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網頁上方

台灣海洋風場拚綠能 離岸風電與生態之間?

記者 黃琲茹 / 攝影 陳建銘 徐國衡 報導
發佈時間:2020/11/16 12:36
最後更新時間:2020/11/16 12:36

2025非核家園大限將至,國內綠能產業也是動能強勁,觀眾朋友知道嗎?全球最好的25個風場,有17個都在台灣,而國內第一座離岸海洋風電場也在去年啟動商轉,風電綠能看似蓬勃,但對於生態的影響始終存在正反論戰,政府產官學界怎麼看?帶您關心。

圖/TVBS

 
巨大風機佇立在台灣西部外海,葉片隨著看不見的風不停轉動的同時,也翻轉了台灣的風電產業。

記者黃琲茹:「這裡是苗栗的龍鳳漁港,距離港邊外海2到6公里處,就是台灣首座離岸風場設置的地方,這個風場由22支風機組成,每一支的風機高度,大約是182公尺,相當於有50層樓這麼高,而這裡產生的電量,1年大約是4.8億度,換算平均可以供給12.8萬戶家庭一年的用電所需,而整個海洋風場在2019年啟用之後,也被視為台灣發展離岸風電的重要里程碑。」

經濟部能源局副局長李君禮:「全球最好的25個風場,在台灣有17個,在台灣海峽,那為什麼是這樣呢,因為這樣我們知道,台灣有中央山脈,對面有福建的山脈,風經過台灣海峽的時候,受到山脈的壓縮,它速度會變得比較快,所以它成立一個,非常好的風場,我們所謂自產的能源,自己做的事實上,才大概2%,2%而已,那2025年政府的目標,是要把它提高到20%的發電量,那所以在這樣的一個距離,也就是說,是我們現在要積極努力的。」

台灣能源政策處於轉型期,想要在亞洲風場建置上贏得先機,得先了解產業的不足之處。

上緯新能源執行長林雍堯:「海洋風場解決了民眾,對於颱風、地震,對於夏天發電的這三大疑慮,海事工程的安裝,甚至一些風機的零部件,一直到陸域的工程,其實在國內已經逐步逐步建立了,我們完整的生態的體系,當你把歐洲的技術挪到台灣來以後,我們會了解,台灣到底在法規上面有沒有任何的問題,我們在基礎建設上面,我們到底存在了哪一些的欠缺。」

 
但無中生有真的很難,台灣的海洋風場除了要克服開發跟營運的技術、資金問題,發展綠能也不能用生態來換。

圖/TVBS

哥本哈根風能開發董事總經理許乃文:「環評裡面的承諾是在,我們在施工前,施工中,施工後,也就是您提到這個營運期,它有持續的觀測,我們還設立了一筆境岸永續基金,也包含了對這個對鯨豚的救援,對相關的這些潮間帶的研究等等,以及與在地的這個NGO的更多的科學的交流。」

記者黃琲茹:「其實相較於陸域風電,離岸風電的優點包含了,風能資源多,因為海洋十分的遼闊,沒有遮蔽物,平均會比陸域風電,多兩到三成的綠能,再加上也可以減少,占用陸地的資源,不過台灣想要發展離岸風電,可以說是從零經驗起步,從建設到實際運轉,要怎麼樣克服生態議題,都是必須要面臨的挑戰。」

牠們是生活在台灣西海岸的白海豚族群,屬於台灣特有亞種,目前只剩下不到70隻,2008年已經被世界保育團體列入瀕危物種,生態學者提出憂心。

台灣媽祖魚保育聯盟理事長文魯彬:「沒有評估,或是評估不足,環評的承諾的力量,非常薄弱,生態漁民跟綠能,應該可以三贏的,政府的接受度不高,廠商我們也在努力,所以這個有解決的方案,但是可能是成本的考量,或是政績的考量,這是我們比較難,有可以推動。」
 

不只民間團體擔心風機施工及運轉噪音可能影響生態,漁民對漁場跟漁獲量的擔憂也不在話下。

漁民(109年8月):「我想去北邊,像彰化,台中的海域作業,全部都是風力發電的施工船,基本上我們可以作業的海域面積,已經可以說沒有了。」

圖/TVBS

但其實離岸風機掀起的海洋生態革命始終存在正反論述,像是建置跟營運產生的噪音與電磁場,可能改變水質、地形及地貌,甚至殃及漁業資源,但影響程度仍須就位址條件個別評估,目前尚無定論,但風機建置後,基座表面會吸引、培育岩礁棲性魚類資源,也可能達到人工魚礁、限漁、保護區的效益。

中山大學海工系系主任薛憲文:「過去的環境影響評估的規範,幾乎因為我們這個,海洋的工程裡面,幾乎都是近岸工程,過去的確是沒有離岸工程,因為我們也沒有鑽油平台等等,先來學習國外的規範,整合成一個,適用台灣的這個規範,只要任何有人工,這個造成的結果,一定有正向,有負面,那這個環境的影響,我們希望把有益的變多,這個不利的讓它降到最低。」

 
台灣想成為區域風電發電重鎮,要思考的不只是兼顧離岸風場、棲地保護,在地化、國產化的長遠目標能辦到嗎?

基礎急救、火災感知跟海中求生等都是風電產業必備的基本技能,人員的即戰力跟專業度都是高技術門檻。

圖/TVBS

訓練教官vs.記者徐國衡:「那我們等一下,就每一個人把它勾著,我們就開始往上走,勾上你的胸口的這個,兩個一起勾著,對,然後腳不要踩到細繩,就可以開始往上走了。」

訓練教官vs.記者黃琲茹:「還要再高嗎,再高再高,還要再高嗎,你要上來。」

訓練教官vs.訓練學員:「風機塔裡面,它會因為設計的關係,它會設置鋁梯,然後不同的防墜設施或設備,我們等一下,會讓你們練習操作,ok喔,那我們就可以出發了。」

記者黃琲茹:「亞洲最大的離岸風電人才訓練基地就在台灣,但我們把這麼大的風機設置在海上之後,後續的保養維修其實都要靠人工方式進行,這堂課模擬的就是海上高空作業,教官,我們現在要進行的項目是什麼。」

訓練教官vs.記者黃琲茹:「我們現在要做的是緊急的撤離,或者是我們可以稱為垂降。」

這些技術活還包含海事工程、水下基礎,風電產業的人才荒該怎麼解套?

圖/TVBS

臺灣風能訓練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蔡明格:「在這個產業,這五年內至少要有,5千到8千個人的產出,每年至少要訓超過1千人以上的人,進來這個市場,才有機會,讓這個市場開始平衡,我們的國產化的速度,相較於其他的國家,快速的非常多,那你說到之後,會不會變成100%國產化,這個事情大概是,我們不可能,什麼東西都自己做,但是我們可以挑出,我們台灣所特長的東西。」

官產學界就盼起風了,電來了,但綠電乘風而起的同時,絕不能讓生態資源被犧牲。

最HOT話題在這!想跟上時事,快點我加入TVBS新聞LINE好友!

世界翻轉中

#世界翻轉中#綠能#離岸風電#生態#風場

我要分享

share

我要分享

share

複製連結

share

我要留言

share

延伸閱讀

你可能會喜歡

人氣點閱榜

網友回應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