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網頁上方

顛覆傳統外交思維 另類美國領導人川普


發佈時間:2018/01/15 11:25
最後更新時間:2018/01/15 11:36
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顛覆傳統外交思維 另類美國領導人川普
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儘管已上任將近一年,美國總統川普仍然是國際舞台上一位不穩定且另類的領導人。他好發異論,會攻擊美國自二戰以來悉心扶植的盟友,跟美國的對手交手時似乎更為自在。


「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報導,他經常不按牌理出牌,推文嘲笑自己政府的政策,推翻美國特使試圖向其他國家傳達的訊息。

 

川普退出貿易和氣候協定,並譴責2015年與伊朗達成的核協議。他悖離美國數十年來的中東政策,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還嘲笑北韓領導人金正恩「又矮又胖」,加劇各界對朝鮮半島恐爆發戰爭的擔憂。

川普極力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建立關係、避免批評俄羅斯總統蒲亭(Vladimir Putin),但在自己的國家安全戰略報告中,卻說中、俄兩國是美國最大的地緣政治威脅。

最重要的是,川普改變了全世界對美國的看法,使美國從自由、以規則為基礎的國際秩序可靠支持者,變成一個更注重國內事務和不可預測的國家。這是一項重大轉變,偏離了美國70年來在兩黨總統領導下所扮演的角色,並對其他國家如何規劃自己的未來產生長遠的影響。
 

白宮國家安全顧問麥馬斯特(H.R. McMaster)受訪時表示,川普的另類作法「已讓很多人離開了自己的舒適圈,包括我在內」。麥馬斯特將川普的外交政策定義為「務實的現實主義」,而非孤立主義。

川普的顧問主張,川普為數十年的外交政策教條除舊布新,在上任將屆滿一週年之際,他已了解美國所處這個世界的現實情況。

顧問們指出川普對世界各地的影響。在中東,王儲穆罕默德.沙爾曼(Mohammed bin Salman)正在改變沙烏地阿拉伯;在亞洲,中國正在採取更多舉措,對擁有核武的北韓施壓;就連在歐洲,川普的指責也促使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成員國擴大各自的防務投入。

前總統小布希(George W. Bush)政府時期的國務院高層官員、現任外交關係協會(CFR)會長哈斯(Richard N. Haass)說:「大部分外國領導人仍在試著理解他,無論走到哪裡,都有人要我『協助我們了解這位總統,幫我們度過當前的局面』。」

提到適應川普這件事,幾乎沒有國家比德國遇到更大的困難,物理學家出身的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Merkel),她的個人風格與川普似乎差異最大。在梅克爾贏得執政的第4個任期後,這兩人的關係被賦予了沉重的象徵意義:一個是破壞大王,一個是自由世界秩序最後的捍衛者。

對梅克爾和許多德國人來說,大西洋對岸發生了某種本質上的變化。梅克爾去年5月說,「我們歐洲人真的必須把我們的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中」、「我們可以完全依靠別人的時代,在一定程度上來說已經結束了」。

美國與獨裁者的爭執減少了。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和沙國國王沙爾曼(King Salman)在川普到訪時給予熱情款待,收服川普的心。沙國國王把川普的照片投影在一家飯店的一側;習近平重新開放紫禁城內一個長期關閉的劇院,為川普夫婦送上一個京劇之夜。
 

當然,還有俄羅斯總統蒲亭這個奇異的例子。川普提及他與蒲亭熱情通話,卻又在國家安全戰略中承認俄國試圖透過干預選舉削弱民主。

川普幕僚辯稱,他與獨裁者的接觸已被證明是正確作法。沙國王儲去年3月造訪白宮時,川普對他格外關注。他們說,從那以後,沙烏地阿拉伯重新開放電影院,並允許女性開車。

但批評人士說,川普的付出比收穫更多。川普全心支持32歲的沙國王儲,鞏固他作為紹德王朝(House ofSaud)繼承人的地位。但從那之後,這位王儲將對手們監禁起來,沙烏地阿拉伯也對葉門內戰進行致命干預。

川普先前宣布美國將正式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時,對以國總理尼坦雅胡(Benjamin Netanyahu)做出巨大讓步,卻沒有向對方提出任何要求作為回報。

這也展現出川普外交政策的另一個特點:在很大程度上受國內政治影響。例如在耶路撒冷議題上,他其實是在兌現將美國大使館從特拉維夫遷往耶路撒冷的競選支票。雖然福音派和一些親以色列的強硬派美國猶太人歡欣鼓舞,卻激起了巴勒斯坦人的怒火。
 

而川普與習近平發展友好關係,或許能說服習近平對鄰國北韓的挑釁行為施加更大的經濟壓力,但是川普大體上擱置了對抗北京的貿易議程,作為對習近平的回報。

前白宮首席策士巴農(Stephen K. Bannon)說:「全球主義者和民族主義者之間存在著無法彌合的鴻溝。」

全球主義者已遏止川普最激進的一些衝動。雖然川普拒絕認證伊朗核協議,但他還沒撕毀這項協議。儘管反對那些北約成員國,認為它們不勞而獲,川普仍重申美國對北約的支持。他在競選期間雖承諾不參與阿富汗的國家建設,仍下令增派數千名美軍至阿富汗。

川普承認,總統這個職位改變了他。他談到阿富汗時說:「我最初的直覺是撤軍。過去,我喜歡跟著自己的直覺走。但我這輩子老聽人說,當你坐在橢圓形辦公室的桌子後面,你會做出截然不同的決定。」(中央社)


最HOT話題在這!想跟上時事,快點我加入TVBS新聞LINE好友!  
#川普#領導人#異論

分享

share

分享

share

連結

share

留言

message

訂閱

email

延伸閱讀

你可能會喜歡

人氣點閱榜

網友回應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

0.0950

0.0331

0.12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