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網頁上方

T選讀/謀殺案深夜電話響起 藏在細節的暗號找出真凶

作者 小酒井不木
發佈時間:2021/04/13 12:29
最後更新時間:2021/04/13 12:29
(示意圖/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T選讀/謀殺案深夜電話響起 藏在細節的暗號找出真凶
(示意圖/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深夜裡電話響起:
「大事不好了。現在這邊發生了殺人案。」
「什麼?殺人?是誰?在哪裡遇害了?」
 
「遭到殺害的人,是全東京人都認識的名人。」
「是誰?」
「你猜猜看是誰?」
 
一件件看似謎霧重重的事件,在科學手法與邏輯推理之下,鑑識科學×醫學知識×顱骨復原術……帶你找出真正的犯罪兇手。

 
 
深夜的電話:藏在細節裡的暗號。(圖/四塊玉文創提供)

 
〈鬍子之謎〉博士之死
那是一個好冷、好冷的一月十七日早上。塚原俊夫跟我吃過早餐後,在事務所兼實驗室圍著暖爐,天南地北地聊著。十點左右,有人敲了入口的大門,我開門一看,一名年約二十歲左右的美麗千金小姐,帶著浮腫的眼皮,一臉擔心地站在外面。
 
 
「請問我可以跟塚原俊夫先生見一面嗎?」小姐遞給我一張小小的名片。「請您轉告他,我有事相求。」
 
俊夫看了我轉交的名片,說:「請她進來吧。」名片上印著「遠藤雪子」。不久,小姐與俊夫隔著桌子對坐。
 
「也許您已經知道了,我是遠藤信一的女兒。」俊夫說:「哦哦,遠藤老師的千金嗎?老師還是一樣熱心研究嗎?」小姐突然露出悲傷的表情,「老實說,家父昨天晚上過世了。」
 
「咦?」俊夫大吃一驚,忍不住跳起來。「您說的是真的嗎?」「是的,而且他還是被人害死的。」
 
俊夫更驚訝了。遠藤老師是指東大的教授,遠藤工學博士,博士發現的毒氣,有別於以往人們發現的毒氣,效果非常強大,製作方法也是國家機密,聽說歐美各國還派間諜潛入,就是為了奪取這個袐密。
 
 
然而,寫著做法的紙片,不知是藏在大學的教室裡,還是藏在他家裡,除了博士之外,沒有人知道。如今,從博士的千金口中聽到博士離奇死亡的消息,我不禁想,博士是不是被想要奪取毒氣袐密的間諜殺死了呢?
 
看來俊夫好像也有同樣的想法,他問道:「是不是傳聞中的間諜幹的呢?」
 
「不是的,我的哥哥被警察當成凶手帶走了。不過,我哥哥絕對不是會殺害父親的那種人。所以我想拜託俊夫先生調查這起事件。」
 
「請您詳細敘述事情的經過。」
 
據小姐所言,遠藤博士似乎是個急性子的人,自從五年前,夫人亡故之後,他的個性又更急躁了。公子信清是年方二十四的青年,個性跟博士父親迥然不同,喜愛文學,凡事都與博士意見衝突,由於身體欠安之故,這三年都長期住在須磨的XX旅館養病,寫小說過日子,在這段期間裡,他一次也不曾回家。
 
 
然而,六天前,也就是一月十一日晚上,博士參加某場會議回家後,罹患流行性感冒,發燒了。博士很討厭看醫生,總是自行診斷症狀後服藥。去年四月,由於退休的關係,他沒再去大學了,最近十分膽小,也許是因為生病的緣故,他突然覺得很寂寞,十二日的時候,說是有話要跟信清說,要女兒發電報叫他回來。
 
於是小姐在當天及十三日,向哥哥發了兩次電報,哥哥的回覆卻是不想回家。於是,博士向小姐說:「妳去須磨把他帶回來。」小姐只好請書生齋藤和婆婆看家,十三日的夜裡出發,花了兩天時間說服哥哥,昨天一大早,兩人從須磨出發,昨夜一點多才回到家。
 
「不過,我們昨晚回來之後,父親也不知道是什麼緣故,非常生氣,不讓我們進病房。齋藤先生出來說:『等明天早上,老師心情好一點再見面吧。』於是我跟哥哥分別在不同的房間睡覺。因為旅途疲憊,我睡得很沉,直到今天早上,婆婆才告訴我父親遇害了,我什麼都不知道。」
 
這時,小姐停下來,盯著俊夫的臉,又接著說:「我詢問情況之後,得知父親在昨夜一點多,讓陪在身旁的齋藤先生叫醒哥哥,帶他過去。哥哥過去之後,看到父親躺在昏暗的房間裡,用棉被蓋著臉,父親先請齋藤先生去休息,兩人獨處之後,也沒瞧哥哥一眼,就把哥哥痛罵一頓。
 
哥哥也跟他吵了起來,大約吵了十分鐘,也講不出什麼重點,於是他又回到自己的房裡睡覺了。然而,今天早上,父親被人用擦手巾勒死,成了冰冷的遺體,而且那條擦手巾上還寫著哥哥留宿的須磨XX旅館,所以警視廳來的刑警就把哥哥當成凶嫌,把他逮捕了。」說到這裡,小姐拿出手帕輕輕擦了她的臉。

俊夫問:
「關於擦手巾的事,哥哥怎麼說?」
「哥哥說他不記得掉在哪裡了。」
「請問齋藤先生來府上多久了?」
「大約半年前來的,父親非常欣賞他。」
「請問齋藤先生現在在哪裡呢?」
「他跟哥哥一起去警視廳當證人了。」
「老師的屍體在哪裡呢?」
「送到大學的法醫學教室了。」
「請問府上有顯微鏡嗎?」
「有父親使用的。」
「好,先讓我看看老師的屍體,再去府上吧。」
 
小姐回家之後,俊夫立刻打電話給警視廳,找到「P叔叔」,也就是小田刑警。雖然遠藤博士的案子不是小田刑警這一組負責的,在小田刑警的安排之下,還是可以看看博士的屍體。拿著血液檢查的道具與招牌偵探包,我們兩人前往法醫學教室,小田刑警已經先到一步,在那裡等我們了。
 
博士的屍體將在下午進行解剖,在解剖室裡,以白布覆蓋著。俊夫取下白布,敬禮之後,便用手撫摸身體各處。脖子有一道深陷的凹痕,右鼻孔的入口處,則有少許流血的痕跡。
 
後來,不知是想到什麼,俊夫從口袋裡拿出直尺,測量老師的鬍鬚長度。老師嘴邊的鬍鬚是漆黑的八字鬍,老師放任它生長。從下巴到臉頰沒有鬍子,不過應該是生病時沒有剃掉,叢生著不到一分的濃密黑毛。俊夫認真地測量這些短毛的長度,把結果補充寫在手帳裡。接著,俊夫輕輕拉扯八字鬍,拔下兩、三根,細心保存。
 
檢查完鬍子後,俊夫非常仔細地檢查每一根手指,終於在右手食指的指甲裡,用鑷子夾出一、兩根很細很細的毛髮,用同樣的方式保存。俊夫露出滿意的表情說:「這樣就行了。」
  
※本文由《四塊玉文創》授權,節錄自:《深夜的電話:藏在細節裡的暗號,小酒井不木的科學主義推理短篇集》一書,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並授權刊登,不代表TVBS立場。

~開啟小鈴鐺 TVBS YouTube頻道新聞搶先看 快點我按讚訂閱

最HOT話題在這!想跟上時事,快點我加入TVBS新聞LINE好友!

TVBS精選好讀

#T選讀#鑑識科學#推理小說#推理短篇集#破案#線索

我要分享

share

我要分享

share

複製連結

share

我要留言

share

延伸閱讀

你可能會喜歡

人氣點閱榜

網友回應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

0.1294

0.0586

0.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