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_icon
PM2.5值 12低
10/16
星期三
22°
26°
10/17
星期四
23°
26°
10/18
星期五
23°
26°
10/19
星期六
23°
27°
10/20
星期日
23°
28°
10/21
星期一
22°
29°
周三起北台白天舒適 各地早晚涼
>
下載TVBS APP

隨時掌握完整的時事新聞!

下載
  • 23
  • Jun
  • 2018

八仙塵爆三周年》堅韌女孩蒂蒂:感謝神之手黃慧夫

記者 胡守得 報導

2018/06/23 10:00
台大醫院整形外科醫師黃慧夫。圖/民間司改會提供 八仙塵爆三周年》堅韌女孩蒂蒂:感謝神之手黃慧夫
台大醫院整形外科醫師黃慧夫。圖/民間司改會提供
第一次和醫師對話,醫師直接向我說,「我會給妳Selina的待遇。」加護病房一個月不知道什麼是「站」,真的站直了,開心的像一個剛會走路的小娃兒四處探索。植皮後會長出肉芽必須用硝酸銀擦抹,硝酸銀會持續三小時腐蝕肉芽,如同凌遲,痛到只能躲進棉被嚎哭。黃醫師全都用美容膠代替釘子,一片一片黏合,看到這,哭到不行,因為知道不用再受拆釘折磨。

神之手 黃慧夫
在加護病房清醒後,逐漸能說話、能笑,第一次和醫師對話,醫師直接向我說,「我會給妳Selina(藝人任家萱,表演時曾遭遇火赲)的待遇,到時要取頭皮」。我天真問為什麼要取頭皮?醫師回答,「身上才不會有疤。」我直接就說,好。

這名醫師就是台大醫院整形外科名醫黃慧夫。

我是一個很容易相信事情的人,覺得事情既然發生了,就要不斷向前走,就好像闖關遊戲一斑;現在要植皮,植皮前,醫師交待我要多吃,我就多吃;跟我說要用頭皮開刀,好,我就用頭皮開刀;要剃光頭,好,我就剃光頭。我不會覺得我不要,事情都已經這樣子了,為什麼還想要或不要,或許我個性本來就是這樣,將燒傷後的醫療過程,在心中設定一關一關過下去。

一起互相完成的醫療
黃醫師是一位很會關心病人的醫生,記得動刀前一刻,還特別安慰我說,「不要怕,睡一下就好;或是會不會冷?」
他也是一位很和善的醫師,對我這個病人,他大概覺得很乖、也很有想法,願意答應我的請求,並覺得一起互相完成這次醫療,而不是我(指黃慧夫)把妳完全安排好了,該植皮的地方就聽話全部植掉。

每天不停的吃中,我瞭解自己吃回來的(指皮膚新生)能完整癒合,植皮回來的身上會有很多疤痕、色差,那我很認真的吃,並為減少身上疤痕,寧剃光頭取頭皮。

事到臨頭了 還要堅守什麼
後來出院才發現,我的想法跟其他傷友很不一樣,其他人事後反問我說,「聽到剃光頭不會說不要嗎?」我居然回說,為什麼要說不要;其他護理師也說,同病房女傷友一聽到要剃光頭,一直哭,喊「不要!」我納悶的是,醫師都願意幫妳做這樣的手術了,為什麼要不,事到臨頭了,還要堅守什麼。

第一次植皮手術很成功,醒來時也沒有感覺什麼疼痛,全身覺得很舒暢,心想是不是麻醉還沒退,過了很久,一整天都要過完了,才問護理師姐姐麻醉到底退了沒有?姐姐回說,「妳從手術房出來幾小時就已經退了。」我接著問,怎麼不會痛?姐姐回說,「就不會痛唄,不然咧!」我才恍然大悟。

重新站起來
在加護病房最期待就是轉為一般病房,但加護病房規定傷口面積必須在一定數字以下才能轉出,一天早上,護理師幫我清創、計算面積時說,「妳距離轉出加護病房只差3%,過不了幾天就可達到了。」當時很安分的休養、復健。

計算轉出日子終於到來,想不到護理師一早就傳達醫院開會決定,將轉出門檻提高,自進院都沒有哭的我,一聽到這訊息立刻爆哭,護理師們被我嚇壞了,安慰說「不過差5%,不要這樣,好像多想離開我們。」我說,不是啊,感覺好像被騙,很難過。

不爽 還是只能狂吃猛吃
後來自我安慰,只能這樣,還能怎麼辦,但就是很不爽,然後也只能繼續狂吃、猛吃。

過了一個星期,黃醫師向我說要進行第二次植皮手術,我說還是要取頭皮,黃醫師認為頭皮可能不太夠,但我堅持。(蒂蒂調皮笑著)因為取頭皮不會有疤痕,取其他地方皮膚會留下一塊疤,不想讓身體在燒傷外,又多了幾道傷痕。

我一再表明只能取頭皮的央求聲中,黃醫師有條件同意說,「妳要繼續吃、繼續加油,讓四肢的燒傷部位盡快自然癒合,否則還是取身體其他部位植補。」

加護病房的第26天
加護病房第26天,也是一個假日,假日都不會進行復健,有一位護理師看到我閒在病床上,對我說,「妳偷懶喔!」我說今天沒有復健啊!「沒有復健,也可以自己做啊,坐到床邊來。」

我當時已進步到能坐在床沿,移動雙腳自然垂下床旁。

護理師說,「妳站起來試試看啊!」自塵爆發生後,我已近一個月不知道什麼是站著,心頭一陣錯愕。護理師幫我自床邊扶起,我真的站直了,當時心裡很感訝異,居然可以感覺到「站」。

向室友們喊話
護理師接著要我「走走看、走走看。」我真的開始走了,像一個剛學會走路的小娃兒,超開心,自己走去洗手,也走去想碰我隔壁的傷友姐姐,但被護理師急忙阻止說,「病人不可以互相碰觸,以免相互感染。」再經過2天可以走動的日子,我轉到普通病房。

出加護病房後,我不時會坐著輪椅回到加護病房,向「室友們」喊話、鼓勵,要她們相信醫師,醫生一定把妳們治療好,就像我現在一樣。

歷經植皮、拆釘、去肉芽及水療後,蒂蒂燒傷處仍佈滿疤痕增生。圖/蒂蒂提供
世界無敵痛的植皮、拆釘、去肉芽及水療
第一次植皮手術後,瞭解植皮會痛的地方在哪,植皮要將一塊皮膚放在傷口上面,接下來用類似釘書針的方式固定,事後拆那個釘子時,是世界無敵痛,為了固定皮膚,會一釐釐釘滿所有植皮處,很痛很痛,但更討厭術後的拆釘子。(連回想都痛的情況,蒂蒂留下採訪的第一次眼淚。)

植皮傷口在癒合後會長出肉芽(新生肉長過頭),必須把它刮除,皮膚才能順利生長過去,肉芽必須用硝酸銀擦抹,硝酸銀會持續三小時滲進皮層,慢慢腐蝕肉芽,期間會一直產生灼熱,如同古時候的凌遲。

友情力量的支撐
第一次施作去肉芽後,輪由哥哥照顧我,他從未看過我痛苦到無法停止,不時打電話向爸媽求援該怎麼辦?還買了星冰樂想討我開心,但我就是痛到不想喝,只想躲進棉被大聲嚎哭。

不知哭了多久,拉開棉被,發現我的好友竟坐在我床邊,說是路過,順道來看看我,2人就開始聊天,聊著、聊著才逐漸淡忘痛楚。

好友事後告訴我,哥哥在我痛到無技可施下,才打電話要她過來,看能否試著安慰我,讓我止哭,(蒂蒂停頓一陣,再次留下淚水)支撐的力量真的重要。

12隻手同時「凌遲」傷口
第2次開刀前,護理長跟我們說要做水療。水療?我一頭霧水詢問,護理師說得一派輕鬆,因為在加護病房一個月,出來要洗洗澡、清理傷口這樣,到時會打止痛;心想不過再痛一次,我都一路撐到現在了,也沒有別的想法。

我的一雙手、腳都嚴重燒傷,水療當天進去後,全身浸泡在加入藥物的溫水裡,兩邊各有3位護理師姐姐站著,1個人2隻手,右邊有6隻手,左邊也有6隻手,12隻手同時以紗布搓洗四肢不同的傷口,不時碰觸到固定植皮的釘書針,宛如刀子剜進體內,再狠狠轉個幾圈,刺骨的痛,讓我幾乎崩潰。

安慰我 我只會覺得更煩
(或許挺了過來,蒂蒂這時以「機車」的俏皮字眼宣洩對護理師姐姐們的「欺瞞」)這6位姐姐我都認識,剛開始躺進去藥水浴中還很開心,因為認識的姐姐都來了,她們還親切對我打招呼說,「蒂蒂,現在是休息時間,我們來看看妳,對妳很好吧。」

結果第一刷,刷出我的水療夢魘,12隻手用紗布一起刷,將腐肉等壞組織刷掉,我開始狂哭到水療結束還在哭,上了輪椅出來,一雙重傷的腳,第一次赤裸呈現在家人面前,之前不想讓他們看到,怕他們嚇壞。

當時的哭,一方面怕他們看到傷心,哭喊叫他們不要過來,另方面則是太痛了,他們過來其實一點幫助也沒用,安慰我,我只會覺得更煩心。

自己創造的成功
第二次開刀前,再進行一次水療,這次有了心裡準備,和護理師姐姐溝通,妳們把我放進水療池後,我請媽媽一起進來幫忙,我和媽媽自己處理,絕對會把自己傷口洗得很乾淨,若妳們不放心,可以不時進來看一下,看看哪裡可以改善的,我自己來,絕對沒問題。

護理師們最後被我說服,我自己清洗傷口,媽媽在一旁幫助我,媽媽一直不敢碰我傷口,不是看到會怕,而是怕會弄痛我,陪在身旁一直跟我說話,或是傳遞我清洗時需要的物品。

事實上,第二次水療一點也不會痛,自己動手的好處,在於知道自己的痛感在哪裡,知道怎麼清洗乾淨又能避開痛點,第二次水療終於很成功結束。

3年治療,蒂蒂皮膚仍是滿佈燒傷紋路,但已比先前平整。圖/蒂蒂提供
Selina的待遇 
出加護病房不久,黃醫師夫交待我不久要再進行植皮手術,現在面積不夠,可能要找尋大腿、臀部等其他部位去植腳,在我只想取頭皮的哀求聲中,黃醫師給我一個星期時間「吃吃看」,真的,這一個禮拜我就把手術需求的皮膚吃回來。

進開刀房前,我深怕黃醫師忘了只能取頭皮這碼子約定,在麻醉未生效前,像小孩的打勾勾般,一再提醒他,不能取其他地方喔,黃醫師回說,「好,好,我知道。」

笑逐顏開才能戰勝病魔
黃醫師給我一個星期時間吃飯養皮,這段期間人變得很敏感,媽媽的不時關心,反而會成為母女大吵的導火線;開刀前一天,媽媽臨時叫爸爸來陪我,爸爸帶著佛學刊物,我看到一名癌末的小女孩報導,裡面提到「笑逐顏開,戰勝病魔」,我覺這幾句話相當符合我當時心情,當場要求爸爸給我紙、筆,我將這幾個字寫下來,貼在牆壁上,每次疼痛時,就會抬頭看看這幾個字,自我鼓勵一定會度過。

手術後一個禮拜,要拆石膏,拆下後會看到自己植皮的地方是否順利,黃醫師當時跟我說這是最後一次開刀,不會再有第二次,心裡原一陣雀躍,但突然想到開完刀還必須面對拔釘的爆痛記憶,心情反而直轉而下;因為拆石膏後,如果癒合夠好,要立刻進行拔釘,我非常、非常生氣,但又很無奈,心想我到底還要走多少路,才能結束這一切,很鬱卒。

痛哭感謝黃醫師
石膏開拆刹那,我放聲大哭,不是因為要面對拔釘,而是發現黃醫師全都用美容膠代替釘子,美容膠非常小,每片差不多0.5到1公分寬、長約3公分,一片一片黏上植皮接縫處,整腳都是,我一看到這,直接號淘大哭,哭到不行,因為知道不用再受拆釘折磨了。

護理師們當時也很訝異喊說,「黃醫師居然用美容膠幫妳黏,也太勇敢、也對妳太好了吧。」說太勇敢意思是,因為用美容膠黏,如果有一個小地方滑落,整片植皮就不成功,需要重新來過,但黃醫師很勇敢,也很細心,沒有一塊皮膚失敗,全部完整癒合。

這次的哭和之前的所有「痛」哭不一樣,哭的是太感謝,黃醫師怎麼可以對我這麼、這麼好,不讓我再痛一次,然後可以安心出院。

小檔案
姓名:蒂蒂(化名)
學歷:大學
八仙塵爆年齡:21歲
八仙塵爆職業:大三升大四
現職:技術專員
燒傷面積:全身46%二度至三度燒傷,尤其是雙腳深三度

最HOT話題在這!想跟上時事,快點我加入TVBS新聞LINE好友!
 

你可能會喜歡

人氣點閱榜

看更多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