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網頁上方

觀點/西方峰會與新興國家峰會的較勁?

作者 余文琦
發佈時間:2022/06/27 08:47
最後更新時間:2022/06/27 08:47
拜登參加在德國舉辦的G7高峰會。(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觀點/西方峰會與新興國家峰會的較勁?
拜登參加在德國舉辦的G7高峰會。(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拜登即將在6月26到28號參加在德國南部舉辦的七大工業國組織G7高峰會,之後到西班牙參加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的峰會。在G7的峰會上,烏克蘭總理澤倫斯基也將會視訊參加。G7高峰會將討論如何給俄羅斯施加更大的壓力。白宮擔心對烏克蘭的支持將開始有所動搖,尤其是因為現在世界經濟不好,面臨能源及食物的危機。


G7高峰會。(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上次拜登訪問歐洲是三月份,當時烏俄戰爭剛發生,拜登聯合歐洲各國宣布對俄羅斯一連串強硬的經濟制裁措施。但隨著戰爭的拖延,西方的聯盟也都因為國內政治經濟問題開始出現裂縫,尤其是英國的強生和法國的馬克宏目前國內的支持率都大跌。

另外拜登也將宣布“全球基礎設施夥伴關係”(Global Infrastructure Partnership)。根據美國國家安全顧問蘇利文,這個由美國主導的上兆美元的基礎設施投資將包括醫療健康以及數位型的基礎設施,主要由私部門來領導投資,與中國的不同。蘇利文也說這將是拜登任內的外交重點之一。

但華府有智庫人士表示,美國不需要模仿中國的一帶一路,因為美國的優勢從來不是在基礎建設,而是在高等教育和醫療健康方面。還有到底這些基礎建設的投資內容是什麼,還是不清楚。中國官方也對此回應,美國不需要用零和遊戲的思考來在全球做基礎建設。

 
不管是G7或是北約峰會,雖然有對抗俄羅斯和中國來作為美國團結西方的動力,但相較以往美國以異中求同來尋求合作夥伴的外交策略來領導世界的確很不相同,也顯示了世界局勢的變化。

世界正面臨能源及食物的危機。(示意圖/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在西方密集展開高峰會的同時,由中國舉辦的新興國家峰會(BRICS)包括了俄羅斯,印度,南非,以及巴西等五國也在6月23和24日剛開完,主題是“促進高質量的BRICS夥伴關係,帶來新時代的全球發展“,有與西方發達國家較勁的意味。BRIC第一次舉辦元首高峰會是在2009年,之後每年都會開會,當初是因為希望與經濟已發達國家有所區別,尤其是在金融危機之後。2010年加入南非成為現在的BRICS集團。

這次開會內容以對應COVID的挑戰,經濟復甦,以及加強和改革全球性機構像是聯合國和WTO為主。另外在烏俄戰爭方面,強調希望兩國對話並對烏克蘭給予人道救援。西方領導的世界秩序因為西方國家內部的政治挑戰以及新興發展中國家的經濟崛起而在權力平衡上有所改變,在金融危機發生後似乎改變的腳步更快,造成兩大集團逐漸成型,但許多中間不選邊的國家也將會小心地繼續在兩邊遊走。
 
 
 

G7、北約峰會

余文琦專欄

#拜登#G7#高峰會#北約#白宮#烏克蘭#經濟#聯合國

分享

share

分享

share

連結

share

留言

message

訂閱

email

延伸閱讀

你可能會喜歡

人氣點閱榜

網友回應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

0.1504

0.0954

0.24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