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網頁上方

觀點/G7敲定歷史性協議 香港首當其衝台商動作要快

作者 黃清龍
發佈時間:2021/06/07 12:36
最後更新時間:2021/06/07 15:52
香港維多利亞港。(圖/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觀點/G7敲定歷史性協議 香港首當其衝台商動作要快
香港維多利亞港。(圖/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作者:黃清龍(信民兩岸協會理事長、獨立媒體人)

上周六在英國倫敦舉行的七國集團(G7)財長會議達成歷史性協議,同意把全球最低企業稅率定為最少15%。這項協議將終結美國財政部長葉倫所稱的「過去30年來競相壓低企業稅的競賽」。尤其在疫情後,各國為了填補財政窟窿都有加稅的壓力,卻又擔心企業因此流失到其他國家,「最低稅率」將有助於避免「我加(稅)你不加」的困境。預料Google、Facebook(fb)等科技巨頭將首當其衝,香港等低稅或避稅天堂」也會受到衝擊。
 

協議內容分兩大部分
根據協議,稅改分為兩部分。第一部份是下令跨國企業在銷售貨品或提供服務的國家繳稅,適用於邊際利潤(profit margin)至少10%的企業,若邊際利潤超出此界線,所屬國可從超標的利潤徵收至少兩成稅款,這主要是針對Google、亞馬遜和蘋果等科技巨頭。

第二部份是把全球最低企業稅率定為至少15%。不過,各國政府仍能依照其意願訂定國內企業稅率,若企業在海外支付較低稅率,其所屬國可以追徵差額至最低稅率,以消除轉移利潤的好處。

G7有什麼資格訂立「全球最低稅率」?
G7成員美國、日本、德國、法國﹑英國﹑義大利和加拿大,雖然只是全球200多個國家當中的7個,但這七個國家的GDP佔全世界46% ,擁有的財富更佔全球58% ,且跨國企業大多來自這七個國家,因此才有底氣為全球制定最低稅率。根據協議資料,這次決議具長臂管轄性質,例如美國某家巨企倘在「非G7」國家享受低於15%稅率,美國政府有權向企業追繳當中差額。當然,此決議尚待各國本地議會通過修改稅法,才可正式執行,不過收窄貧富差距乃是大勢所趨,各國議會相信不會阻撓。

全球最低企業稅未來動向及影響
 
G7稅革方案將於7月在意大利召開的G20財長及央行行長會議上討論,也將於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討論。任何最終協議都可能會對低稅率國家和避稅地區帶來重大影響。

當中在歐洲,愛爾蘭企業稅率為12.5%,屬歐洲各國中最低之一,勢必首當其衝。愛爾蘭經濟一向受惠於來自跨國企業湧入的數十億元計的投資,都柏林當局一直抗拒歐洲聯盟試圖統一稅務規則,不太可能會輕易接受較高的最低率稅。歐元集團主席兼愛爾蘭財長多諾霍就呼籲應關注小國的利益。但低稅率國家的抗拒,不太可能搞砸整體談判,比較可能的是爭取將最低稅率盡可能接近12.5%,或尋求特定豁免。

美國則顯然是大贏家,美國總統拜登建議以調高美國企業稅為其基建計劃埋單,若全球企業稅劃一,即使美國相關稅率較高,仍可吸引跨國企業留在美國。再者,G7達成協議條件之一,是法國等國撤銷單方面徵收數碼服務稅,美國一直視這類數碼稅是不公平的貿易措施,專門針對美國的科技巨頭。有了這樣的交換,儘管跨國企業要繳交更多稅款,但fb、Google及亞馬遜都已表明歡迎有關方案。

北京尚未表態,要和美國交換關稅
G7稅改要成功推行,必須獲得G20及OECD的共識,也就是贏得中國、俄羅斯和印度等大國支持,目前中國仍未就此表態,分析認為中國可能擔心設立全球企業稅最低門檻,將會影響香港,而中國七成外資來自香港。此外,中美關係緊張,這項稅改可能成為兩國角力的新戰場。中國人民大學教授趙錫軍指出,有關協議由美國推動,並非由中國號召,中國可能要求美國對加徵中國貨關稅作出讓步,以換取中國支持全球最低企業稅。

香港城市景觀。(圖/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香港勢受衝擊,或短多長空
G7稅改短期對香港影響有限,因為15%「最低稅率」不但低於所有G7國家目前利得稅率,就算出名低稅的香港和新加坡,目前的利得稅率分別為16.5%和17%,也都高過15%,所以此舉對香港似乎影響有限。香港甚至可能在短期內受惠,因為其他稅率更低的國家或地區,例如0%的杜拜、巴拿馬、英屬處女島,10%的直布羅陀和卡達,以及12.5%的愛爾蘭和塞浦路斯,一些跨國企業可能被迫從這些更低稅率地區調走資金及經營活動,如果它們不想回歸美國本土(利得稅率達21至28%),就有可能轉而把資金調往香港和新加坡來「暫避風頭」。

香港城市夜景。(圖/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不過這次決議也可視為一個起步點。事實上,拜登最初提倡「最低稅率」定於21%,但為免爭議太大,務求快速敲定,才妥協為15%稅率。現在機制確立後,隨着疫後G7各國逐步加稅,「最低稅率」不排除相應提高。假若每次加1%,只要加兩次,就會超過香港目前利得稅率(16.5%),屆時香港還是無法免於衝擊,因此許多把資金擺在香港的台灣企業或在香港上市的台商,恐怕都得未雨綢繆才行。

美國團結G7意義深遠
G7稅改決議還有兩大深遠意義。首先,此番倡議最早由美國總統拜登今年1月執政後提出,很快獲G7盟國支持,並極速於6月份達成共識,具體反映了美國重返多邊主義的決心和效果。同樣重要的是,此前十多年隨着中國等新興經濟體崛起,G7國際影響力及話語權在一定程度上被G20沖淡;尤其美國前總統川普大搞「美國優先」單邊主義,得罪很多盟友,損害G7團結。

但現今國際形勢緊張,「新冷戰」隱然成形,這項決議多少象徵G7已經重新歸隊。那麼,G7既然就利益攸關的加稅議題展現出爽快齊心,在疫情究責、人權原則、科技保護等方面,是否又將凝聚成一股強大力量呢?這是G7稅改決議之外,不能忽視的後續影響。
 

本文轉載自黃清龍臉書( https://reurl.cc/GmbOmA ),為作者評論意見並授權刊登,不代表TVBS立場。

專家觀點

黃清龍專欄

#疫情#台灣#日本#措施#美國#本土#英國#拜登#印度#經濟

作者介紹

作者

黃清龍

獨立媒體人,現任信民兩岸協會理事長﹑POP撞新聞主持人。 曾在聯合報﹑首都早報﹑自立晚報﹑自立早報﹑中時晚報﹑中國時報及旺報等不同媒體任職,從助理記者到總編輯﹑社長﹑發行人。 對台灣藍綠有深切體會,對兩岸問題有第一手接觸,對美中關係長期關注,希望以博腦佛心(Profession)為台灣公共輿論盡一分力。

看更多

我要分享

share

我要分享

share

複製連結

share

我要留言

share

延伸閱讀

你可能會喜歡

人氣點閱榜

網友回應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

0.1367

0.0402

0.17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