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_icon
PM2.5值 4低
12/17
星期二
18°
29°
12/18
星期三
18°
24°
12/19
星期四
18°
21°
12/20
星期五
16°
19°
12/21
星期六
16°
25°
12/22
星期日
17°
24°
洋蔥式穿搭!「晨涼午熱」如初夏 中南部霧霾戴口罩
>
下載TVBS APP

隨時掌握完整的時事新聞!

下載
  • 27
  • Sep
  • 2019

敘利亞衝突 伊德利布土敘邊界圍牆下

2019/09/27 16:12
圖/中央社 敘利亞衝突 伊德利布土敘邊界圍牆下
圖/中央社

土耳其數年前在沿敘利亞伊德利布省邊界築起圍牆並派武裝部隊鎮守。在敘利亞那邊的圍牆下,綿延數公里矮房占滿整個山頭,數以萬計難民恨不得「穿牆」離開自己的國家。

9月21日子夜時分,土耳其南疆哈泰省(Hatay)雷伊漢勒巿(Reyhanli)寂靜夜空傳出急促的連續槍響,時間長達一、兩分鐘。隨後的一、兩小時內,相同情況接連發生。

「那是經常有的事。你知道,我家離邊界圍牆不遠,晚上常會被吵到睡不著覺。」雷伊漢勒巿長哈吉歐魯(Mehmet Hacioglu)隔天早上這麼說,顯然這不是件值得大驚小怪的事。

哈吉歐魯告訴中央社記者,私梟和人蛇總會充分利用天光暗黑夜寂寥,讓非法敘利亞移民和私貨翻越3公尺高的邊界圍牆企圖闖關,防不勝防。土耳其邊防發現後會開槍警告並驅趕或逮捕。

從地圖上看哈泰省,可以發現它猶如凸出於安納托利亞高原的一節手指。至少在1930年代末期之前,它都還隸屬於敘利亞,不難想像兩邊人民關係密切的程度。許多雷伊漢勒當地人會講阿拉伯語,他們通常有親戚住在邊界另一側。當地跨境非法貿易也十分猖獗,據說從燃油到香菸,什麼私貨都買得到。

聖戰團體伊斯蘭國(IS)2014年6月宣布在伊拉克及敘利亞成立跨國界的哈里發國。因跨境恐攻日益頻繁,土耳其同年改變對敘利亞的開放邊界政策,開始在雷伊漢勒庫夏克勒(Kusakli)、比屈爾梅茲(Bukulmez)、貝夏斯蘭(Besaslan)等村落陸續興建邊界圍牆,連成一道36.4公里長的隔閡,阻絕兩邊往來。

這個季節進入比屈爾梅茲村,產業道路兩旁多為已翻好土正待播種的耕地,有些區段是一片雪白等待收成的棉花田,聚落稀稀疏疏。再往裡頭走,兒童發現東方臉孔,紛紛對著車裡打招呼且越聚越多,不一會兒就來了1、20個。開車的當地村民多爾貢(Mehmet Dolgun)告訴中央社記者,他們全都是敘利亞兒童。

2014年入境土耳其的哈利特(Ali Halit),老家位在敘利亞西部哈瑪巿(Hama)鄉間。為躲避內戰衝突,他和弟弟當年帶著兩個家庭大大小小一共12個人,步行進入尚未築起圍牆的土耳其邊境,多爾貢家人好心提供棄置不用的房舍給他們棲身。

在移民還沒有「多到爆」的年代,雷伊漢勒人將敘利亞難民當做「客人」接待。哈利特和弟弟兩家人在比屈爾梅茲村一待就是5年。期間,兩個家庭又多了3名成員。如果土耳其的難民政策沒有太大的改變,這11個敘利亞小孩可能會在土耳其長大成人。

雷伊漢勒目前22萬人口中,敘利亞人就占了12萬,比例居土耳其邊境城巿之冠,而且有持續升高的趨勢。哈泰省選出的國會議員尚菲帝(Huseyin Sanverdi)告訴中央社記者,雷伊漢勒2018年1200名新生兒中,就有800名敘利亞人。

哈利特和弟弟寄人籬下,一牆之隔的兩間房子各有大約6張榻榻米大,一共住了15個人,除了哈利特家有一台沒有訊號的舊電視之外,堪稱家徒四壁。哈利特說:「我們家裡遭到轟炸而避走他鄉,來到土耳其邊境,一無所有。這房子夏天熱得要命、冬天冷得要死。這裡冬天有5個月,而且馬上就要來了。」

他告訴中央社記者,比屈爾梅茲村約有130戶跟他們一樣的家庭,估計有近千名敘利亞人在這裡捱日子。即使只是小孩子,似乎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故事。

圖/中央社

例如另一個家庭的6歲男孩哈吉阿里(Ali Hajali),他一歲時在阿勒坡(Aleppo)的老家遭到轟炸而導致失聰,從此得由助聽器陪伴長大。多爾貢說,哈吉阿里右耳的助聽器去年故障後,家人無力支付修理費,只好讓他戴單邊。

訪談期間,這個眉清目秀的男孩見到陌生人只是笑,雖然聽得懂大人問話而點頭或搖頭,但已經6歲的他竟完全無法言語。戰亂造成的身體殘缺已經影響學習,似乎也註定為他的人生帶來更嚴重傷害。

但不管哈利特或哈吉阿里,他們終究生活在邊界圍牆的這一側。在另一邊,還有成千上萬恨不得「穿牆」過來的敘利亞人在苦苦等待著。

車行至產業道路盡頭,眼前景觀丕變,與先前聚落稀疏的景象迥異,原來已到邊界。圍牆外的敘利亞伊德利布省(Idlib)阿提瑪村(Atimah)山頭上已被滿坑滿谷的臨時住宅佔據,密密麻麻的矮房綿延數公里,簡直就要溢到牆這邊的土耳其境內來了。但多爾貢說,阿提瑪村2013年之前全村不過才300個居民。

圍牆上每相隔一段距離就有一處衛哨,離圍牆不遠處的土耳其境內,還可看到部署著坦克車和防禦工事。土耳其武裝部隊在最靠近阿提瑪村的圍牆前方道路上進行人車管制,中央社記者20日和21日兩度提出通過管制哨的請求,以便更靠近阿提瑪村。哨兵經向上級請示後,都予以駁回。

哈利特21日受訪時說:「那些人(棲身阿提瑪村)遭到空襲,只好逃到邊界附近,但是那裡什麼也沒有,沒食物和飲水。即使垂死掙扎,他們還是不願意回去。15天前他們試圖強行進入邊界,跟土耳其邊防發生衝突。但是他們的城鎮遭遇空襲,可以幫忙想想解決的辦法嗎?」

包括逃避戰亂而從其他城鎮流落到當地的難民在內,目前約有400萬人居住在伊德利布省,這數字與土耳其安置的敘利亞難民數相當。若敘利亞總統巴夏爾.阿塞德(Bashar al-Assad)的政府軍和盟友繼續進襲,恐引發新一波難民潮試圖進入土耳其。

土耳其總統艾爾段(Recep Tayyip Erdogan)5日威脅,若無法獲得足夠國際支持以因應敘利亞難民問題、擬議中的敘利亞東北部安全地帶如果無法很快設置,安卡拉將「被迫開門,讓移民進入歐洲」。

事實上,土耳其可能已經開始這麼做了。希臘的報導指出,光是7、8月間,就有1萬2000名非法移民進入靠近土耳其的希臘列士波斯島(Lesbos),伊德利布省還有數以萬計難民等著取道土耳其進入歐洲。而這還不包括恐達數百萬人的阿富汗、巴基斯坦和伊朗難民。

艾爾段一直要求在敘利亞東北部設置安全地帶,「開門放人」的威脅自然是為了讓歐洲國家對華府施壓,使其就範。但若威脅成真,則安卡拉與歐洲聯盟於2016年達成的難民協議也將劃下休止符。

圖/中央社

上述協議使土耳其成為難民避風港,以及艾爾段口中在人道援助上「最慷慨國家」。但是低迷的經濟、飆升的生活開銷、工作機會遭低薪的難民搶走,在在引發土耳其人不滿情緒高漲,因此衍生的暴力衝突日增。土耳其自2011年以來,已花費400億美元安置敘利亞難民,歐洲國家承諾的60億歐元財政援助卻僅半數到位。

土耳其外長卡夫索格魯(Mevlut Cavusoglu)24日在紐約聯合國總部一場敘利亞危機高層會談中說:「看看伊德利布省,災難就攤在我們眼前。倘若人道危機惡化,土耳其將受最嚴重衝擊。」新一波難民潮一旦爆發,勢將成為安卡拉不能承受之重。(中央社)

最HOT話題在這!想跟上時事,快點我加入TVBS新聞LINE好友!

更新時間:2019/09/27 16:12

你可能會喜歡

人氣點閱榜

看更多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