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_icon
PM2.5值 35低
01/24
星期四
14°
21°
01/25
星期五
15°
21°
01/26
星期六
13°
15°
01/27
星期日
11°
16°
01/28
星期一
13°
19°
01/29
星期二
15°
19°
早上好冷啊! 「強冷氣團加輻射冷卻」發威淡水9.2度
>
下載TVBS APP

隨時掌握完整的時事新聞!

下載
  • 23
  • Jun
  • 2018

八仙塵爆三周年》堅韌女孩蒂蒂:回頭只是浪費時間

記者 胡守得 報導

2018/06/23 10:00
走過塵爆煎熬,現在的蒂蒂,不想回頭看,只想向前走。圖/TVBS
「我很痛!救我!」救護站卻一副手足無措,只是驚慌看著我,沒人可以幫助我;事後回頭看新聞,現場就像特效一樣,無法想像自己曾在那裡;加護病房動腳趾頭手術,半昏迷中痛到在病房大哭、大聲唱題,搞得很像要把整個「宇宙浩瀚的力量」吶喊出來一樣;醫師要我不停的吃,自己把皮膚養回來,我聽進去後,每天吃得甚至比一個男生還多。這是八仙塵爆受害者堅韌女孩「蒂蒂」的故事。

我沒回頭 只能拔腿快跑
現下的我克服之後,比較想要往前看,當初發生很痛苦,住在醫院每天都想要回家,也不知道回家後有更多挑戰;爆炸至今,很少會往回看,回頭只是浪費時間,其實到現在還是很痛苦,只是階段性的痛苦東西是不一樣的。

記得那天是朋友生日,相約一起去參加號稱亞洲最大的彩色派對慶生,預先買票後,2人因暑假活動滿檔,後悔不想去,上批踢踢(PTT)、臉書賣票,就是賣不出去,只好在中午和全家吃飯後出門;事情發生時,只覺得一片炙熱從腳底傳遍全身,本身比較怕熱的我,反應比較快,感覺到一點溫度異常時,瞬間反應就是不要回頭看,拔腿快跑;因為從小受佛學的薰陶,跑的時候,下意識邊跑邊唱題(唸經),希望上天保佑。

第一個跑向救護站的人
我和別人比較不一樣的地方是我沒有看到火,跑的印象沒有很深,只記得中途曾跌倒過,用一隻手撐住地,立刻再爬起,時間很短,瞬間爆發力只有一秒時間。我也記得,我是第一個跑向救護站的人,我也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或火災,只感覺到很痛苦,喊說「我很痛!救我!」救護站大概有二、三個人吧,一副手足無措,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很驚慌的看著我,只是沒有人可以幫助我;救護站是彩色派對的救護站,在外圍,只能處理輕微擦傷的地方;看到救護站的人愣在那裡,我掉頭直接往外走,也沒回頭看發生什麼事情,當下走出來的過程,好像只有我一個人而已,我也沒辦法注意周遭,我只知道我很痛,我也不曉得發生什麼事,因為我沒有看到火。

運動飲料淋腳上 我才發現已皮肉分離
直到走不動了,坐在樂園擺攤的位置上,看到已有2人坐在那裡,就一起坐在那邊,當時真的好痛,好心的攤商看到我,拿出最後一罐的運動飲料,叫我淋到腳上,才發現自己燒灼的血肉,皮、肉分離的掛在腿上,淋完之後,也才意識到旁邊的人不停哀嚎,自己卻是一個完全搞不清楚狀況的人,完全不知道發生什麼事。

八仙塵爆3年前現場。圖/TVBS資料畫面
不久,一名陌生男子推著一輛工業用的板車,將我抱到車上,幫我一路搬到樂園的漂漂河。
在漂漂河裡,大家都痛到無法移動,隨著愈來愈多燒傷的人被送過來,有人開始要求先到的往牆壁挪,但大家都痛到無法移動分毫,我最後用手支撐著河底往裡挪,身邊左右剛好是彼此認識的男生,關心地問我還好吧?我反問到底怎麼了?他們說是火災爆炸,並跟我說我臉沒事,我才知道現場發生火災。

未親身經歷 就像後知後覺
只能說沒有親身經歷這種事情,就像後知後覺,這時也較注周遭人在哭喊或暈倒,這時心想是不是要向他們一樣做同樣的舉動,讓人先救我,但又感覺我好像沒有那麼痛,事後想想是泡在水裡舒緩多了;也才想起要找手機打電話給家人,家人一時沒接到,爸爸事後回電,我簡單說八仙樂園失火了,我沒有很嚴重、不要太擔心,現場有點混亂,不知道什麼時候可以上救護車,等到被送往哪家醫院再和他們說。

事後才知道,家人信以為真,掛斷電話後,到藥局買了簡單的燒燙傷紗布、藥膏,再一起來找我,結果卻出乎他們意料之外的嚴重。

真的很痛、很累、失溫、想睡
在漂漂河等待時,河水還有流動力,我不小心被沖流動,心想若被沖到一片黑暗的後面,就可能沒有人發現我,心裡開始慌了,大喊「救我、抓住我!」這時有位年輕男子趕快把我抓住,將我套上救生圈,並向外喊「這個人先帶走。」我也就莫名其妙被帶到很多傷患集中的地方。

印象很深刻,我坐的是單人救生圈,中間鏤空,要用腰力懸撐在那邊,若放鬆讓全身碰到地板會很痛,也才查覺離開水面全身真的很痛,然後很累、失溫、想睡覺;這時一位男生,一直在旁邊努力和我說話,很怕我睡著,並用腳讓我用頭靠著,但他也向我說,「不好意思,我不太會講話,但又怕我睡著。」事後想想我那時不知哪來的力氣,主動開話題跟他聊,「我現在大三…等等的。」

幸運的第一批傷患
一陣子後,這名男生主動問我「要不要上車?但是要坐著的。」我回說「沒有力氣坐著,可以再等等嗎?」後來他很努力幫我找車,終於找到民間一輛救護車,救生圈可以放上去,上車後,眼睛一直撐著不敢閉,深怕閉起來後永遠張不開,心裡則默默唱題祈求,之後被送進台大醫院;事後和護理師聊起當天情事,才知道自己是幸運的,是第一、第二批被送進醫院的八仙傷患。

病床中 來自信仰的守護力量
一進醫院,記得護理師當時問我血型,因為從小到大都很健康,幾乎沒有生病,回說不知道,護理師說沒關係,我們幫妳驗,不久爸媽趕到醫院,大學同學也聞訊衝來台大,但被爸媽以不方便阻擋。(蒂蒂爸媽在旁補充說,因為妳向同學說要去參加彩色派對,同學看到新聞,打電話向我們求證,才先後趕到醫院。)

惡夢是多數患者的日常
媽媽當時坐在我旁邊,一直和我說,「妹妹妳臉沒事、很漂亮。」我當時仍是一頭霧水,單純認為臉會有什麼事?為什麼從現場到醫院,每個人看到我都向我說臉沒事?事後復健時,才知道很多八仙受害者臉都有疤痕,要開刀,也才知道大家為什麼第一次看到我,都向我說臉沒事,因為這次意外有太多人臉都被燒傷,我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事後傷勢穩定,傷友都跟我說他們會做惡夢,但我只有在住院時做過一次,記得在一片黑暗中不停、不停的獨自奔跑,永無止盡中嚇醒,大概和我當時沒看到爆燃場面,產生後遺症、會怕、會做惡夢,會對相關事情很敏感有關吧!

燒傷後 傷勢持續往體內蔓延
反而我,因為沒有看到,事後回頭看新聞,現場就像特效一樣,無法想像自己曾在那裡,因我自己沒有看到,沒有留下那個畫面。

普通病房一天後,緊接插管住進加護病房,也不知插管多久。(爸爸補充說,燒傷後,傷勢會一直持續往體內蔓延,剛開始看到她是清醒的,隨後陷入昏迷,通常在七天內變化期最大,如果能度過七天危險期,就能進入穩定期,七天時間最怕的就是變化和感染。)

不能說話的苦悶
加護病房時我幾乎處於時而昏沉、短暫醒來狀態,只記得躺在一個小房間裡,眼睛一張開就望見時鐘,看著指針指向12時或6時,卻分不清楚是晚上、還是早上。

印象最深刻只有二點,一是記得一次張開眼,看到媽媽和護理師們講話,媽媽建議護理師可以轉廣播頻道給我聽,護理師照做後,頻道一直在重播八仙塵爆的新聞,插管不能說話的我一聽,一直搖頭、一直搖頭向她們表示不想聽,可是沒有人發現,終於熬過新聞終了,我也再次昏睡。

把周遭聲音化成親人的守護
另外是因家中從小的信仰,一家大小都會在家中固定時間唱題,半夜醒來都會聽到唱題聲,原以為是爸媽在誦唸,有一次醒來,還特別問爸爸你們昨天半夜有唱題嗎?爸爸回說,「沒有啊。」當時想了一下,應是病房中風扇聲頻率,很接近家人平時唱題的頻率緣故。

讓我只要從加護病房的悲痛中醒來,能夠清楚分辨我右手邊的小喇叭聲是媽媽的、上方空調聲是爸爸的、那裡是哥哥的,就像是家人平日唱題時的多步和聲,聲音聽得很明顯,更讓我覺得爸、媽、哥哥三人一直圍繞在我身旁,不分畫夜為唱題,一起守護我度過危機。

昏迷中的第一刀 筋膜切除術 

蒂蒂腳小指因筋膜切除術,術後雖復原,但呈圓尖狀。圖/TVBS
(護理師每天會監測蒂蒂的身體變化,發現已經水腫,要用筋膜切除術把水排掉,若沒有及時處理好,會轉為肺炎,嚴重甚至要截肢,媽媽補充說明蒂蒂昏迷病情,並強忍鎮定解釋蒂蒂燒傷這麼嚴重,為何一路「後知後覺」,在於蒂蒂的神經組織在事發時已燒壞,才會沒有知覺、痛覺。)

加護病房中的醫療狀況我沒有很清楚,與我昏迷有關吧,只記得半昏迷狀態中,最痛的是開腳趾頭;腳趾頭的肉一般都是圓弧型,我動完手術,呈現尖尖的凸起,因為切完再縫起來,造成我現在有一隻腳趾頭肉是尖尖的,不是圓弧狀。

吶喊「宇宙浩瀚的力量」
當初開腳趾時,痛到在病房內只記得大聲唱題,非常大聲的邊哭、邊唸,惹得護理師們在事後問我,「當時發什麼瘋,搞得很像要把整個『宇宙浩瀚的力量』吶喊出來一樣,或重覆唱題一句話,快把我們給嚇死了。」

其實當時我根本不知道自己開什麼刀,只記得痛到不行,比日後的換藥、植皮更令我痛到無法忍受,這也是我在加護病房最早期的開刀。

以往運動的體能發揮了效果
經過一些時日比較鎮定後,護理師們還讚我挺有能耐的,換藥時很會忍,不太需要打嗎啡,也不用其他藥劑,這和我以前都有在運動,體力狀況很好有關吧。

大部分燒傷病患下肢換藥時,因無法抬動,都由護理師抬起來換,但我卻可以兩腳懸空撐著,讓他們在我腳兩邊換完藥後,自己再把腳放下來,護理師都讚我體力超好,並說換我是在天堂,換其他床則是地獄,因為其他床一換藥就會亂動或是一直踢,現在想想,我最能忍痛就是來自那時候。

其實,自己能好好換藥時不知是哪來的力量,只是每天在唱題時,不時提醒自己,要遵照醫生的囑咐,每天好好的換藥和吃飯。

不停的吃 用吃把皮膚養回來

蒂蒂在台大醫院治療時的燒傷左腿。圖/蒂蒂提供
醫師告訴我,每天在加護房都要吃到一定的量,每天好好的吃飯,就能把皮膚養回來,我聽進去後,每天吃得和一個男生一樣,甚至還多,媽媽每天都做滿漢全席帶到醫院,利用加護病房的午、晚時刻探病時間送進來讓我能夠「吃足養皮」。(媽媽說,當時每天都要準備三種肉,雞、豬、牛,擺滿整個病床餐抬;爸爸則回憶,幾乎每二天都要上大賣場一次,每次都採買上萬元的菜錢,補給她燒去的皮膚、神經生長。)

人生中最會吃的時刻
我就一直吃、一直吃,吃超多,這大概是我人生中最會吃的時候,吃到後來與旁邊的傷患姐姐認識,姐姐大概26、27歲,每天都在傷心,不吃飯,非常瘦,約30幾公斤,吃到姐姐的媽媽不時以我為例,勸姐姐要像我一樣不停的吃;她的主治醫師也勸姐姐向我看齊,不停的吃,自我補充養分,這樣才能減少植皮的次數。但姐姐就是回說吃不下。吃不停的我,最後連醫師都說,「這床不用量了,一定會超過。」

因為燒傷關係,每個傷友睡覺都很困難,折騰整晚好不容易沉睡,我卻是每天第一個換藥的人,一早因換藥就被吵起,難免心中有氣,有一次終於忍不住問為什麼我都要第一個換藥,護理師回答,「因為妳是加護病房裡唯一無菌的人。」

加護病房裡唯一無菌的人
不明究裡的我問什麼是無菌?「因為病房中被燒傷的人都有被細菌感染,只有妳沒被感染,為了避免妳被其他傷友感染,一定要第一個換藥。」我當時想,或許是塵爆燒傷後,我曾泡過漂漂河,雖然河內是滿佈血水,而也有很多人質疑,是不是泡過更容易感染,但其實在當時的狀況,應該要泡水降溫都比怕被感染來的重要。

雖然泡過漂漂河,但幸運的是我無菌,自己皮膚也因而比其他被感染的人生長快,癒合能力也較強。

小檔案
姓名:蒂蒂(化名)
學歷:大學
八仙塵爆年齡:21歲
八仙塵爆職業:大三升大四
現職:技術專員
燒傷面積:全身46%二度至三度燒傷,尤其是雙腳深三度

最HOT話題在這!想跟上時事,快點我加入TVBS新聞LINE好友!
 

你可能會喜歡

人氣點閱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