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_icon
PM2.5值 20低
01/25
星期五
13°
15°
01/26
星期六
12°
16°
01/27
星期日
13°
19°
01/28
星期一
15°
21°
01/29
星期二
16°
24°
01/30
星期三
17°
25°
周五晴到多雲 白天溫升早晚偏冷
>
下載TVBS APP

隨時掌握完整的時事新聞!

下載
  • 23
  • May
  • 2015

​《醫療急救中》兩條人命的拚戰!全台800接生醫師的危機

記者 林上筠 / 攝影 張鎮安 報導

2015/05/23 22:20






最近兩週可說是台灣醫藥史上,很多婦產科醫生心情最煎熬的谷底。因為榮總死胎爭議、傷心媽媽找民代開記者會,指控「當初在手術台上救命的醫生」,其實產科醫師每次執刀都得背起「兩條人命」的高風險!當醫病關係演變成「動輒」對簿公堂,誰還敢「擔起」手術台上決定生死的判官?現行「醫糾法」草案又藏了什麼漏洞?今天的專題報導一起來看,一位臨盆時有7%致死率的「高危險妊娠產婦」,成為「醫院不敢收、不敢開刀」的醫療人球。


這是產婦們必經的生死煎熬,尤其是「嚴重前置胎盤植入危機」的高危險妊娠患者,有7%逃不過這一劫…。

高危險妊娠產婦妞媽劉邠如:「(開刀前)我會很擔心說,那會不會就是最後一眼…我記得那時好像要推進手術室了,我就看我媽媽還抱著她(女兒),追了幾步上來這樣,意思是說妳再看妹妹一眼…我覺得那時候,我對於施景中醫生願意收置我們這樣的病患,其實我真的很感謝…我覺得他救的不是只有我的生命,而是我們一整個家庭…」

被醫生從死神手上搶救回來的阿妞媽媽哽咽告白,然而另一位產婦卻沒這麼幸運。控訴榮總死胎媽媽阮太太:「我一塊錢都不要,你們誰隨便一個誰都好,還我一個孩子就好了!」

兩位民代責怪醫師害孕婦生死胎,挨轟未審先判。榮總婦產科醫師陳志堯:「唉事多錢少離監近,賠錢賠到手抽筋!」

榮總死胎爭議阮太太心碎,孰對孰錯還沒釐清,但先被攤在陽光下「公審」,讓早已緊繃萬分的醫病關係益加崩壞、裂解。

婦產科手術室,迎接新生喜悅的起點,也得承擔兩條人命的高風險。儘管已經60幾歲,但婦產科權威尹長生依舊站在第一線執刀,40年來經由他的手已經接生了近1萬5千個寶寶,年輕時候高危險手術最久站了16小時,如今沒人接班,老醫生還在拚,多少新生兒在他手上展開希望,但他也不免擔心操刀高危險妊娠,每一回都是賭上未來。 

康寧醫院副院長尹長生vs.記者:「接生處理完畢之後,可能…不但得不到滿意,可能你自己還有一身麻煩。吃上官司?對。光是這種醫療糾紛,就會讓醫生可能想要退休打算,這種情況很讓人煎熬,選擇像這種高風險而且花很多時間,回饋又不是很多,這情況之下婦產科醫師尤其是『產科」醫師,變成稀有動物,再加上『醫療糾紛」再戕害的話,稀有動物馬上就變『絕種』。」

當醫病關係演變成動輒對簿公堂,誰還敢擔起手術台上決定生死的判官?台大婦產科主治醫師施景中:「只是生的小孩有尿布疹,有產婦先生就到診所外『天天泡老人茶』,刻意營造一種恐怖的氣氛,醫生被病人家屬騷擾到,最後他也不再看診了,很多人覺得不如歸去算了,去作醫美算了,反正『醫人不如醫狗』,『救命不如救醜』。」

只是尿布疹也怪醫生,救人的一方是步步驚心,為了救自己,醫生出走是不得不然的選擇。目前全台婦產科醫師約2600人,負責接生的只有800位,以每年21萬名新生兒報到,800位醫生得每人接生262個小baby,平均一個月接生22個,每次手術都肩負兩條人命。

年輕一輩進來,寧可選婦科處理不孕症腫瘤,也不願真正開刀接生,產科醫師現在平均年齡55歲,10年後攀升到65歲,可能還是同一票醫生繼續撐。

康寧醫院副院長尹長生:「這心臟在跳動…」

有早產跡象的高齡產婦翁媽媽已經臥床三星期,像40歲懷孕的徐若瑄,臥床少動才能保胎,這痛苦只能自己吞,左右手都是密密麻麻瘀青針孔。

臥床高齡產婦翁媽媽vs.記者:「三天一到我就從左手再插右手,再三天一到就從右手再換針插左手,護士已經在找看哪裡還可以打,我換針的時候有個放風時間可以洗澡。不然的話都不洗澡?呃…大部份時間是,就是這樣(不能洗澡),針插右手的時候我還要用左手吃飯。左手吃飯很難吧?嗯啊,然後用左手上廁所…」

一切都咬牙忍了下來。記者vs.妞妞:「你比較喜歡爸爸還是媽媽?…喜歡媽媽!喜歡爸爸…」

還能活著看到寶貝,阿妞媽媽滿滿感恩,第二胎5個多月才發現有嚴重前置胎盤植入,差點沒醫生敢收,帶給她希望的是台大婦產科權威施景中,像她這樣高危險產婦要開刀,得出動「泌尿、新生兒、影像醫學、婦產科、麻醉科」,五大科聯合會診。

但諷刺的是健保DRG制度給付的是,論件計酬截長補短,也就是醫院開個10小時,高危險妊娠患者跟死神拔河,健保給付一萬多點,竟然跟動盲腸小手術近八千點補助差不多,這些補助全都要從健保再打82折,這讓越來越少醫生願意「搏命」來救命。

高危險妊娠產婦劉邠如:「弟弟…」

對張家來說,(施景中)醫生就像再生父母,取名感念救命恩人。高危險妊娠產婦劉邠如:「弟弟他就要叫『張憼中』,我覺得不管怎麼樣,我跟我的弟弟(小兒子)一輩子都要記得,在這麼困難的一道人生關卡中,有這麼樣一個好醫生,幫助我們一家人渡過這個難關,我跟施醫生說『就算我開刀有很不好狀況發生』,我也不會讓我家人對他提告的。」

或許醫生要的就是這份將心比心,只不過醫生是人不是神,做不到的時候,神被打成凡人。病患家屬:「抗議抗議,還我兩條命!」

目前衛福部醫糾法草案,打算當醫療事故發生時,由第三方出面,三個月調解完畢,不過還沒查清原因時(因果關係不明),先從「醫糾賠償基金」去補償病患,即便醫界沒做錯,醫生每年要繳8千元當賠償基金,等於是預設醫生「已經有錯」,還強制規定調解會醫生得到場。

台大婦產科主治醫師施景中:「病人會一直罵你侮辱你,等於是醫師去參加調解會是卸下所有武裝,被丟在戰場讓敵人砍殺,我們還有醫生在調解會被病人打。」

當醫病關係不再以人性信任,病患動輒提告,救人的醫生紛紛感慨、棄守,惡性循環下,下一次生死交關瞬間,誰還能伸出援手?

高危險妊娠產婦劉邠如:「我覺得我們活下去的希望就是這些醫生,我們不應該把他們推得離我們越來越遠。」

>>T博客 / 【記者媽媽想說的話】謝謝您,我的婦產科醫生





更新時間:2016/06/29 09:35

你可能會喜歡

人氣點閱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