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網頁上方

斷裂的社安網/社會安全網1.0計畫期滿 民眾有感?社工不苦了嗎?

記者 王薏絜 / 攝影 柯勝雄 報導
發佈時間:2021/04/25 00:22
最後更新時間:2021/04/25 00:51

107年推出的社安網1.0,在109年年底滿3年了,當中社工人力總進用率高達85%,數據看起來很漂亮,但社工的流動率還是不低,因為「強化社會安全網計畫」專注在補充人力,忽略配套措施,而社工的職業風險,動輒面對暴力威脅,像是有社工師被個案找人圍毆,新北市社會局力挺社工,打了兩年妨害公務的官司,最後卻敗訴,法院判決重創社工士氣,在社安網2.0要推出前,TVBS帶您全面檢視社會安全網路。

圖/TVBS

 
他們穿梭在一件件悲劇中,常被排山倒海的指責淹沒。

新北市社會局社工督導陳瑩蕙:「只要涉及生命,都是一個很大的挑戰。」

新北市社會局社工督導陳瑩蕙:「大家都把社工太神話。」

新北市社會局社工師官仕軒:「(個案)衝過來之後,一手就勾住我的那個脖子拖行這樣子。」

新北市家防中心廖社工師:「可能談到一半的時候,對方有出拳攻擊我的情形。」

 
新北市社會局社工督導陳瑩蕙:「那他們家因為自己住在半山山腰上,所以他們其實都每餐都會是自己煮飯的,像這些柴米油鹽都會用得上。」

圖/TVBS

這天我們跟著陳瑩蕙社工一起去訪視,她和老公都是社工,被問到訪視太晚小朋友怎麼辦啊?

新北市社會局社工督導陳瑩蕙:「我小朋友基本上她下課回家之後,至少還可以去我婆婆家,社工真的很需要親屬這樣子的一個支持對,要不然,不要講,社工(小孩)被通報高風險也滿尷尬的。」

幽默背後流露的就是,服務對象在哪,上山下海就去哪的忙忙忙。這次非常難得,訪視的民眾願意露臉被拍攝。

社工陳瑩蕙vs.個案蕭弟弟:「你很厲害耶。(若不是妳從黑暗中把我拉起,我不可能會這樣走。) 你講這麼感性的話,你害我等下都快哭了。」
 

蕭弟弟扛著助行器,慢慢爬著階梯要回舊礦坑宿舍搭建的家,他歷經重大車禍,昏迷臥床不能動,爸爸每天揹兒子上上下下去醫院復健,現在能說話走路,是奇蹟也是父子倆堅強的意志力。」

圖/TVBS

新北市社會局社工督導陳瑩蕙:「爸爸你這個要放哪裡,物資要放哪裡(隨便放)。」

個案蕭爸爸:「那一段時間最無助的時候,就是有人幫助是最好的,比較有力量逆流而上。」

蕭爸爸當初為了照顧兒子,辭掉工作經濟困難,社工的介入拉住了墜落中的家庭。

 
社工陳瑩蕙vs.個案蕭爸爸:「你每天揹他,手不是手很有力嗎?(腳,揹他是腳。)」

爽朗的陳瑩蕙為個案帶來陽光,只是25年的社工生涯,記憶中有隱隱作痛的遺憾。

圖/TVBS

新北市社會局社工督導陳瑩蕙:「(曾有位個案)他面對很大的家庭的變故,所以還滿認真地陪了他走了一段時間,然後他就在我要轉換工作之前的前夕,他就選擇輕生這樣子,所以我必須學會一件事情叫做放下。對,因為我們很難,很難面面俱到,我們也很難把所有的生命都背負在我們的肩膀上。」

努力了不一定有好的故事結果,每位社工要承接個案的情緒和血淚經歷,很容易導致替代性創傷,被自責焦慮憂鬱包圍。

平均年齡只有15、16歲的少年,看到一名社工人員走出來,就圍上去出手攻擊。

107年新北市家防中心社工師和家長討論兒保案件的後續,沒想到被對方的朋友突襲圍毆,還就在派出所附近,事隔兩年多這位社工師第一次接受媒體專訪。

新北市家防中心廖社工師:「進入司法程序,那我會擔心對方會不會報復,這是還滿常見的一個,可能的一個狀況,所以其實在進出我們家防中心的這個安全上面,其實就會比較多的擔憂。」

圖/TVBS

當初剛回來上班時難免有陰影,新北市社會局提告妨害公務力挺社工長達兩年的官司,訴訟文件中抗告人是社會局,法定代理人張錦麗就是局長,不過上訴到最後,高等法院認定,廖社工當下不是在安置小孩或是安排家長探視以及這對父母雖然有指示朋友,在訪談結束後趁機毆打社工,但難以認定有妨害公務的主觀犯意,109年駁回上訴判決重創社工士氣。

新北市家防中心廖社工師:「我們社工在這個事件上面,其實也是會需要有一些保障,對那司法這邊,其實是我們能夠借助的一些力量,所以其實是滿無奈的。」

上班期間被打不算妨害公務,但社工職務本來就不只在辦公室,工作內容也會跟當事人家屬或相關人士溝通接觸,判決或許也凸顯的是整個社會,對社工職業理解的薄弱。

資深記者王薏絜:「廖社工師無法露臉受訪,就是因為保護性社工,得要處理家暴、性侵等業務,碰到暴力威脅的風險相當高,他們還要24小時oncall服務緊急個案。」

根據衛福部統計,成人和兒少保護通報案件,107年總共13萬8千多件,108年有14萬6千多件,109年不管是成人還是兒少都增加更多,加起來破了16萬件,保護性社工的壓力愈來愈沉重。

圖/TVBS

新北市社會局社工師官仕軒:「這個就是我們的警報器,對比較危險的時候你就按一下,它就會產生巨響,然後這個是辣椒水。」

看了有點心酸的防身武器。

新北市社會局社工師官仕軒:「我去訪案囉,到金山。」

出門前跟同事交代一下自己去向,這是社工的自保SOP之一,社工常常是單打獨鬥去訪案,卻沒有警察的公權力來防禦,官仕軒曾因為保護安置婦女小孩後,被對方家屬埋伏飛車追逐,除了這些危險,快要壓垮社工們的還有。

新北市社會局社工師官仕軒:「一些民眾對我們的想像認為說,我們好像就是萬應公,就好像有什麼事情就是找社工就對了,只要看到新聞跑馬燈,出現什麼什麼發生什麼家暴案件,或是什麼什麼致死案件,兒童什麼案件什麼的,然後我們就會很緊張說,那個發生地在哪裡,是不是自己的轄區。」

輿論究責還有大眾的錯誤期待,神話社工可以處理所有的社會問題,但悲劇不會因為社工的存在就此消失。

圖/TVBS

107年開始政府推強化社會安全網計畫,投入近70億經費增加上千位社工,根據衛福部截至110年1月的數據,全台灣總進用率平均85.51%,只是漂亮數據背後的真實就是全台灣社會工作專職人數,有1萬4千多人,服務比是1個人要服務1535人,相較美國的服務比是1:511,日本是1:626,比別人重的多,而重點也不該只有人力。

新北市社會局社工科科長劉文湘:「這一波強化社會安全網的人力挹注之後,我們有算過因為新人進來之後,一定會有很多還沒有經過社會歷練,或者是才剛畢業出來的人,我們有算過,我平均的社工年資也只有兩年多,人要做事需要有子彈糧草,這些一定要有這樣的一個配備,那不然的話我社工不可能,只靠一張嘴在跟家庭工作。」

年輕社工更需要支援,這不是單一縣市的困境,中央的社安網1.0專注在補充人力忽略配套措施,像是警政、衛生、教育、社區支持等相應資源都該一起到位,缺乏責任分工,彷彿變相將壓力都轉嫁到社工身上,當你處在黑暗深淵社工是那道曙光,但當他們身心耗竭轉身離開,整個國家的社會安全網絡也將潰敗。

最HOT話題在這!想跟上時事,快點我加入TVBS新聞LINE好友!

斷裂的社安網

#斷裂的社安網#社安網1.0#社工#家防中心#人力

我要分享

share

我要分享

share

複製連結

share

我要留言

share

延伸閱讀

你可能會喜歡

網友回應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