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_icon
PM2.5值 35低
01/24
星期四
14°
21°
01/25
星期五
15°
21°
01/26
星期六
13°
15°
01/27
星期日
11°
16°
01/28
星期一
13°
19°
01/29
星期二
15°
19°
早上好冷啊! 「強冷氣團加輻射冷卻」發威淡水9.2度
>
下載TVBS APP

隨時掌握完整的時事新聞!

下載
  • 23
  • Jun
  • 2018

八仙塵爆三周年》堅韌女孩蒂蒂:出院才是痛苦的開始

記者 胡守得 報導

2018/06/23 10:00
出院的蒂蒂,開始面對整腳的變形、發燙。圖/蒂蒂提供
「混」進加護病房的大學老師,鼓勵我卻眼眶泛紅,我依稀翻他一個白眼,老師才笑了;太天真了,以為就代表我已經好了,想不到出院才是最痛苦的開始;畢業後,總認為自己是一個受傷的人,應該把自己的病養好再出發;但事後發現,相信並接受自己每個階段的選擇和決定吧,向前看,不要回頭。

對家人、老師、朋友 只有感謝、再感謝
加護病房到普通病房,我在醫院整整度過近2個月,媽媽每天為我烹煮二餐,養壯我急需的生長養分;爸爸幫我負責處理八仙塵爆後續的行政、醫療事宜,偶爾給我「一碗心靈雞湯」,想盡辦法不要讓我那麼枯燥;哥哥則每晚幫我發臉書,告訴親友、同學們有關我的每日醫情。

每天昏昏沉沉的加護病房期間,大學老師不僅幫我向老師群、國外募捐,外人明明不能進來,他居然「混」了進來,依稀記得他對我說,「蒂蒂,妳現在想像自己是一棵樹,力量自頭向下蔓延到腳底,全身充滿精力。」不舒服且印象模糊中的我,頓時翻了他一個白眼,老師笑了,因為大學時我真的很喜歡翻他白眼。

老師讓我不想放棄所學
他繼續說,「蒂蒂妳的手沒有受傷,妳是讀傳播技術的料,妳一定可以的。」邊講眼眶還邊泛紅。我在學時跟老師感情很好,自大二起當他的助教,每次找到老師語病,都會當面開他玩笑,但心裡是喜歡這位老師、尊重這位老師的,而在受傷後回到學校以及往後就業,都有這位老師的陪伴,真的很感謝他,讓我不想放棄所學,也默默地給予我許多的幫助。

我的大學同學原就有一個 Line群組,他們每天留言給我,就像寫日記一樣,述說學校每天發生的事,並留言幫我打氣,可惜當時我看不到。

國小到大學的朋友都來了
國小好朋友則設法集結我自國小、國中、高中到大學的朋友,做了一本事,照片和誰合照,就有她的打氣留言;其中一位在大學打工認識的學姐讓我很感心,學姐要我趕快回來,說我就像團隊失落的一角,要我趕快回來,否則團隊永遠殘缺不全。

等我康復到可以自己滑手機時,看到認識的、不認識的一起為我祝福,心裡好感謝大家,讓我覺得,天啊!我好像是大家不可或缺的一個人。(自訪問初始,態度始終堅強的蒂蒂,說到痛處也只是偶爾小泣片刻,但這時卻淚水狂流。)

只有發生事情才知誰是真心
記得受傷前,無意間在臉書看到一位癌末女孩剃光頭的奮鬥歷程,看到有那麼多人在關心她,當時心想只有在發生事情時,才可以看出周遭誰是真心、誰不是真心,雖曾思考自己是否也有這麼一天,也只是同理心去看待,壓根兒一點也不想要自己也有那麼一天,真的沒想到,事情還是發生在自己身上。

受傷時身邊朋友沒有一個人離開,每個人都想盡辦法要幫我,問說要不要去陪妳啊?讓妳爸媽休息一下;另有住西門附近的大學同學,知道我家在台北市北區,家人每天往返台大醫院送餐不方便,可以到她家烹煮再帶去等等。

哥哥成了我的經紀人
大學時是我人生最精彩的時候,也是找到自己志向的時候,老師也很栽培,也自認畢業後真的可以成為一位傳播工程師,但發生事情後,不見得能夠四處攀爬,肌力也因受傷、植皮,必須重新培養,疤痕必須復健外,很多腿部的角度也不能做到,例如踩到地板90度還好,但當要彎腰、蹲低時,腳後跟因有疤傷缺乏彈性做不到;但自己還是很認真想回到生活軌道上,在一般病房時,同學每天下課後都會跑來陪我復健。

那時候,最痛苦的是哥哥,每天工作量很大,所謂的工作量,除了每晚上臉書發文,因為在一般病房,同學、朋友都在問什麼時間可以來探病,人多到哥哥每天都要在臉書排班,讓他們能在不影響我病情下,到院陪我復健或聊天解悶,我真的很感激。

哥哥後來就抱怨說,「自己明明可以用機了,為什麼自己不排?」我就耍賴回說,幫我一下嘛!他就像我的經紀人一樣。

努力復健、交換學生及實習,造成蒂蒂傷口不斷惡化。圖/蒂蒂提供
出院才是痛苦的開始
出院前夕,就算身心逐漸接受燒傷的事實,但總感覺沒辦法順利畢利,可能要休學,可是護理師姐姐鼓勵我說,「要挑戰回學校讀書。」我聽了她的意見,認為她說我可以,我能說我不可以嗎?和家人討論後,出院不到一個禮拜,暑假結束,我就立馬回校讀書,而開學不久,緊接要到香港當交換學生。

我只能說我當時太天真了,沒有經歷過燒燙傷,以為說,在醫院每天都有人保護我好好的,吃飯就吃飯、該復健就復健,出院就代表我已經好了,可以跟正常人一樣,沒事了。

妳已經跟別人不一樣了
想不到出院才是人生最痛苦的開始,因為妳跟別人完全不一樣,人家不知道妳的感受,當時只要站著一秒鐘,整腳發燙,就像「牽一髮痛全身」;交換學生期間,要不停的走路,傷勢也還在癒合中,皮膚也生長不完全,不停的走,停下來時腳又非常癢,必須找地方將腳跨起來休息,好痛苦。

陪行的媽媽或同行的人,又不時好心詢問「有沒有好一點?」為了不給大家添麻煩,我只能說還好,但心底卻吶喊著,怎會好一點? 

最後二天實在走不動,同學全程幫我推輪椅,我對他們感到很抱歉,因為不瞭解自己腳傷還跑到外面。我是一個極度討厭給人家添麻煩的人,結果還是給人家添麻煩,當下心情更鬱卒。

曾憤恨到厭世
回到正常生活,當時有很多不能理解的事,例如學校實做課時必須站著,我心想同學們是不是可以細心一點、想多一點,圍在我旁邊做這些事,而不是要我走過去、一起站著;但事後回想,其實不能怪他們,他們從未看過我的腳傷,我既然回來上學,應該就跟平常一樣。

那時上學通勤也是一大問題,受傷後大都由爸爸接送,但爸爸不能來接我時,以前一起騎機車下課的好友,會載我到方便的公車站,讓我只要搭一次車就可以回家;同學有時不小心忘記了,必須一人撐著痛苦的身軀獨自轉車回家,當下憤恨為什麼沒有人真的瞭解我,而心生厭世念頭。

最常跟家人吵架的時候
那時回到家,常常一個人關在房間,不想講話,只想安安靜靜、舒舒服服躺在床上度過回家時間,這時也是最常跟家人吵架的時候。

那段日子其實撐不過來,但發現只要回到家,可以將整天不安的心靈,找到最安適的地方釋放外,再來就是我們家的狗很療癒吧!

「毛小孩」是流浪狗,牠還小時,我逼著家人去領養回來的;住院時,每天都很想牠。哥哥不得已,花了大錢,拿著「毛小孩」相片,請商家做了一個一模一樣大小的抱枕,帶到病房內陪我;因為太逼真了,我當時將牠放在枕頭旁,第一時間還嚇到護理師,驚叫「妳怎麼可以把狗帶進來」的趣事。

每天滲血實習只為不用特權畢業
受傷後,除了站、走的問題,因為手傷癒合良好,又對自己傷勢很瞭解,很會換藥,外表看起來就像從前一樣,卻因大家只看到表象的我,不瞭解我內心不時變動的感觸,在日子一天、一天過,撐過每一天後,來到下學期的畢業門檻—實習。

190小時的實習時間不短外,又是在夏天,動不動必須爬上爬下,對於我的傷勢癒合,可說是雪上加霜。

但我也不想佔著傷勢便宜成為特例,只去1個小時就可以畢業,我自認是一個中規中矩的人,很努力走完實習這關;實習時傷口復發很嚴重,膝蓋關節內側常常因不時的彎曲、走動,一再磨破成為一個大洞,每天都在滲血,但總算熬了過去。

種水球期間,造成蒂蒂必須忍受兩腿大小的不一樣。圖/蒂蒂提供
種水球 弭平燒傷熔岩 
我是一個很愛思考的人,閒不下來,很擔心未來要怎樣工作,認為工作之前要做好萬全準備,因此在畢業前,順利考取汽車駕照,因為再騎機車下去,皮膚日曬熱且癢,若遇雨淋潰爛也不是辦法。

畢業後想到不能登高,跟我所學幾乎完全違背,不曉得該怎麼辦;實習老師問我要不要留下來繼續工作,成為短期約聘專員;公司工作量非常多,專接各種活動的傳播硬體設計、設備搭建,天熱、腳又不時受傷,公司不忍心,我自己也很心傷,公司建議我去開刀,再等我復健回來上班,「種水球」成為我出院後的第一次手術。

出院後的手術
所謂的種水球,是等身上的傷疤復原好了,在凹凸不平的燒傷痕痕處,割一條傷口,植入矽膠,再縫合起來,矽膠會有一個口,可以不斷灌生理食鹽水到矽膠內,成為一個水球,水球就隨著我皮膚增生、不斷撐大,到了一定面積,水球也不能再撐了,開刀把水球拿出來,撐大的這片皮膚,拉去覆蓋原先的傷疤,算是一個醫美水術。

種水球期間,很不舒服,必須保護它,不被感染外,腿也會腫大成象腿一斑,兩腿大小不一致不用說,行動上也很困難。

設短期目標卻愈活愈心驚
傷勢關係,我沒有回到原公司,在朋友介紹下,到一間媒體成為技術人員,每天躲在冷氣房內工作,心想有利怕熱的傷勢復原,並預設一個短期目標,一步、一步前進。

但發現媒體公司的技術人員其實不太適合我,工作採輪班制,有時凌晨4時上班、或午夜時分下班;內容也相當制式,上班就是一直重覆一些相同動作;經過一段時日,發現我的每天人生,都是等著睡覺、等著起床上班,每天渾渾噩噩,沒有什麼生活可言。

更讓自己心驚的是,平日參加的佛學會活動,同年紀的人都很有智慧、也很有想法,我開會卻講不出什麼東西來,我討厭這樣的自己;或許因為媒體技術人員的工作太制式化,有時讓人感覺耍廢也很爽,但自覺再待下去會可怕,原本打算做個二年養好腳傷,再另謀工作,開始立馬找工作。

不被燒傷擊倒,蒂蒂迎接職場新挑戰。圖/TVBS
職場新生命
是強運、還是好運?動念換頭路,一直嚮往的文創公司正缺人,前往應徵,但公司總監表明起薪很低,約25、26K,我仍然一口答應。

公司只有我一個正職,要帶很多實習生、兼職人員,他們進公司都至少半年時間,我一個生手,且還要排班、控管現場,相當忙碌。

但也漸漸發現一件事,換工作前,總認為自己是一個受傷的人,應該待在一個舒適圈,應該把自己的病養好再出發;但進公司後才知道,原來我已經好到一個程度,可以去處理學習很多的事情。

找回感覺 找回成就感
我目前累的是不斷的在動腦、在處理事情,在培養自己應變能力,跟控管人員,不斷的在提昇自己職場上的能力、知識,反而不太會再覺得,我腳有很多麼不舒服,我應該休息,現在的感覺就像我當初要找回的感覺,喜歡有成就感,就像一般人一樣,可以好好正常的工作,現在對我來說是一個最好的時候。

工作一個月後,簡訊「叮」得一聲,通知薪水入帳,且不是原先數字,更多,我好高興,第一個月且還是試用期,很訝異,心底突然湧現一股更奮發、努力工作的動力。

受傷之後改了壞習慣
(好奇追問,目前工作找到人生新方向,如果未出事,是否方向一致?)不太確定,但老實說,大學時自認應鑽研一項媒體技術,眼界很狹隘,只想成為一位獨當一面的技術專才,也認為一直要往這條路走,其實在走的路上會覺得有點痛苦,因為當興趣要變成職業時,有時候是有點違背,變得不是那麼快樂。

大學時,也自認業後就是要考研究所,可是我不知道我為什麼要考研究所,只知道現在讀這個科系,我就是要直升,不斷的直升;至於為什麼,從未認真思考過。受傷之後,我有改掉一些以前的壞習慣,以前會執著於應該要怎麼做,現在則多了思量的空間;進現在公司後,學習的東西變多、要做的事情變多,反而很享受工作當下,對塵爆過往也就沒有在多想了;記得有一次傷友發訊息給我,告訴我她正聽著悲歌在哭,我回說妳幹嘛,應該學會丟掉。

人生又變回了有趣
現在工作,必須跟很多人接觸,工作第一個月,我就遇到高中一起表演過的2位朋友、高中教表演的老師,及大學實習時的技術老師,心想當自己沒辦法、也捨不得脫離這個藝術環境時,又看到以前的老師、朋友,大家藉由現在的工作,互相幫忙,突然覺得人生很有趣,工作充滿幹勁。

(蒂蒂這時突然開心大笑)天啊!人真的不能做壞事,妳只要不離開這個產業,裡面的人都是認識的。

向前看 不要回頭
我現在一個領悟,在工作學習到的事,在任何時候都可以學以致用,不論是表演、技術或是統籌。我也不會說,人生若可以再重來一次,我還是願意受傷,走現在的路,我覺得這個太荒謬了;畢竟人生不可能重來,如果真的可以,我知道去會燒傷,我才不會去!但更重要的是,現在的我覺得,就是相信且接受自己每個階段的選擇和決定吧,向前看,不要回頭。

小檔案
姓名:蒂蒂(化名)
學歷:大學
八仙塵爆年齡:21歲
八仙塵爆職業:大三升大四
現職:技術專員
燒傷面積:全身46%二度至三度燒傷,尤其是雙腳深三度

最HOT話題在這!想跟上時事,快點我加入TVBS新聞LINE好友!

你可能會喜歡

人氣點閱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