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_icon
PM2.5值 12低
08/25
星期日
26°
34°
08/26
星期一
27°
34°
08/27
星期二
27°
35°
08/28
星期三
27°
35°
08/29
星期四
27°
35°
08/30
星期五
27°
33°
「白鹿」快步奔台! 暴風圈7點觸陸恆春半島
>
下載TVBS APP

隨時掌握完整的時事新聞!

下載
  • 03
  • Mar
  • 2018

兒虐悲歌!全台受虐兒逾萬 白色力量伸援

記者 趙國涵 / 攝影 連裕閔 報導

2018/03/03 21:00
關心台灣受虐兒問題,根據衛福部統計,2016年全台累計通報的受虐個案已經超過5萬人,平均每10分鐘就有一個小孩被通報,被打死的孩子多達上百人,為了揭發這些深埋在家庭中的暴力,高雄市社會局家防中心和高醫跨界合作,成立兒少驗傷醫療整合中心,當社區出現兒虐個案醫療單位會即刻啟動驗傷鑑定,協助受虐兒進行後續司法調查。



陪伴被虐待的孩子走過難以想像的傷害,是每個社工都曾經歷的心痛,高雄市社會局社工住院的2個多月的期間,醫護人員從來沒有聽過她一聲哭鬧的聲音,就算扎針、做了痛苦的治療,這個孩子也完全沒有任何的反應。拍攝時剛滿3歲的珍珠走起路來搖晃不穩,這已經是2年多來復健的成果,一個月大的時候她被小爸媽送到醫院急診,臉頰瞳孔瘀青出血,電腦斷層照出內部腦傷,但照顧者卻矢口否認。

高雄市社會局社工在一個匿名受訪時表示,小爸媽、還有外公都覺得自己沒有搖晃她,也沒有撞擊她,那也不知道傷勢是怎麼來的,只好請醫師的專業的角度,去判斷這個孩子她是如何受傷的,還有受傷的點在哪裡,這就是會讓家長的說詞不攻自破。



靠著醫療團隊的評估與鑑定,受傷的珍珠被判定是受虐兒,社會局緊急將孩子安置且暫時帶離照顧者身旁。在台灣,像這樣因為家長疏忽導致的兒童虐待層出不窮,高醫小兒科醫師徐仲豪表示,受虐兒2年500個,所以大概1到2天會有一個被通報,甚至有看到一些個案是遊走於各大醫院,可能先到別的醫院然後再到這裡,後來到另外一間醫院,甚至有發現到他下次來的時候,到院前已經沒有心跳了。

站在醫療的第一線,小兒科醫師感觸比數據還深,根據衛福部統計,疑似被不當對待的兒少通報個案,從10年前的平均1萬人逐年成長,2016年通報個案已經超過5萬人,等於每10分鐘就有一個小孩被通報。

3年前,2歲半的男童王昊遭到虐死,凶嫌卻從一審判死刑到二審改判30年,小男孩昏迷送醫宣告不治,嫌犯以米酒及毒品混和灌食,因為腦部出血水腫、視力已經受到影響,被發現男孩身上有好幾個新舊瘀傷。

現實是很多孩子直到登上新聞版面,才被社會知道,2016年18歲以下的兒少通報的死亡人數多達127人,幾乎是近5年來的2倍創下新高,這還不包括隱藏未報的黑數,這些深埋在家庭中的暴力能被揭發,有超過8成是來自警察社工,還有白色力量介入的責任通報。

17歲的少女小茹被社工從自己的家救出來,外展的醫師團隊就在派出所裡直接驗傷,高醫法醫病理科主任尹莘玲表示,小茹上肢跟下肢都有傷,所以最主要是手跟腳,不知道是不是加害人喜歡打手跟腳,因為有些家長會以為打手跟腳不會把她打死,不過也是有被打死的案子,還好沒有打到內臟,打到內臟可能就會內臟出血,所以目前就是身體虐待是可以確定的。

蒐證拍照完成初步認定,像這樣社區出現疑似兒虐的個案,家防中心接獲通報,醫師就是第一時間可以求助的對象,醫療單位的驗傷鑑定能夠幫助受虐兒啟動後續司法調查,是最能一刀斃命的關鍵證據。

高醫法醫病理科主任尹莘玲是台灣第一位女法醫,解剖超過2千具屍體的她過去替死人說話,現在則替活人發聲。尹莘玲表示,以前當法醫師都解剖死人,尤其是解剖到一些重大兒虐致死的個案,心裡很難過,尤其是看到小朋友身上有新傷、舊傷,不禁想問,那麼多傷難道他生前沒有人看過他的那些傷嗎?

有些複雜個案需要比肉眼更精確的科學驗傷,高醫醫療團隊跨界採用多波域光源機,讓兒虐的證據在奈米波長下無所遁形,這也是國內醫界首度將刑事偵辦的手法,運用在兒童驗傷上。

尹莘玲表示,目前用這個多波域看傷的可能只有自己,所以有人說這個叫「照妖鏡」。把自己的專業活出不同的使命,2012年7月高雄市社會局家防中心和高醫跨界合作成立了兒少醫療整合中心,像這樣由醫師與社工緊密結合的兒少保網絡在台灣並不是常態,但就因為看過太多被打得半死住進加護病房的孩子,從事兒童重症20年的醫師說什麼也要阻止悲劇再度發生。

高醫小兒科醫師徐仲豪表示,醫師如果能夠幫助病人的範圍不是只有侷限在醫院,能夠跨出醫院到他原來發生的社區,會更有意義。過去醫療在兒虐個案的流程中站在相對後端,現在醫師變成最雞婆的人,有了社政跟醫療整合中心,社工通報的兒虐個案不用再分科掛號一直等待,孩子到院後也能夠得到的協助更加全面。

各個科別的醫師全體總動員抓緊時效確認兒虐個案,檢警即刻偵辦,不只減少證據被湮滅,更能逼近被掩蓋的真相。醫師徐仲豪也說,這個領域最困難的地方就是加害者一定不會說實話,最重要的就是在醫療端先能夠確認有可能是重複被虐待的證據,這是對於檢警偵辦時很重要的證據,因為通常會被虐待被帶到醫院通常都不是第一次。

根據高雄市社會局統計,新制上路後靠著白色力量成功舉證,移送司法調查的兒虐個案已經超過20件,為了受傷的孩子,醫院的白色力量編織進入原有的社政體系,台灣社會嘗試建構能夠承接所有受虐兒的安全網絡。

最HOT話題在這!想跟上時事,快點我加入TVBS新聞LINE好友!

更新時間:2018/03/03 21:59

你可能會喜歡

人氣點閱榜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