敢去幫他爭取嗎?」

圖/TVBS

小禾靠著信仰和工會幫助,走過這段吹哨的痛苦歷程,她說希望不要再有人跟她一樣。

社工勞動現形展中放著的標語牌,都是網路票選出的社工怒吼,像「社工不是志工」,或是「我沒有愛心」,反諷大眾對他們貼上很有愛心的標籤,忽略社工是有專業,而且需要薪水的勞工。

資深記者王薏絜:「2020年是社工薪資新制的元年,只要你是政府補助委託給機構的服務,這樣的方案社工,你的薪水就是34916起跳。在過去,舉例來說,如果政府補助每人最高是34000元,但有些機構往往根本不會給到這個最高的錢,所以社工被回捐了也不清楚,訂出了34916的樓地板以後,可以減少被回捐的狀況,只是回捐的樣態也不斷地在變形進化。」

圖/TVBS

社工被剝削全台各地層出不窮,因為結構性問題仍沒跟上,以高雄晚晴案來說第一個吹哨者出現後,帶出過去10年,同一個機構20幾位社工求助工會,掀出回捐上百萬的驚人真相,TVBS持續追蹤詢問高雄晚晴,他們拒絕受訪,用新聞稿回覆說,不認為這叫回捐是異議性捐款,捐款人有異議,他們就退回捐款,以及過去面試時,都一定有當面告知和默契,即便被社會局開罰了,態度還是滿強硬。工會表示,晚晴已經和社工們完成調解,會用分期付款的方式還錢。

高雄市社工職業工會秘書長郭志南:「晚晴這一案,社會局才能罰他,回捐上百萬,結果只能罰他3500元,政府他都說要杜絕薪資回捐、杜絕薪資回捐,可是這幾年來,政府根本在整個相對應的法令制度上,他其實是沒有動作,他其實都是喊喊這樣子。」

圖/TVBS

高雄市社會局副局長葉玉如:「那在109年我們所約定的這個(委託契約),違約金這個部分金額太少,那所以明年(110年)開始我們就20倍。(這十年來難道都沒有覺得這個社福機構有這些異狀嗎?) 那確實是沒有人站出來陳情。」

只能用違反委辦契約罰機構,還罰很輕,政府監督責任不該只靠社工的勇敢。而血淋淋的真相還有社會局祭出公益勸募條例要晚晴還錢,第14條是職務上有服從關係,勸募行為不可以強迫,第26條是我要你限期改善還錢,你若沒做到可以連續處罰,但也就是機構有意願還錢,沒有違法,其實回捐本身根本沒有法律可罰。

107年衛福部建置社福人員勞動申訴及溝通平台,3年來總共才受理53件,而查到19件違反勞動法規中就有13件跟薪資回捐有關。

衛福部政務次長李麗芬:「數量53件確實是,當然是比較少的,那我們從今年110年開始,只要你是情節重大的,就沒有所謂的改善的機會,我們就是馬上就停補助兩年。」

社工圖文創作者飽螺:「訪視的時候遇到狗,被狗追啊,或是可能遇到就是被案家打啊。」

飽螺常在網路上用圖文分享社工大小事,讓很多人覺得心有戚戚焉,當年他的第一份社工工作也遇到回捐,因為氣不過,最後選擇離職。

圖/TVBS

社工圖文創作者飽螺:「坊間其實都很流傳的一句話是社工圈很小,我們隨便牽都牽得到關係,對,我可能會讓你沒有工作,其實我在我要離職的時候,我曾經被那個單位的主管就說,『你就不要在這個身障這個圈子裡面工作,這些人我都認識。』。對,就是有點半威脅的方式。」

社工圖文創作者飽螺:「有到,就是快1000份(問卷)。」

飽螺在粉專上連續3年做問卷調查,讓社工匿名填寫工作機構的薪資福利和問題,整理成EXCEL表單讓大家看,他用自己的力量幫助社工們,求職上能趨吉避凶。

社工的職業特性是大家沒事時不會見到的人,好像跟我們無關,但若他們一直被剝削,高流動率下,變成最嫩的社工處理最複雜的社會問題,當你面臨老人長照、社會救助、就業服務等等需要時,社會安全網就像斷裂般,難以接住每一個人。

最HOT話題在這!想跟上時事,快點我加入TVBS新聞LINE好友!

斷裂的社安網

#回捐#社工#社會救助#就業服務#社會問題#高雄晚晴協會#社工不是志工#斷裂的社安網

我要分享

share

我要分享

share

複製連結

share

我要留言

share

延伸閱讀

你可能會喜歡

人氣點閱榜

網友回應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