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_icon
PM2.5值 待更新
09/19
星期四
23°
26°
09/20
星期五
22°
25°
09/21
星期六
22°
24°
09/22
星期日
23°
25°
09/23
星期一
22°
25°
09/24
星期二
23°
25°
東方熱低壓將增強 注意動向影響
>
下載TVBS APP

隨時掌握完整的時事新聞!

下載
  • 30
  • Aug
  • 2019

「火柴人」昔遭譏:小孩程度 奇才洛瑞畫作今飆2億

記者 林佳妮 報導

2019/08/30 20:01
圖/天馬行空 提供 「火柴人」昔遭譏:小孩程度 奇才洛瑞畫作今飆2億
圖/天馬行空 提供
今天我們要透過一部頗受好評的電影,來欣賞與洞悉英國二十世紀最偉大的國民畫家羅倫斯·史蒂芬·洛瑞,雖然現在備受讚譽,畫作拍賣更曾經創下兩億台幣的天價,但其實他熬了三十多年才獲得肯定,因為他洛瑞醉心的歷經工業革命後的城市風景,也就是他成長、居住的蘭開夏日常,他的畫中人物因為頭大身小被戲稱、嘲笑像是小孩子畫的塗鴉,而在籍籍無名、飽受冷落的漫長時光裡,他照顧臥病在床的母親,但是,批評他最嚴苛、最不留情的,也是母親,這部電影描繪的就是他與控制狂母親之間相愛相殺的關係,以及母親間接造就了他獨特又孤寂的繪畫世界。

這幅畫叫做《從工廠回來》,密密麻麻的人物,頭大大、身體細細長長,全融入他們背後巨型的工廠、煙囪以及被濃煙給染成慘白的天空。

電影《洛瑞&火柴男人》:「鉛白色。」

那是英格蘭西北部工業重鎮蘭開夏的天空,從倫敦搭車北上蘇格蘭時的中繼站,當旅人穿越蔥綠的英國鄉間後,觸目所及轉眼變成工業景色,同時也是英國二十世紀最偉大國民畫家之一,羅倫斯·史蒂芬·洛瑞筆下的世界。

電影《洛瑞&火柴男人》:「我只是個畫畫的人,如此而已,別無其他。」

現在多數人應該都能理解在機械齒輪下求存的芸芸眾生,但是,90年前並非如此,畫中人物被戲稱是「火柴棒人」,稚拙的風格更遭藝評嘲諷和小孩塗鴉差不多程度。

電影《洛瑞&火柴男人》:「『L.S.洛瑞畫的《從工廠回來》,令人困惑,看似孩童的畫作,這是對蘭開夏市民的污辱』。」

如此毫不保留情面的還是他的母親,卻是洛瑞最在乎的人,伊莉莎白·哈布斯·洛瑞。

電影《洛瑞&火柴男人》:「我夢想成為一位鋼琴家,每天不斷地練習,當我們住在維多利亞公園時,那是另一個世界。」

曼徹斯特的「維多利亞公園」差不多是現在台北的仰德大道吧,為了配合妻子晉身上流的希望,洛瑞的父親,羅伯特,搬到這個高級莊園,但他只不過是個房地產經紀人的書記。

電影《洛瑞&火柴男人》:「有人嗎?我來收房租。」

而有其父必有其子,洛瑞長大後,也成為地產公司的辦事員兼收租員。

電影《洛瑞&火柴男人》:「有人嗎?我來收房租。」

伊莉莎白在生下兒子後,本來就孱弱的身體連教授鋼琴都沒辦法了,她也開始以自己的病痛,來獲取溫和丈夫的注意與順從,也用同樣的方式,控制著自己的兒子。

電影《洛瑞&火柴男人》:「你今天過得如何,媽?」
電影《洛瑞&火柴男人》:「一如往常,躺在這裡等著大限之日到來。」

這部自傳電影描述的便是洛瑞與母親的關係,以及母親對他藝術成就的刺激與影響,洛瑞一直到1939年,才獲得初步的成功,那年,他已經51歲,照顧臥病在床的母親長達七年,而他母親自始自終否定他的才華與阻撓他的藝術事業。

電影《洛瑞&火柴男人》:「丹比先生不喜歡你的話,羅利,他不認同,極盡羞辱之能事。」
電影《洛瑞&火柴男人》:「我要全部燒光,媽。」
電影《洛瑞&火柴男人》:「這個嗜好對你有何助益?畫這些骯髒的工業景象,根本沒人想買。」
電影《洛瑞&火柴男人》:「這不是嗜好,媽。」

曾經擔任皇家莎士比亞劇團藝術總監的劇場導演阿德里安·諾布爾,轉戰大銀幕,改編劇作家馬丁·赫斯福德的同名劇作,找來坎城影后凡妮莎·蕾格烈芙飾演控制狂的母親。

電影《洛瑞&火柴男人》:「今天我看到一個女人,臉上長滿鬍子。」
電影《洛瑞&火柴男人》:「真是噁心。」
電影《洛瑞&火柴男人》:「我覺得她美極了。」
電影《洛瑞&火柴男人》:「難怪你都找不到女朋友。」

而提摩西·司伯,也就是以背叛哈利波特爹娘的「蟲尾」為台灣觀眾熟悉的演員,則詮釋洛瑞這位影響後輩深遠的藝術家。

電影《畫世紀:透納先生》:「謝謝你。」
電影《畫世紀:透納先生》:「謝謝你,透納先生。」

提摩西·司伯繼讓他奪下坎城影帝的角色──大畫家透納之後,重作馮婦,風格從十九世紀浪漫主義風景畫,變成二十世紀的工業城市景色,風格的流轉也標示社會的變遷。

電影《洛瑞&火柴男人》:「我覺得我必須捕捉,一種生活方式,一種真實。」

在洛瑞眼中,鐵道拱門、石造牆、工廠、煙囪,都是無與倫比的美好,即便在母親、上流階級以及古典藝文圈人的眼中,這些事物粗鄙的一文不值;電影的場景,多數都在母子棲身的簡陋排屋裡,而牆外或牆內的世界,都是嚴厲殘酷,但是,他每天深夜,下班回家服侍完母親後,在小閣樓裡一筆一筆勾勒出邊緣、孤獨的「火柴棒人」。

電影《洛瑞&火柴男人》:「他們像老鼠一樣。」

可能是洛瑞對於內心渴望童趣純真的投射,也是他對於不被認可的反抗,最重要的是,對於控制狂母親的無聲反抗。

電影《洛瑞&火柴男人》:「象牙黑、朱砂色、普魯士藍,人潮可能是最寂寞的地方。」

而或許母親的鄙夷,意外成為他不斷畫下去的推手;如今,他的畫作拍賣可達二億台幣的天價,收藏者包括英國女王、出身曼徹斯特的前綠洲合唱團主唱諾爾・蓋勒格,以及英國最傑出的演員之一伊恩·麥克連,而身為蘭開夏同鄉的伊恩·麥克連曾說「身在人群中的任何人,都能在洛瑞的畫中看見自己的身影」,在至今依舊突飛猛進的工業化裡,默默奮鬥的渺小人物。

電影《洛瑞&火柴男人》:「我是藝術家嗎?我只是一個畫畫的人,如此而已,別無其他。」

最HOT話題在這!想跟上時事,快點我加入TVBS新聞LINE好友!

你可能會喜歡

人氣點閱榜

看更多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