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_icon
PM2.5值 15低
10/20
星期日
22°
25°
10/21
星期一
21°
26°
10/22
星期二
22°
26°
10/23
星期三
22°
27°
10/24
星期四
22°
27°
10/25
星期五
22°
27°
周末出遊! 全台早晚涼「加外套」、北東「帶傘」
>
下載TVBS APP

隨時掌握完整的時事新聞!

下載
  • 05
  • May
  • 2018

獨家揭密! 友達華映廢水零排內部首公開

記者 秦綾謙 / 攝影 潘郁文 報導

2018/05/05 23:38

桃園有多達30個工業區,許多全球知名大廠、供應商都座落在此,工業生產帶來的廢水讓河川海岸都變了樣,但除了從末端的法規來要求之外,難道沒其他方法嗎?工廠就非得把廢水排入河川不可嗎?原本就該自己負擔的廢棄物處理成本,為什麼非得轉嫁到全民跟環境身上,讓大家一起買單呢?其實端看每個企業怎麼做,願不願意而已,獨家畫面就來看,曾經也帶來河川汙染的兩大企業,如何扭轉形象,現在還成為模範。

圖/TVBS
車子開進桃園龍潭的三和里,緊鄰都市的幽靜小,農村才幾分鐘車程,和工業區景致已大不相同。溪水沖刷著石頭,轉出一個活潑的小漩渦,她是霄裡溪,像個開心的女孩跳著舞,但其實霄裡溪曾有長達16年的時間,一片死寂,流著毒眼淚。

桃園龍潭錦鯉業者(95.5.28):「今天是95年5月28日早上8點半,這裡發現華映又放毒水了,彈藥庫的這個支流你看,沒有泡沫你看看,這個華映的出水口你看全部都是泡沫。」

對桃園或新竹的民眾來說,應該沒有人不記得霄裡溪汙染事件,貫穿桃園龍潭和新竹新埔的霄裡溪曾被政府公告是甲類水體,代表水質是最好的,一直以來都是新竹新埔的飲用水來源,也是下游農田的灌溉水,直到1999年。

桃園龍潭錦鯉業者(2006):「這個不是華映那條溪排放出來的,你看這個水,一點泡沫都沒有,往下看就是他們華映這條溪出來的水,你看看。」

中華映管和友達光電在霄裡溪上游蓋了LCD面板廠,環評還通過讓兩大廠,每天合計3萬多噸的廢水排入溪裡,從此以後這條溪流域經常有魚群暴斃死亡,使用溪水養殖的錦鯉也躲不過相同命運。

桃園龍潭錦鯉業者黃承紹:「華映5月10日開始排,到後面的時候開始,5月11日就開始大量死亡,因為大大小小加起來大概將近死快一萬多隻,後來我們是沿著我們進水口,沿著這邊一直從河道拿著攝影機,這樣子一直拍到他的出水口,才承認說那是他們放的。」

還有民眾開始身體不適。

桃園龍潭三和里居民:「就是華映友達的水啦,就是重金屬,最末梢還有手啊。」

更發現家裡的熱水器熱水壺,怎麼沒多久就腐蝕壞掉。

桃園龍潭三和里居民:「你看,這個是白鐵喔,這個還有相片你看,它這個就是腐蝕,白鐵都腐蝕掉,這是我們家電熱水器換起來的。」

就這樣輪番上演,經濟部、環保署以及地方政府護航,說兩大廠符合法規和水質標準,但環團民眾不買單持續抗爭,甚至環保署一度決定放棄另一條溪,同意業者把廢水改排老街溪,長達16年各類戲碼,最後在桃園、新竹都拒收廢水,政府與民意雙重壓力下,兩家業者努力研發環保科技,終於有了雙贏的解決方法。

承諾封管不再排廢水,不能再有廢水排出去,那華映友達的廢水去了哪如何處理,大家多半從文字說明上了解,沒看過真正情況,這回TVBS獨家深入兩大廠,帶您看看他們如何做到把廢水全往肚裡吞。

主播秦綾謙vs.友達光電副總經理黃勝凱:「所以我們現在進來到的就是,整個零排放廢水的廠區,這邊所有看到的。」

總面積19.3公頃的友達龍潭廠為了製程廢水零排放,在原本的生產線廠房之外,又多蓋了這麼多設施。

主播秦綾謙vs.友達光電副總經理黃勝凱:「這是低導廢水,是,這是冷凝水,對,然後高導廢水,就是不同廢水各要去不同的地方,其實做零排這個是一個關鍵就是,你怎麼樣把你廠內的廢水做有效的分類,那這樣在處理的效能上,才能夠做到最佳。」

最重要就是分類,友達把面板製程中產生的廢水,透過薄膜生物反應系統(MBR)、逆滲透過濾系統(RO)、倒極式電透析(EDR)以及蒸發罐(EVP),多階段分類回收再利用。

友達光電副總經理黃勝凱:「那我們目前看到的是,所謂的MBR處理槽,這個設置我們把原來舊的沉澱槽現地做改造,整個包括施工和整個設備,我們估出來也是要四、五億。」

整個廠區所有全回收零排放設備加一加,友達初始投資就花了11億,說穿了如果能持續把廢水排進河川,這11億不用花,天秤的兩端, 一邊是政府民間的壓力和企業形象,另一邊是如此鉅額的支出成本,當初下決策,有一番掙扎吧。

友達光電副總經理黃勝凱:「的確這個成本絕對會轉化在製造的成本和費用裡面,那我們當初預估就是除了初始投資11億,包括事後的運轉我們評估可能會增加成本、製造成本,我們那個時候評估可能會增加一年大概5千萬,可是我們實際導入運轉之後,發現有正效益,因為我在前端做了分流,分流之後我後段的處理,加藥的處理我可以省下來,另外我水費我也省下一筆可觀的水費,因為我回收再利用。」

主播秦綾謙vs.友達光電副總經理黃勝凱:「哇!差這麼多了,這個就是經過生物反應器處理完的,這樣還是不夠。」

也因為掌握水資源回收處理的獨家技術,友達還因此成立子公司,服務各種產業不同廢水水體的回收再利用,反倒因此開始專攻綠色商機。再到霄裡溪另一岸的中華映管,同樣他們自己研發廢水全回收零排放花了12億。

圖/TVBS
中華映管處長莊昆穎:「這個是都還沒有處理過的水,未經處理的原廢水啦。」

中華映管處長莊昆穎:「講一個比較口語化,就是所謂的,我們是把它雞湯變清水,然後乾淨的水就拿回來製程再使用,污染物的這些東西,大部分都是固化變成污泥之後,外送到合法的一個處理單位去做處理。」

中華映管處長涂立人:「我們不只只有在我們工廠所生產的廢水,我們把它全回收起來不排入宵理溪,包括我們這個廠區所在的一些生活污水民生用水,我們連這一個部分都完整的把它回收。」

中華映管處長莊昆穎:「不管是洗碗啦洗菜,廁所那邊沖水洗手這些的民生用水,基本上而言它進來的原水都還是自來水,可是自來水使用完畢之後會經由這個渠道,蒐集到我們的那個廢水廠去,然後廢水廠之後去它會經過處理,可是這些回收回來的水,就會改轉到製程去使用。」

導入廢水全回收零排放的華映,每天因此可以省下1萬8千噸的水,合計每年可省673萬噸,這相當於一座台南白河水庫的蓄水量,節省的自來水費一年高達8750萬。

中華映管處長莊昆穎:「這個就是我們廢水的原液,然後經過我們這個廠處理完畢之後出來,那邊的水要出去的時候,就是長這個樣子了。」

原本像這樣溶合了不知道多少重金屬的廢水原液,全都排入霄裡溪,但經過回收技術的多重處理,最後的最後變成了這些結晶廢土。

中華映管處長莊昆穎:「廢水經過我們的系統處理完畢之後,原本在那個廢水裡面的雜質就會由這台所謂的製泥機,把水中的雜質做最後的一個處理,所以它等一下馬上開始,這些汙泥就開始直接往下掉,這些東西都是廢水裡面的髒東西,原本這些東西都到河川裡面去。」

當然廢土埋在哪?是現今另外一個環保議題,但光是從廢水排出去,到如何自己吞回來這段過程,對研發工程人員來說就充滿壓力。

圖/TVBS
中華映管處長莊昆穎:「一完工反而我會更擔心,因為那時候一完工,水一開始不排放,它是把整個那個排汙管道都把它截掉了,那你那個水完全都不能排,這個設備能夠裝到好,到底能不能夠運轉,能夠運轉當然必然是可以,可是它能夠持續運轉這個才是比較大的問題。」

因為只要系統運轉一出問題,等於大量髒水全部積在廠區裡,事情可就大條了。

中華映管處長莊昆穎:「我覺得這個是兩難對不對,那這樣想一想如果廢水積在肚子裡面,裡面的生產壞掉不如排出去算了,可是這個東西是不行的,所以這個東西的話,其實那時候就已經針對這個部分,也有作一些緊急的應變規劃,緊急應變規劃優先還是針對環境保護,就是說真的遇到那種狀況的話,我們公司就是把生產線停下來,然後水就不排出去,我們那些應變計劃其實都已經做好了,已環境保護為優先,就是不排,就算設備停了還是不能排。」

從這裡我們看到企業兼顧環境正義,也找回了社會形象,不是做不到而是願不願意,把本來就該算進去的環境汙染成本內部化。

中華映管處長莊昆穎:「有一些東西的環境破壞,一破壞下去就無法再復原了。」

桃園龍潭三和里里長謝金棋:「如果污染我們心裡面就也被污染了,我們也不想玩了,覺得國家、工廠都那麼粗暴的手法來破壞環境,我們老百姓努力也是白費,那現在政府產業相對的都對這件事情提出檢討跟改善,我們居民就高興,我們也想說出一把力量,把這個富足的農村重新的興榮,讓它復興起來。」

桃園龍潭錦鯉業者黃承紹:「以前只有那裡啦,水田底下那裡有幾隻,不可能會有溪魚,現在開始都會有。」

友達華映不再將廢水排入霄裡溪,為國內創下一個廢水回收的雙贏案例,沿岸民眾欣慰也珍惜著霄裡溪的重生。

最HOT話題在這!想跟上時事,快點我加入TVBS新聞LINE好友!
更新時間:2018/05/05 23:38

你可能會喜歡

人氣點閱榜

看更多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