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_icon
PM2.5值 11低
06/21
星期四
26°
34°
06/22
星期五
26°
33°
06/23
星期六
26°
32°
06/24
星期日
25°
33°
06/25
星期一
26°
32°
06/26
星期二
26°
33°
中南部有大或豪雨 西南部沿海注意長浪
>
下載TVBS APP

隨時掌握完整的時事新聞!

下載
  • 17
  • May
  • 2018

以色列有「外籍軍人」 反恐營真軍官教學

2018/05/17 20:22
以巴衝突與矛盾,最近因為美國遷館而再度升高,以色列軍方鎮壓巴勒斯坦示威民眾,造成超過60人死亡,而Focus獨家報導,以色列軍方裡有不少外籍軍人,有有給職軍人,也有無給職志工,這其實遊走在國際法的邊緣,因為聯合國公約早在2001年就禁止各國雇用外籍傭兵了,以色列稱這些外籍士兵是志願軍,他們為什麼遠離家鄉,去以色列當殺人機器,到底抱持甚麼樣的想法呢?

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口徑3軍營以色列軍訓官:「準備好了?我們走向目標。」

槍響是讓您緊張還是興奮?畫面中這些人興奮遠超過緊張,所以出國去玩,不參觀古蹟,而是跑來以色列軍營,參加所謂反恐與安全訓練,猛打「阿拉伯假想敵」的人頭標靶。

口徑3軍營以色列軍訓官:「我們想殺掉他,不想浪費子彈,要射擊頭部才有效率。」

以色列軍訓官示範完,換來自世界各國的學員上場。

課程提供學員生存訓練、反恐知識或者說是洗腦教育。

以色列軍訓官史帝夫:「了解以色列每天面臨的恐怖威脅。」

以色列軍訓官史帝夫:「我只有洗澡時才會取下槍。」

這一次當學員,下一回可能就當以色列的志願軍,因為承包旅遊的組織也替以色列招募志願軍。

比利時籍以色列志願軍約翰:「我來自比利時,在以色列軍隊服務超有趣。」

南非籍以色列外籍志願軍亞歷山大:「我入伍前在南非大學上課。」

墨西哥籍以色列志願軍丹恩:「我是來自墨西哥的新移民,參與最後一次加薩戰爭『護刃行動』。」

2014年加薩戰爭,以色列稱「護刃行動」,7週死逾2200人,多數為巴勒斯坦人。

等一等,以色列全民皆兵還兵力不足嗎?確實它在1948年建國之初就和鄰國打起來,缺人手便大量招募外籍士兵,而如今外籍士兵只占軍人總數百分之三,而且2001年的聯合國僱傭兵公約,早已禁止召募、訓練、使用及資助傭兵,難道以色列違反國際法?

反恐分析師/歷史學家賈罕馬赫穆德:「(傭兵)一詞通常指專業士兵,藉由出國參與戰爭獲得報酬。」

重點來了,以色列現在招募的志願軍,有不少是短期無給職,而且以國政府或軍方不會自己做招募,他們委託民間組織打著旅行社名義在世界各地募兵,這些組織的網站肯定不會大剌剌寫著「來喔,來去以色列當兵殺人喔。」

半島記者引述募兵組織網站文宣:「Sar-El鼓勵世界各地志願者,前往以色列數週,在軍隊倉庫工作,參加導覽團以及講習。」

只是到底是誰會願意不支薪去當其他國家的阿兵哥、阿兵姊,不少志願軍確實是猶太裔。

比利時籍以色列志願軍約翰:「我來以色列是因為錫安復國主義。」

化名約翰的比利時志願軍,祖父是猶太集中營的生還者,他要替祖父出氣,不是找納粹,而是加入人權紀錄不良的以色列國防軍。

比利時籍以色列志願軍 約翰:「來到這裡穿上以色列軍服,對我來說是復仇。」

然而,並非所有以色列志願軍,都是猶太人。

募兵組織Sar-El挪威分部負責人托格達爾:「我招募去以色列的志願軍,都是基督徒。」

這位募兵組織在挪威的負責人正是基督徒,本身多次擔任短期無給職的以色列志願軍,負責哪種任務呢?

募兵組織Sar-El挪威分部負責人托格達爾:「多數是維護工作,打包藥物,或是油漆『你維修武器嗎?』不......我負責坦克,那是武器對吧。」

這些組織的招募廣告,吸引一位當地記者塔傑的注意。

挪威記者塔傑李爾薩維森:「他們舉辦以色列相關議題的集會,地點就在我家附近的禱告中心。」

跑去參加集會的塔傑,被禱告中心裡的激進言論嚇壞了。

挪威記者塔傑李爾薩維森:「與會者直言不諱,倡言以色列應該淨化所有阿拉伯人。」

為了深入了解,他跟隨一群挪威志願兵前往以色列,赫然見到基督教民主黨的一位地方領袖。

挪威記者塔傑李爾薩維森:「當時市議會正舉行年度最重要議程,就是審議年度預算,基督教民主黨地方領袖(與議員)卻缺席。」

這些基督徒把當兵當成做志工,自費前往,不收分文,吃住都很糟還甘之如飴,究竟所為何事?

募兵組織Sar-El挪威分部負責人托格達爾:「基督徒前往以色列幫助以色列,是因為聖經這麼說。」

真是越聽越不明白。

挪威記者塔傑李爾薩維森:「他們相信耶穌不會回來,除非全世界的猶太人,再度聚集在聖地。」

他們認為耶穌重返聖地就會恢復和平,所以目前的打打殺殺都是必要的手段,這到底是虔誠還是激進狂熱?

挪威記者塔傑李爾薩維森:「我們有國會議員,工黨的,將這些人和跑去敘利亞,加入ISIL的人相比。」

而且除了短期無給職的義務軍外,一部分外籍志願軍,長期有給職會開槍射炮的專業軍人,叫做「孤軍」,他們參與戰鬥,開槍射炮。

比利時籍以色列志願軍約翰:「我進入加薩,參與"護刃行動"的戰鬥。」

弔詭的是即使國際法禁止僱傭兵,這些志願軍退役返回歐洲或美國,並不會遭遇刁難或法律制裁。

烏克蘭籍以色列退役志願軍愛蓮娜札庫西羅:「如果烏克蘭政府認為有問題,我大可返回以色列,我在那裏還登記不同的姓氏。」

烏克蘭娛樂訪談節目《測謊機》2013年11月的這段內容,引起半島新聞對以色列外籍志願軍的關注。

主持人:「你殺過人嗎?」

烏克蘭籍以色列退役志願軍愛蓮娜札庫西羅:「殺過。」

測謊器:「事實!」

半島新聞於是展開深入調查,只是散佈在歐美各地的募兵組織分部,幾乎都不願意受訪,而申請進入以色列追蹤訪問又備受刁難,歷時2年才完成這部紀錄片,對以色列志願軍提出法律與道德上的質疑。

主持人:「你殺過小孩嗎?」

烏克蘭籍以色列退役志願軍愛蓮娜札庫西羅:「有。」

主持人:「你一共殺過多少人?」

退役以色列志願軍 愛蓮娜札庫西羅:「不清楚。」

最HOT話題在這!想跟上時事,快點我加入TVBS新聞LINE好友!
更新時間:2018/05/17 21:11

你可能會喜歡

人氣點閱榜