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網頁上方

為救援推戲約 楊懷民蓋狗園助流浪毛孩

記者 蔡明娟 / 攝影 莊其源 報導
發佈時間:2022/04/16 22:05
最後更新時間:2022/04/16 23:24

長期關心動保議題的楊懷民,2016年和朋友集資4千萬,在宜蘭蓋狗園、成立關懷動物協會,至今已救援超過1500隻以上的流浪毛孩,楊懷民親力親為,甚至還曾為了救援推掉戲劇邀約,就連存款也幾乎全投了進去,但他卻從不覺得後悔,只希望能夠幫助這些弱勢,終結牠們的流浪悲歌。


圖/TVBS

 
藝人楊懷民:「雞蛋雞蛋,唉唷好啦好啦好啦,米寶米寶米寶,好,娜娜、娜娜乖娜娜乖,雞蛋雞蛋,好啦好啦好啦,米寶、米寶乖。」

一走進狗園就獲得了巨星般的待遇,毛孩們使勁的搖著尾巴,獻上熱吻,討摸討抱,這是他們最熱情的迎賓方式。

藝人楊懷民:「好好好,小虎小虎,唷唷唷唷唷,好啦,娜娜你不可以獨占,小虎小虎、小虎乖小虎乖,小虎小虎,好啦好啦、好啦小虎,唉唷娜娜,你…你撞到我的牙齒了小寶。」

 
圖/TVBS

叫得出每隻毛孩的名字,因為牠們可都是楊懷民救援回來的寶貝,愛狗的他,過去一直是流浪狗志工,後來認識了其他4位愛狗同好,大家決定要投入更多,於是一起集資4千萬在宜蘭買地、蓋狗園,成立關懷動物協會,佇立在翠綠稻田間的這棟白色房子,就是毛孩們的溫暖家園。

藝人楊懷民:「有的籠子是兩隻或者三隻,那大部分是一隻,我們這邊大小不一定啊,有大有小,所以像這種牠們就是自己的房間,然後自己的水在這裡,冬天如果風吹會很冷,寒流來的時候整個帆布通通放下來,有的狗是所有的狗都能適應,牠就可以從這裡到那裡、到那裡,牠跟誰都好,那有的狗是我就是跟牠不合,牠們兩個見面就要吵就要鬧,所以兩個就要分兩塊地方。」

不關籠,讓近百隻毛孩能在園區自由活動,但在牠們開心笑容的背後,其實都有一段傷心的故事。

藝人楊懷民:「小時候我們救來的時候,牠被人打斷了腿沒有醫治,所以牠從小兩條腿就直不起來,那我們就叫牠蹲蹲,牠只能蹲著,叫牠蹲蹲,你看蹲蹲的腳一直蹲著,牠只能蹲著,對不對,蹲蹲喔,蹲蹲的腳就只能蹲著對不對,可是蹲蹲很棒,蹲蹲是一個棒小孩對不對;牠被丟在收容所,然後呢,就放在那裡放一個月,他們覺得牠怎麼都不動,原來牠是已經被撞到不能走了,越來越嚴重他們才帶出來送醫,牠的腳已經被細菌吃掉了,骨頭被吃掉了、尾巴也截掉、後肢也截掉、然後結紮,一天做三個手術好可憐。」

圖/TVBS

安置的大多是救援回來的傷病犬,被傷害過的牠們,最初對人類充滿戒心,能夠卸下防備、重拾信任,除了愛心與耐心外,更得付出時間陪伴。

藝人楊懷民:「牠被丟在三星的一個不毛之地,整片都是卵石,什麼都沒有,然後牠走到四個腳都走破了,你看走多少路,身上沾滿了鬼針草,全身都是,後來(名字)就變成阿草阿草;牠是從香肉店救出來的,就是說那時候有人吃香肉,然後牠們是這些被抓起來被綑綁起來的,那牠那時候剛救回來的時候呢,每天晚上10點多牠會開始嗚咽、會哭,我們就想說是不是牠那時候在香肉店的時候,大概那個時候牠的同伴,牠看到同伴被殺,所以牠會哭,那所以取名叫91,台語叫救牠。」

 
圖/TVBS

楊懷民總說,從事救援就像是走上條不歸路,因為當你看到問題後,就再也無法視而不見,尤其園區中那些癱瘓、老殘的毛孩,被領養的機會微乎其微,救了就要有照顧牠一輩子的認知。

藝人楊懷民:「我們原來約好了說,我們只要救援不要超過50隻,50隻是一個我們能夠承受的範圍,但是很快就到達50隻了,然後呢別人求援,你看了這狗狗這麼悽慘怎麼能不救,我們有很大的壓力,而且有一段時間是每個月都會被財務壓到,(花)上千萬有吧,其實我算不清楚了,也不敢去算這筆帳,只是存摺裡只剩下少得可以的數字就是了。」

協會從2016年成立至今,一共救援了超過1500隻流浪毛孩,他們從不主動募款,每個月數十萬的開銷全靠自己撐,多年來的壓力可想而知。

藝人楊懷民:「這一些生命你一但認同了牠們以後,你會覺得說牠們是真正的弱勢,因為都是被人遺棄,牠必須要有一批人花他們的心血來救援這一批生命,本來我還有兩部在大陸的戲,因為去一部戲要花我三個月時間,為了救狗我捨不得,我就都推掉了。」

有京劇底子的楊懷民,當年是歌仔戲電視史上第一位男小生,從不會講台語到可以唱戲,花了不少功夫苦練。
 

歌仔戲《孔明三氣周瑜》:「我為東吳心炯炯。」

藝人楊懷民:「前10集的時候天天捱罵,天天接到信就說,你說的台語我們都聽不懂,然後你去演你的國語啦,不知道到了10幾集的時候忽然,我們公關組每天就來問說,今天楊懷民有幾場戲?原來觀眾覺得不能接受的,現在覺得反過來了,他們覺得說,他台語有個腔調很可愛。」

戲劇《幾度夕陽紅》:「再這樣吹風吹下去你會生病的,我送你回去。」

藝人楊懷民:「我記得我歌仔戲那個時候,軋(戲)有軋瓊瑤的《幾度夕陽紅》,那《幾度夕陽紅》那時候,就變成我歌仔戲錄到早上5點多,天矇矇還沒有亮我就包一輛計程車,趕到福隆去拍《幾度夕陽紅》沙坪壩的戲,那拍完再包車趕回來歌仔戲,我在拍《幾度夕陽紅》的時候,我可以這樣子就是說,有我的戲、有我的台詞,我撐著,講完這句話以後該別人講,我就睡著了。」

圖/TVBS

戲劇《神機妙算劉伯溫》:「先下手為強,後下手遭殃,若等到皇上下旨,相爺你後悔就來不及了。」

最巔峰時,手上同時軋3檔戲,能演能唱還能主持,後來更嘗試幕後工作當製作人,在演藝圈活躍了大半輩子,直到接觸動保後毅然轉換重心,並非是厭倦了演員身分,而是衡量後,不得不做出的取捨。

藝人楊懷民:「演戲對我來講還是我的興趣,但是只要讓我能夠照顧到我的狗,我覺得現在照顧狗已經變成我的責任了,我的責任跟我的興趣能夠兼顧,這是最理想的,我希望能夠有人找我演一個,讓我的狗狗一起上鏡頭的戲。雪妃啊,你快選不上妃了你這麼胖,這我取的,一個叫皇妃一個叫雪妃,等著人認養,一直沒有人認養,結果把牠養到這麼胖,怎麼辦,你怎麼辦雪妃,你覺得你還可以找到婆家嗎?」

圖/TVBS

今年69歲的他,至今仍舊單身,雖然沒有結婚生子,倒也不覺得遺憾,在協會園區住了6年,凡事親力親為,因為收編了其中3隻毛孩,為了牠們就醫方便,近期才搬回台北定居,其中高齡又失明的柴犬甜甜,每天早中晚都得點眼藥,儘管時間全被這些毛茸茸的孩子綁住,但卻是種甜蜜的負擔,救援的路沒有終點,楊懷民從自身做起,也盼能發揮公眾人物的影響力,讓毛孩們都能有所養,不再流浪。」

藝人楊懷民:「也不求說我要做得多麼的這個幅員廣大,但是就是把這些生命照顧好,這就沒有遺憾了。」

當掌聲響起

#當掌聲響起#楊懷民#關懷動物協會#流浪狗

分享

share

分享

share

連結

share

留言

message

訂閱

email

延伸閱讀

你可能會喜歡

人氣點閱榜

網友回應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

0.1285

0.0320

0.16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