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_icon
PM2.5值 4低
01/29
星期三
12°
14°
01/30
星期四
10°
14°
01/31
星期五
14°
02/01
星期六
10°
16°
02/02
星期日
12°
20°
02/03
星期一
13°
20°
接近寒流等級! 強冷團來襲「這幾天超冷低溫下探9度」
>
下載TVBS APP

隨時掌握完整的時事新聞!

下載
  • 28
  • May
  • 2009

淒美動人蝶比翼 梁祝傳唱半世紀

記者 彭馨儀 蘇宗怡 / 攝影 陳柏華 張逸民 張鎮安 報導

2009/05/28 09:42
 淒美動人蝶比翼 梁祝傳唱半世紀

最知名、也最為膾炙人口的中國交響樂作品「梁祝協奏曲」,至今正好屆滿50周年,當年2位上海的大學生,以梁祝的故事創作實驗性的交響樂,後來意外地獲得億萬觀眾的共鳴,也流傳到各國;50年來,梁祝協奏曲被視為美麗的傳奇作品,也帶領全世界認識了「梁山伯祝英台」這個東方的淒美愛情,與西方的「羅密歐茱麗葉」互相輝映,梁祝故事本身以及交響樂曲的創作過程,都是動人的篇章。

1959年5月27日,在上海蘭心大戲院首次公演的梁祝小提琴協奏曲,50年後經典重現。

18歲獨奏演出的俞麗拿,和創作者之一的陳鋼,青春容顏已變,指尖的音符穿越半世紀,台下觀眾欲罷不能的掌聲,一如當年。梁祝協奏曲演奏者俞麗拿:「拉完後最後結尾是一個輕音,是個很輕的聲音,結果下面也沒有聲音,沒有聲音結果就挺緊張的,後來掌聲就一直不停的,長期長期的掌聲沒有辦法,只好再拉一遍,就這樣,首演就拉了兩遍梁祝,以後就不會再有了。」

梁祝協奏曲傳奇,由這絕無僅有的安可經驗,揭開序幕,剛好搭上梁祝戲曲,拍成第一部,彩色電影的風潮,猶如平地一聲雷,轟動全中國。

1954年,日內瓦會議,中國領袖周恩來,送給喜劇大師,卓別林的見面禮,是中國拍攝的第一部彩色電影。梁山伯飾演者范瑞娟:「梁山伯與祝英台,卓別林他們夫妻,那時候也看了,總理那時候在日內瓦,他講了,我今天請你們各國朋友們,看看我們中國的羅密歐與茱麗葉,大家看了反響很大,總理很風趣的說,他說這次日內瓦會議啊,全靠梁山伯與祝英台,茅台這兩『台』啊,征服了外國朋友們。」

梁祝蕩氣迴腸的淒美愛情,此後就被稱作中國的羅密歐茱麗葉,從戲曲成為電影,之後產生中國首部,交響樂作品梁祝協奏曲,卻是狂熱年代的一個「意外」。梁祝協奏曲作者何占豪:「1959年那時候是,國慶十周年要有節目表演,寫什麼作品是有一番爭議,開始的時候,提出就是寫一些口號的,什麼大練鋼鐵、女民兵啊,最後提了個備用的,叫做梁山伯祝英台。」

大躍進的時代,才子佳人的梁祝,很不政治正確,上海音樂書院黨委書記孟波,卻大筆一勾,勾出了一部交響情人夢,主修小提琴的二年級生何占豪,搭配作曲系四年級學生陳鋼,3個月,梁祝小提琴協奏曲初稿完成。TVBS記者彭馨儀:「當年梁祝初稿完成後,在上海音樂學院舊辦公大樓,這個半圓廳第一次試奏,但是當時這首協奏曲,還沒有辦法表現出,梁祝淒美愛情的味道。」

陳鋼搭配何占豪的首次試演,台下反應冷淡。何占豪:「當時我們寫,祝英台死了,就死了,沒有化蝶,是老師給我們指出,為什麼沒有化蝶,那時候我們很幼稚,我們說,人死掉不會化蝴蝶的,那是迷信我們沒寫,老師說,這個不是的,化蝶是根據於理想,要是對美好的嚮往,跟迷信是兩回事情。」陳鋼:「我們所寫的是,心裡面嚮往的,對愛情執著的追求,對惡勢力的反抗,所以是寫我們心裡面的梁祝。」

梁祝的美妙愛情,透過梁祝協奏曲,成了美妙樂音,俞麗拿的繞指柔情,20多分鐘的樂曲無一不美,卻在文革時也難逃荼毒。

當時媒體如此下標題,工人聽梁祝開不動機器,農民聽梁祝舉不起鋤頭,解放軍聽梁祝把槍打歪了,梁祝成了「大毒草」,創作者需要「消毒」,全打入牛棚勞改餵豬。俞麗拿:「唱片什麼的根本都不敢聽,一點不敢聽,文革後期,我有一次偷偷放給兒子聽,兒子把它放到最小最小的音量,貼著揚聲器聽,告訴他,這是你媽媽拉的。」

禁忌的年代,梁祝這雙蝴蝶仍隨樂音,偷偷地飛入民眾心坎,平反之後,原版演奏者俞麗拿的唱片,發行量100多萬張,被稱為「永遠的祝英台」,何占豪和陳鋼也在中國樂壇闖出地位,名利之前,矛盾也隨之出現。何占豪:「台灣誤傳,台灣以為是陳鋼寫的,事實上是我寫的,我認為梁祝不應該,看做個人幾個人的功勞,應該說他是幾代人,中國戲曲界或音樂界,幾代人的勞動成果。」

何占豪說,協奏曲在他手中先有雛形,陳鋼後來才加入,陳鋼卻曾當眾宣示,梁祝是我寫的。陳鋼:「假如我不參加,我想也沒有今天的梁祝協奏曲,他們可以搞兩個小調,越劇的調子,但是這個協奏曲是不會有。」

辦公室裡的作品集,宣告著陳鋼的出身,父親是知名的流行音樂人,被稱為一代歌仙的陳歌辛,寫了許多老上海,膾炙人口的歌曲。

為了誰領銜創作而撕破臉,2009上海之春音樂會上,相逢一笑抿恩仇,為共同創造中國音樂的世界符號而驕傲,更在東方文化圈獨領風騷。

日本知名小提琴家西崎崇子,對梁祝的愛戀近乎癡迷,梁祝的英文名,THE BUTTERFLY LOVERS,由她而起,錄製的梁祝專輯賣出千萬張。日本知名小提琴家西崎崇子:「這是一個美麗的故事,也是一首美麗的協奏曲。」

她父親的得意門生,美女小提琴家諏訪內晶子,也在大陸紀念活動上,詮釋梁祝,另一位大陸被稱為,天才小提琴家的呂思清,來台搭配國樂團的演出,也造成轟動。大陸小提琴家呂思清:「我覺得它應該就是,我們民族音樂,最富有代表性的一部作品。」知名指揮家曹鵬:「梁祝我幾乎在台北香港,新加坡等周邊地區,我都演遍了,這可以看出這個梁祝的份量。」

還有更多知名音樂家,都彈奏過梁祝,演繹不同風韻,甚至連日本寶塚劇團,都曾經在北京演出,日本版的梁山伯祝英台,而其實各種不同劇種,也都有梁祝的身影。梁祝:「有緣千里來相會,得遇仁兄心歡喜。」

1952年越劇梁山伯與祝英台,吳儂軟語抒情細膩,是梁祝戲曲的原型,後來導演李翰祥,改以黃梅調搬上大螢幕,傳唱40多年依舊經典,反串演出的凌波,成了永遠的梁兄哥。凌波:「…到池塘,金色鯉魚一雙雙,好似比目魚兒相依伴,弟兄分別成感傷。」

電影中凌波搭配樂蒂,歌舞劇中的祝英台,換成資深演員胡錦,當年台北為梁祝成了「瘋人城」,她就是瘋狂影迷之一。藝人胡錦:「我是他的影迷,他那個時候從台北,真的啊,台北機場下來的…,民國52年那時候我在學校,排到靜修女中門口耶,在看她過去。」民眾:「萬人空巷,比打棒球有過之而無不及。」

當時梁祝的票房,不能稱絕後,但一定空前,連演162天930場,2個月賣出92萬張票。凌波:「有很多觀眾他們就…,就是一直都還是,把妳當成這個梁山伯那樣,好像全世界都是這樣的,我到哪裡,所有的影迷,碰到我都是,妳的梁山伯,我看了多少次多少次,每一個人看見我都是這樣講。」

草橋結拜,十八相送,樓台會,哭墳,化蝶,梁祝的經典戲碼,觀眾幾乎都能哼上幾句。

王伯森舞台劇、歌仔戲舞台劇音樂劇、電視劇電影,還有各種傳統戲曲及舞蹈,甚至在溜冰場上,都能看見聽見梁祝!

大陸冰上皇后陳露,在長野冬奧拿下銅牌的,自選曲目就是梁祝的化蝶,梁山伯與祝英台,就像翩翩彩蝶,在各個文化舞台振翅高飛。梁祝:「楊柳輕揚百花開,蝴蝶雙飛迎春來,相伴相隨永相愛,梁山伯與祝英台。」

流傳1600年的梁祝,纏綿悱惻的愛情,透過不同藝術形式的演繹,得到億萬知音的共鳴,一個故事、一雙蝶,一首曲、一個夢,從未遠去。

更新時間:2016/05/16 15:06

你可能會喜歡

人氣點閱榜

看更多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