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_icon
PM2.5值 29低
04/23
星期二
24°
33°
04/24
星期三
24°
33°
04/25
星期四
23°
31°
04/26
星期五
22°
29°
04/27
星期六
22°
30°
04/28
星期日
22°
30°
今台北午後暴雨 預估周二晴朗高溫
>
下載TVBS APP

隨時掌握完整的時事新聞!

下載
  • 18
  • Jul
  • 2018

德國重要產物 從電音 連結世界之變!

記者 林佳妮 報導

2018/07/18 19:50
想到德國,您可能聯想到豬腳、本屆世足賽讓人跌破眼鏡的男模隊、也可能是它的工業品質,不過,從古至今,德國有一項非常傑出的產業,那就是音樂,古時候有巴哈、貝多芬等音樂家,到了20世紀七零年代,德國則開啟了電子音樂的濫觴,如今,它更是電音的首善之都,從唱片廠牌、舞廳到大型電音音樂祭,都是世界數一數二,今天,我們就要從幾個代表性DJs以及電音產業的發展,來了解這個不斷茁壯的德國出口品。
德國新銳DJ Felix Jaehn於柏林跨年演出 (照片AP提供)

DJ這個職業,估計在2017年吸金2億7900萬美金,合台幣將近86億。

蘇格蘭DJ 凱文·哈里斯:「大家好,我是凱文·哈里斯!」

凱文·哈里斯,則連續五年霸佔富比世電音吸金王冠軍寶座,他去年賺進4850萬美金,合台幣將近14.8億,但他的收入已經連續兩年下滑,原因和他減少大型電音趴演出有關,不少DJs應該也會同意一件事。

德國DJ Alle Farben金曲 〈請告訴蘿茜〉:「請您告訴羅茜,九月前我不會回來,因為音樂是我最好的朋友。」

馬不停蹄地商演是加速燃燒生命,全球即使走九遍,窗外風景也只是跑馬燈。

德國DJ Alle Farben(所有顏色):「我看到最多的是機場、飯店房間與後台工作區,常常醒來忘記自己在哪,要看飯店簡介小冊子才知道。」

出道八年、33歲的Alle Farben,還有Felix Jaehn。

德國DJ Felix Jaehn(菲利克斯·耶恩):「每天都不同,每天睡眠時間不固定。」

未滿24歲的他,已經擁有7年DJ資歷。

德國DJ Felix Jaehn金曲 〈啦啦隊〉:「喔,我想我找到專屬的啦啦隊,她總是在那裏,當我需要她時。」

他們兩位是近年崛起的德國DJs,Felix Jaehn更是佼佼者,生長在波羅地海小村莊的年輕人,能站上國際舞台是拜網路所賜。

德國DJ Felix Jaehn(菲利克斯·耶恩):「我一開始是以混音成名,拿現成的歌曲重新編曲,就像替曲子穿上新衣。」

Jahen在2015年時,將牙買加歌手Omi的歌〈啦啦隊〉 ,混音成電音界棉花糖「熱帶浩室」曲風的舞曲。

德國DJ Felix Jaehn金曲 〈啦啦隊〉:「喔,我想我找到專屬的啦啦隊。 」

Jaehn將歌曲放上網路,衝上55國排行榜榜首,只不過這花了半年多的時間,而且完全出乎意料。

德國DJ Felix Jaehn(菲利克斯·耶恩):「前六個月無聲無息,後來,人們開始注意到它,衝上瑞典Spotify冠軍,毫無行銷,也沒簽給唱片品牌。」

這首歌曲的YouTube點擊率高達十億次,在Spotify上串流播放量七億次,而串流音樂市場強勁持續的成長,帶動歐洲錄製音樂2017年的整體營業額,同比上揚百分之四點三。

德國DJ Felix Jaehn(菲利克斯·耶恩):「我們比以前的DJs年輕很多,基本上有好音樂就能勝出。」

Jaehn炙手可熱,擔任世界各地電音祭的壓軸,可壓軸也代表作息日夜顛倒,午夜一點十分,他才要登台。

德國DJ Felix Jaehn金曲 〈Feel Good〉:「告訴我,你喜歡什麼,讓我帶你重溫老派作風。」

壓軸六位數歐元的酬勞固然誘人,但要成功,DJ要先會「閱讀群眾」。

德國DJ Felix Jaehn(菲利克斯·耶恩):「大家一起來!」

才能投其所好反應與調整,用一波波音浪將氣氛推向高潮。

德國DJ Alle Farben(所有顏色):「你(在台上)並不清楚到底發生什麼,你好像進入夢境片段。」

這兩位新銳DJs是全球電音產業的縮影,巴哈、貝多芬、布拉姆斯等德國古典音樂家,都請靠邊站,當今德國音樂產業最主要的出口品......

德國DJ Alle Farben金曲 〈BAD IDEAS〉:「壞點子帶來最棒的回憶,即使你不記得,不記得了......」

無懸念的就是電子音樂,德國當年更開啟電音濫觴,那是柏林圍牆倒塌前後,各地藝術家在遭遇人生關卡時都將柏林當作庇護所。

CNN旅遊美食節目《波登闖異地》:「最大尾的就是1976年,大衛·鮑伊來到西柏林。」

大衛·鮑伊自我放逐而找到自我,交出史稱「柏林三部曲」的三張實驗性佳作,刺激他的一大元素就是德國電音,像是被稱為電音界披頭四的發電站樂團(Kraftwerk)。

發電站樂團(Kraftwerk)現場演出:「我們是機器人。」

而1976年,德國第一代巨星級DJ,Paul van Dyk保羅·凡戴克,年僅五歲,他成長於沒有唱片行的東柏林。

德國DJ Paul van Dyk(保羅·凡戴克):「我總是(偷偷)收聽西柏林電台播放的音樂,那是我與外界產生連結的唯一窗口,我總愛坐在窗邊,往左看向西柏林,心想『喔,酷炫音樂都來自那裡呢!」

柏林圍牆倒塌後,他迎來電音與夜店崛起的狂潮。

德國DJ Paul van Dyk(保羅·凡戴克):「我與其他人開始(創作)時,這種音樂根本不存在。」

實驗與創造,蛻變為被稱為Trance的電音類型,簡約但悅耳的旋律,引導眾人陶醉出神地律動。

粉絲:「保羅·凡戴克超屌!他的音樂會將你傳送到全然不同的界,超棒!跟節奏很強的那種電音趴截然不同,超棒。」

出道將近30年,Paul van Dyk多次獲選為世界最棒DJ,累積的飛行里程數,勝過多數職業機師,但輝煌的走跳人生,卻在2016年的2月,差點連命一塊戛然而止。

德國DJ Paul van Dyk(保羅·凡戴克):「舞台覆蓋黑色布料,但沒有很堅固,舞台下方,是交錯搭起的鋼索等設備,我就這樣從六公尺高摔落地面,傷勢嚴重。」

他的脊椎受傷,腦部嚴重損傷,DJ這個行業,成功後鉅額收入的背後,是加速消耗生命並深具風險,不過支撐他積極復健的動力,也是重返舞台。

電音趴開場 :「保羅·凡戴克!」

然而,這位傳奇DJ察覺到電音產業的警訊。

德國DJ Paul van Dyk(保羅·凡戴克):「經典的電子流行音樂正在式微,我們已經看見許多人,因為流行浪潮被淘汰。」

根據國際音樂峰會五月發布的2017年產業報告顯示,全球電子音樂產業市場規模同比下滑2%,市場份額在美、加與德、英歐洲兩大市場都呈現跌幅,一大主因是跨界合作。

德國DJ Alle Farben(所有顏色):「DJ這個產業是從地下崛起的。」

只是以往相對地下的電音開始融入主流文化,流行樂藝人紛紛邀請DJ合作。

創作歌手史蓋拉·葛蕾與DJ大衛·庫塔合作歌曲:「 砰砰!我寶貝把我一槍轟啦! 」

而不少被歸類到流行、靈魂藍調或饒舌嘻哈類型中。

饒舌歌手瑞克·羅斯與DJ史奇雷克斯合作歌曲:「紫色藍寶堅尼!紫色藍寶堅尼! 」

導致一些歌曲被統計到其他類型的銷售數據中。

流行歌手蕾哈娜與DJ凱文·哈里斯合作歌曲:「我們在這絕望之地找到愛。」

而這也是電音先驅Paul van Dyk口中的流行浪潮,它稀釋掉電子音樂的份額與原創性,畢竟沒幾個DJ能像他始終如一的純粹。

德國DJ Paul van Dyk(保羅·凡戴克):「我十分堅持藝術性,我忠於自己深信的音樂類型,拒絕出賣自己或成為推動潮流的工具。」

而兩位年輕世代的DJs深信,電子音樂已經紮根於文化之中,未來仍能仍能在舞台打碟。

德國DJ Alle Farben(所有顏色):「我盡可能運動健身,我不再像以前喝那麼多酒,吃得健康一點。」

只是他們卻已體認,要巡演到老不容易,必須擠出空檔自我精進,才能在潮流更迭快速的電音界走得長久。

德國DJ Felix Jaehn(菲利克斯·耶恩):「(我將)多花些時間在錄音室,發掘提拔新人,開始寫歌,或許專注在製作上,或是在唱片公司工作,擔任管理職。」

最HOT話題在這!想跟上時事,快點我加入TVBS新聞LINE好友!
更新時間:2018/07/19 11:36

你可能會喜歡

人氣點閱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