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xx
xx
"
"
回到網頁上方

觀點/龍年「Dragon」改稱「Loong」就是文化自信?

作者 黃清龍
發佈時間:2024/02/15 13:37
最後更新時間:2024/02/15 13:37
今年是農曆龍年。(圖/達志影像路透社)
今年是農曆龍年。(圖/達志影像路透社)
作者:黃清龍(信民兩岸研究協會理事長、獨立媒體人)

今年是農曆甲辰龍年。關於龍年的英文,過去都稱「dragon」,今年中國官媒不用「dragon」,改為「loong」,在網絡上掀起「龍」一詞的英文翻譯爭論。
 

中國環球電視網(CGTN)在報導「新春龍舞挑戰賽」活動時,將龍年譯為「Loong Year」,「龍舞」譯為「Loong Dance」,央視春晚吉祥物「龍辰辰」的英文名也譯作「Loong Chenchen」。

對照上一個龍年(2012年),當年官媒《環球時報》和英文報紙《中國日報》都採用 「Year of the Dragon」,並沒有使用「Loong」。

央視網引述北京外國語大學英語學院副院長彭萍教授指,19世紀初,英國傳教士馬什曼在著作中提到中國的龍,注音是loong,解釋時使用了dragon一詞,後來英國傳教士馬禮遜編出史上第一部《華英字典》,將龍譯為dragon,這個翻譯延用至今。
 

該報導並指,西方龍是「口吐烈焰+巨翅長鱗+烈性如火」,形象負面,中國龍則是「馬頭+鷹爪+魚鱗+鹿角+蛇身+沒有翅膀」,代表好運吉祥。因此,「Loong」更貼近中國龍的原意。

有趣的是,其實「龍」這個在中國歷史流傳久遠的民族象徵,在中共的意識形態認知上,曾長期視為封建落伍的語詞,因此官方都刻意不用,或者只是引為批判標的。例如改革開放之初,中央電視台製作的六集電視紀錄片《河殤》,於1988年6月11日首播時,曾對諸多中國文化符號辨析和評判,包括黃河黃土文明、長城和龍等。龍被描述為中國文化傳統包袱的象徵,是中國發展困局導因之一。

中國開始正面看待「龍」,應與台灣歌手侯德健創作的《龍的傳人》這首歌有關。

1978年12月,美國政府宣佈與中華民國政府斷交,轉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建交。侯德健當夜奮筆創出《龍的傳人》詞曲, 1980年經台灣名歌手李建復翻唱,搭著校園民歌風潮,令此歌曲變得家傳戶曉。隨後經過香港歌手張明敏及關正傑的分別演繹,更傳遍中國大陸。而《龍的傳人》也成為中華民族的別稱。

英國BBC引述《北京日報》評論文章指,很多西方人看待中國的目光、翻譯中國的文化,帶著一種對異域文化居高臨下的審視,「比如近代史上,別人就把我們表述成『黃禍』、 『東亞病夫』」。

文章強調,「在解決了『挨打』、 『挨餓』問題後,強起來的中國必須解決『挨罵』的問題,主動進行自我宣介」,又稱翻譯問題「絕非沒事找事,實則關乎潛移默化的形象認知」。

對此,有中國網友表示支持音譯「Loong」,指「dragon像大蜥蜴,跟中國龍不一樣」、「中國龍是獨一無二的,漢語走向全世界,就應該把『龍』這個詞音譯」。持反對意見的網友則認為這是在開民族主義倒車,反諷稱「如果翻譯要改用漢語拼音,那麼春節應該改為Chun Festival或Chunjie,農曆新年應譯作Nongli New Year,以後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PRC)要不要換成Zhonghua Remin Gongheguo(ZHRMGHG)?」
 

新加坡國立大學政治學副教授、卡內基中國項目研究員莊嘉穎對BBC中文表示,此事反映出中國在習近平的領導下,變得更加民族主義和強調所謂的「文化自信」,這跟近年的「去英語化」趨勢一脈相承。

2001年中國加入世貿組織,教育部同年將英語學習從中學提前至小學三年級,英語被視為面向世界的象徵。但習近平上台後提倡「四個自信」,抵禦「西方影響」,近年英語的地位明顯降級。去年中國兩會期間,有全國政協委員提議取消初高中英語主科地位,或者降低高考外語分值。

時事評論員劉銳紹告訴BBC中文,中國共產黨視語言為一種思想工具,也是教育的先天條件,官方的大趨勢是不希望英語流行。「但現階段中文還是無法取代英文,只能在一些的小節上做,用中方宣傳機器來慢慢改變。『dragon』改為『loong』就反映出中國渴望掌握話語權的現象,但這是自嗨居多。」

他認為,有關做法違反約定俗成的語言習慣,相信「loong」很難成為世界主流用法。「語言是有生命力的,會隨著時代發展,如果所有字都要追溯到原文,這不是現代化的思維。」

其實農曆新年、十二生肖在不同文化都存在,每個文化體自然都會根據自己的國情演繹衍生。往年過年,也有「Lunar New Year」(農曆新年)和「Chinese New Year」(中國新年)的爭論。學者莊嘉穎強調,農曆新年是亞洲多個地區的共同節日,如果英文譯名要在地化,「中國講Year of the Loong,那我們在星馬印尼要不要來一下Year of the Naga(那伽)」。
 

學者沈旭輝也質疑,西方的「Snake」比中國的蛇邪惡,令人想到梅杜莎,而不是白蛇傳,是否蛇也要稱為「She」?有無數英文著作都以「Dragon」借代中國,這些書是否已經全部「辱華」,一干人等全部要以國安法拘捕?

就像莊嘉穎說的,中國一方面希望表現出自主性,同時卻沒想清楚自己要什麼,因此在「民族自信」與「國際化」之間迷失。沈旭輝則認為,這是一切以我為中心的大國沙文主義的最新示範。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並獨家授權刊登,不代表TVBS立場,版權所有,未經許可請勿引用,以免侵權。

 

◤頭髮保護 這樣做◢

👉頭髮直直落,可能原因是什麼?

👉髮縫線變明顯?我面臨頭髮危機了?

👉活化髮根、搶救髮線,且看醫師怎麼說!


黃清龍專欄

#龍年#農曆龍年#中國大陸#Loong Year#中國文化#習近平

專欄作者介紹

作者

黃清龍

獨立媒體人,現任信民兩岸協會理事長﹑POP撞新聞主持人。曾在聯合報﹑首都早報﹑自立晚報﹑自立早報﹑中時晚報﹑中國時報及旺報等不同媒體任職,從助理記者到總編輯﹑社長﹑發行人。對台灣藍綠有深切體會,對兩岸問題有第一手接觸,對美中關係長期關注,希望以博腦佛心(Profession)為台灣公共輿論盡一分力。

看更多

分享

share

分享

share

連結

share

留言

message

訂閱

img

你可能會喜歡

人氣點閱榜

延伸閱讀

網友回應

其他人都在看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

0.1419

0.0771

0.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