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_icon
PM2.5值 18低
04/24
星期三
25°
33°
04/25
星期四
24°
33°
04/26
星期五
23°
28°
04/27
星期六
22°
27°
04/28
星期日
22°
29°
04/29
星期一
22°
31°
一天比一天熱! 週四前「晴朗悶熱」多喝水防曬
>
下載TVBS APP

隨時掌握完整的時事新聞!

下載
  • 28
  • Aug
  • 2018

音效師用聲音變戲法 影像魔力UP&UP

記者 林佳妮 報導

2018/08/28 20:10
聲音是電視或電視戲劇重要的元素,除了演員對白、配樂外,各種聲響也是左右觀眾情緒的關鍵,而您曾經想過這些音效是怎麼來的嗎?通通現場收音嗎?當然不是了,因為電影拍攝時有太多干擾,恐怕會收到一堆雜音,而且戲劇效果也不足夠,所以多數聲響,從腳步聲、風雨雷電聲、馬兒奔跑聲或只是一根針掉到地上的聲音,都是音效師、或說是擬音師的功勞,今天,我們就要請好萊塢大咖擬音師揭密,看看「噴血」、「肢解屍體」、「痛毆」或是「小狗走路」這些音效是怎麼來的。
德國音效師竹·佛斯特在堆滿道具的擬音室拿拳擊手套痛打沙袋。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這位先生,您壓力太大嗎?其實他是在工作,捏義大利麵是在模擬「血液噴濺」的聲音,拿出芹菜,折斷它!像解體四肢聲嗎?

他是音效師史蒂芬·弗拉提塞利,可別以為電影裡的聲音都是現場收音,實際上多數都像馬兒奔跑,是仰賴音效師在後製階段,先摹擬馬蹄聲、再拿韁繩互相拍打,接著敲擊皮帶的皮革與金屬扣環,一一錄下後混音成馬兒奔跑聲;而史帝芬的風格求實、逼真,所以他找來真的馬蹄,捨棄最經典的道具。

音效師 史蒂芬·芙拉提塞利(《派特的幸福劇本》《屍控奇幻旅程》) :「許多人都聽過馬蹄聲是用椰子殼製造的,那是因為蒙提蟒蛇劇團的電影《聖杯傳奇》。」

這位亞瑟王的坐騎是「國王的新馬」呢,在電影世界裡,一切都是魔術,也是虛構、編造、假裝。

音效師 艾莉森·摩爾(《瘋狂亞洲富豪》《全面啟動》)  :「貼上迴紋針的手套能製造狗腳步聲。」

所以包括你聽見的聲音。

音效師 艾莉森·摩爾(《瘋狂亞洲富豪》《全面啟動》) :「我們是以聲音說故事的人。」

多數是音效師或說是擬音師無中生有的。

音效師 艾莉森·摩爾(《瘋狂亞洲富豪》《全面啟動》)  :「再現天氣的聲音很有趣。」
音效師 克里斯·莫里安納(《瘋狂亞洲富豪》《落日車神》)  :「它們增加刺激感。」
音效師 艾莉森·摩爾(《瘋狂亞洲富豪》《全面啟動》) :「音效是根據我們使用的元素、如何拍攝以及他們會聽到什麼來創作。」

這裡是華納兄弟娛樂公司(Warner Bros. Entertainment, Inc)的擬音棚,他們的音效師又是拿哪種東西摹擬馬兒奔跑的聲音?

音效師 艾莉森·摩爾(《瘋狂亞洲富豪》《全面啟動》) :「這是通馬桶的吸盤,我們填塞布料用膠帶黏好,就可以『騎馬』了。」

音效師的英文名稱Foley,是音效技術創立者Jack Foley的姓,他在1920年代任職於環球影業,當時有聲電影就像現今的實境技術一樣,不純熟卻充滿可能性。

音效師 艾莉森·摩爾(《瘋狂亞洲富豪》《全面啟動》)  :「Foley想到『如果與影片同步製造那些聲音』,我剛剛跨出一大步。」

90多年演變下來,音效早已是專門的藝術,音效師利用想像力與創意延伸日常的各種聲響,然後設計、摹擬、創造特殊或拍攝現場沒收到的聲音。

音效師 克里斯·莫里安納(《瘋狂亞洲富豪》《落日車神》) :「雪地的話,我們通常使用一般玩耍的沙子,要加強效果,有時候你會聽到這種喀嗤喀嗤聲,我們用的是太白粉......你聽到的雪地裡行走聲,實際上是沙子。」

日常事物都是道具,不明就裡的人走進擬音室,可能會以為來到美術組的道具間;正式上場時,會有一位混音師和兩位音效師,音效師一邊看螢幕畫面、一邊個別製造出現的所有聲音,混音師則在主控室。

混音師 瑪莉·喬·連恩(《控制》《星際效應》) :「我聽他們跟著影片表演,我會盡量別看他們,因為不想看到他們使用什麼東西,只想聽聲音的效果,像是某種破裂聲,我不知道那是什麼。」
音效師 克里斯·莫里安納(《瘋狂亞洲富豪》《落日車神》)  :「是這個嗎?」

混音師是做最後決定的人,當他不滿意,音效師就得一再嘗試與實驗。

音效師 艾莉森·摩爾(《瘋狂亞洲富豪》《全面啟動》)  :「我要替登山者製造安全鉤與繩索的聲音,他的登山工具。」
音效師 艾莉森·摩爾 vs. 混音師 瑪莉·喬·連恩:「如何?『很酷』。」

另一位擬音師接著製造瀑布聲,最後由混音師將這些元素融合起來;您應該也覺得電影裡的聲音,比現實來得大聲而誇張。

音效師 艾莉森·摩爾(《瘋狂亞洲富豪》《全面啟動》)  :「因為我們不能被配樂還有演員的對白掩沒,但希望當你在家裡聽到,它們還算是自然的。」

畢竟淡如水稱不上是戲,戲劇效果好才容易讓觀眾快快進入編導營造的情境中。

電影《進擊的鼓手》:「你搶拍還是拖拍?『我不知道』。」

而要替地表最會呼學生巴掌、丟學生東西的老師製作啪啪砰砰的音效聲,擬音師抓timing要快、狠、準,他們也有小幫手。

音效師 艾莉西亞·史蒂文森(《X戰警》《變形金剛4》) :「螢幕上會有條幅,那是在螢幕上從左到右移動的線,當它移動到螢幕最右邊,就是我們要製造聲音的時候。」

演員打鬥戲通常是借位,換音效師上場則是來真的。

音效師 史蒂芬·芙拉提塞利(《派特的幸福劇本》《屍控奇幻旅程》)  :「扯斷胳膊總是會撕裂一些皮膚、骨頭或是扯開一些"腱子肉"。」

替動作片做音效似乎是另一種皮肉生涯,那麼愛情文藝戲呢?

音效師 朵恩·朗斯佛(《進擊的鼓手》 《變形金剛4》) :「要示範我們怎麼接吻嗎?」
音效師 艾莉西亞·史蒂文森(《X戰警》《變形金剛4》) :「好啊。」

看到這兒,或許您也會由衷佩服音效師,因為在沒情調的雜亂擬音室裡演繹喜怒哀樂,沒唱作俱佳要如何辦得到。

最HOT話題在這!想跟上時事,快點我加入TVBS新聞LINE好友!
更新時間:2018/08/29 10:38

你可能會喜歡

人氣點閱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