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網頁上方

【新聞念真情】遲來影帝 太保一生扮綠葉心寬闊

記者 顧名儀 / 攝影 張志旻 台北 報導
發佈時間:2007/12/04 21:38
最後更新時間:2016/05/16 15:06
 【新聞念真情】遲來影帝 太保一生扮綠葉心寬闊

今年金鐘獎大爆意外男配角頒錯人的烏龍事件,讓本名張嘉年的太保,在台灣知名度的大開。從武行作起,太保常在武打片擔任配角露臉,30多年從影生涯多是擔任綠葉的角色,金鐘獎的大驚奇讓更多人認識他,也讓太保有了對演藝事業不同的想法,而在台灣出生的太保,對台灣有分特殊的感情,今天我們就帶您近距離的認識這位金鐘影帝太保。

早期的成龍電影中,總會看到他的身影。戲劇人生裡做大明星的綠葉,太保很習慣。太保:「反正就是永遠不會做主角, 因為主角就是拍一些,不可能嘛,真的沒有去想到這個,因為主角都是帥帥啊。」

沒有男主角的俊俏臉孔,30多年前誤打誤撞,進了邵氏電影訓練班,那時候的前輩已經替太保的演藝生涯定了調。太保:「帥去做演員,看看我呢,算了你去做幕後吧,哈哈哈,學做導演組吧,我就跟著午馬從場記啊,最basic的。」

從幕後的場記做到幕前的武行,重回當年拍片的中影文化城,看到武打片的場景,矯健的身法太保藏不住。太保:「哈哈,不錯不錯,這是我們當年拍武打片所有的,不錯。」

還是年輕小夥子的時候,太保天不怕地不怕,沒有任何安全措施,全身上下一根繩子綁著,6、7層樓高照樣飛身下來。太保:「我那個頭在地上差這麼多,就好像西瓜一樣,那個地都是石頭地,摔啊、碰啊、撞啊,年輕的時候還好,不感覺得痛,但是現在不行了,嘿嘿。」

平常沉默的太保,到了片場他最熟悉的地方,人好像充了電,話也多起來。太保:「這個街道走過很多,就是拍街道啊,這裡面街道啊每個地方我都拍過。」太保:「哈囉,你們在幹嘛?」錄音師朋友:「在錄喔,我們來看你,特別來看你。」

太保笑說沒做過別的工作,演藝圈打滾一輩子,20歲出頭時沒片拍,到歐洲混了幾年,轉一圈還是回到電影圈。太保:「有一陣子電影也低潮的時候,那我朋友在荷蘭,那就來玩玩嘛,好吧那就去了,一去就是4、5年。」

世界跑了一圈,老是被認做是港星的太保,其實是道地的台灣人。爸爸是軍人,在高雄長大的他,一直到小學畢業才搬到香港,本名叫做張嘉年的太保,這個外號跟來自台灣有關。太保:「他(香港同學)就是覺得台灣就是太保,我不曉得我的樣子還是怎麼樣,反正同學來了就是太保太保(廣東話發音),我不曉得就這樣叫起來了。」

太保:「4個蚵仔麵線,小的。來西門町我會來這裡吃,站著吃,然後去喝一些冰的東西。」太保:「那我們攝影師要喝什麼?檸檬綠茶好不好?」

說得一口流利台語,到台北,太保一定要來上一碗站著吃的麵線,太保就像是地主,熟門熟路的帶我們吃吃喝喝,對西門町,他很有感覺。太保:「還有中華商場嘛,拆掉啊拆掉啊,橋啊,但是這裡還是多了個捷運,那邊以前也是大樓燒掉了。」

鬧區走一圈,馬上測試出人氣,金鐘獎男配角頒錯人的烏龍,讓太保在台灣的知名度暴增,對觀眾來說,那張常常看到卻總是記不起名字的臉,印象深刻了、鮮明了。太保:「生意興隆。」店家:「謝謝。」

太保:「有些問題,有一些話是不是什麼好與壞,這些東西對我現在來說,全部都是很美麗的。」

終於嚐到當大明星的滋味,太保說,頒獎之後的2個禮拜生活變得很刺激。太保:「去哪裡啊,每個人都有那種聲音,我覺得好像是大明星,哈哈哈,但是我還是習慣『你好像是拍電影的喔』,那來的自然一點。」

在拍戲劇組口中,人緣超好的太保哥,說到演戲,是嚴肅的、是有感染力的。太保:「等一下等一下再演,我就很討厭,要嘛你就全部弄好了,我來演,不影響我們情緒。」藝人黃采儀:「他的一個眼神,一個很深刻的小小肢體動作,那個感覺就是你會渾身起雞皮疙瘩,覺得那根本就不需要演,真的是一碰到他,那個感覺就是馬上淚如雨下。」

30多年的演藝生涯,50多歲的太保嚐遍酸甜苦辣的各種滋味,人生的起起伏伏了然於胸。太保:「好像羅維啊,羅維導演啊,他也是高高低低、高高低低這樣子,人家都這樣子了,我們算什麼呢?到底我是成功嗎?還是什麼呢?但是我覺得我現在定義還早啦。」

戲劇邀約不斷,太保卻說演了那麼久,真的有點累了,該讓給年輕人來演了,下一步想做監製,退到幕後,拍些有人味的好電影。遲來的金鐘,雖然烏龍,但是又敲開了太保不同的人生,他橫跨港台的草根經驗,讓自己遠離患得患失,影帝太保期待,在電影圈還有更寬廣的學習路。

#太保

我要分享

share

我要分享

share

複製連結

share

我要留言

share

你可能會喜歡

人氣點閱榜

網友回應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